Rexxar 雷克薩


在 Draenor (德拉諾)這個世界有一群很特別的種族,其實他們也不能算是一個純正的獨立種族,而是一個由許多混著食人巨魔和獸人血的子民們所組成的 Mok'Nathal Clan (摩克納薩爾部族),這群特別的部族就居住在 Blade's Edge Mountain (劍刃山脈)的山谷中,他們喜愛和平、崇信薩滿信仰,又在這群混血部族中有個不平凡的人物,他就是鼎鼎大名的 Rexxar (雷克薩)。


Rexxar 是族內的族長 Leoroxx (李歐羅克斯)之子,他從小就和所有的族人一起在險惡的環境下生活著,這座山脈除了惡劣的氣候外,還是可怕的食人巨魔的大本營,然後這群食人巨魔背後還有更強壯的怪物潛伏著,也就是古羅們。這群混血的村落經常被食人巨魔騷擾,因此比較起大多住在平原和森林的獸人而言的日子他們過得相當艱苦,這給了年輕的 Rexxar 一直試圖想要改變自己族人困境的念頭,希望給族人一個更美好的家園,一個安全、富裕的大地。所以當他聽到了獸人部族集結起來,組成了部落開始大量徵兵,宣稱有個叫做 Azeroth (艾澤拉斯)的美好世界正在等著他們去征服時,Rexxar 回應了部落的召集令,希望在為部落效力之後可以在新世界替自己族人找個新家園。



李歐羅克斯

Rexxar 的想法被自己的父親強烈反對,Leoroxx 認為既然身為自己族內的一份子,就應該要留下來好好的守護自己的家園,為人若忘本不飲水思源,則全族共同唾棄。但終究是年輕氣盛,Rexxar 最後依舊決定加入部落以替自己族人開拓新家,此舉當然惹惱了父親與族人,他們自此宣佈和 Rexxar 斷絕一切關係。Rexxar 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他認為只要部落能夠成功,他就可以證明自己最後是正確的,到時候就一定可以重返族人懷抱,並且給予他們資源永不匱乏的新生活!


然而加入部落之後情況並不順利,不是純種獸人的 Rexxar 在部落中大受歧視與排擠,很少人尊重他身為一個戰士的榮耀,但是 Rexxar忍辱負重的跟隨部落四處征討,況且他身邊也有個知心的夥伴,一隻名叫 Haratha (哈拉薩)巨大的黑總是不離不棄的陪伴著他。不過 Rexxar 始終沒有預料到部落會在第二次大戰慘敗,拜背叛者 Gul'dan (古爾丹)之賜,部落在第二次大戰受創嚴重,大酋長 Orgrim Doomhammer (奧格林·末日錘)被聯盟俘虜,Rexxar 也只能夠和許多獸人士兵退回 Draenor,但是他依舊懷有希望,並且在新任大酋長 Ner'zhul (耐祖奧)的帶領下再度投入戰事。Ner'zhul 告訴部落的子民們他打算放棄 Azeroth 這個世界轉而開啟其他的傳送門,誰說一定只有 Azeroth 這個世界值得征服呢?


Rexxar 在 Ner'zhul 的安排下被指定為留守 Azeroth 世界這側的黑暗之門,截斷聯盟的補給線以保護其他的部落大軍可以成功的開啟通往其他世界的傳送門,Warsong Clan (戰歌部族)和其酋長Grom Hellscream (葛羅·地獄吼)也被指派和他一起防守。他們努力的執行大酋長給予的任務,盡力阻擋聯盟的猛攻,可是在敵眾我寡情勢下他們呈現了敗退狀態,讓 Grom 決定啟用上層交給他的一個秘密道具,一個可以讓幫助他們防守的裝置。不過當部落一發動的時候,這個裝置卻被聯盟的大法師 Khadgar (卡德加)奪走,這位法師迅速的將這個裝置拋向遠方,然後它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大爆炸,一個足以殺死現場所有人的毀滅性爆炸,Rexxar 和 Grom 這時候才知道原來他們被高層某個人算計了。因為這個事件的關係讓這些守護黑暗之門的戰士們暫時撤退,不過他們並不會放棄奪回傳送門的控制權,雖然不知道是高層的哪個人背叛他們,但是只要部落還繼續存在著,就要為了部落而戰!



封閉的黑暗之門

終於在長達數個月的你來我往的爭奪中,Rexxar 與 Grom 等人逐漸的奪回傳送門的控制權,但是這段日子下來卻完全沒有來自部落的任何消息,不安的情緒逐漸在他們的心中升起。突然間一個被聯盟殺傷的獸人術士要求 Rexxar 幫忙救救他,Rexxar 不疑有他的走了過去,卻發現自己又上了惡當,原來這個術士設下了法術要抽取他的生命來治療自己。就在 Rexxar 中招感覺到自己身體虛脫、就要去見祖先之際,巨大的黑 Haratha 出現代替主人犧牲了,失去了重要夥伴讓 Rexxar 悲痛莫名,他憤怒的將自己的憤怒立刻對準這個卑鄙的術士,馬上就替死去的 Haratha 報了仇。可是人生劇變的衝擊還不止於此,這時候他們看見許多狽的獸人從另外一端逃了過來,然後在一陣的魔法風暴下黑暗之門崩塌關閉了。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過震驚,眾人都不敢相信回家的路就此消失,接下來他們才從逃過來的人得知發生在 Draenor 世界上的事情。


原來背叛者就是大酋長 Ner'zhul 本人,這個傢伙就像他的學生那樣已經墮落了,他把所有的部落子民都當棄子使用,目的是為了追求屬於自己的榮耀和力量,於是整個 Draenor 世界、Rexxar 的家鄉和族人都隨著邪惡的 Ner'zhul 陪葬了。Rexxar 為了部落辛苦奮戰近10年,卻先後遭受這麼多人的背叛,最後還落得摯友慘死、家鄉毀滅的下場,他多年來的奮戰現在看起來是如此的空虛可笑,然後現在 Grom 和他的部族居然還想要再打?Rexxar 認為他的心意已決了。

雷克薩
You have been betrayed repeatedly, each time by another orc claiming leadership, and still you continue down that same path. You have no reason left to fight! Before, we fought to protect our people by claiming this world for them. But they are gone! We no longer need this world! With the handful left, you could find a place the humans have never gone and claim it without shedding a single drop of blood!
你們不斷的被背叛,每一次都是被另一個獸人首領背叛,然後你們現在居然還想繼續重複這個歷史。你們根本沒有理由繼續戰鬥了!我們以前戰鬥征服這個世界是為了我們的人民,但現在他們都死了!我們不再需要這個世界了!你們都剩下這麼少人,一定可以不流一滴血就找到一個人類從未去過的地方居住!

“Where would be the glory in that?” One of the other orc shouted.

這樣根本沒榮耀可言!一個獸人叫道。

葛羅:
What is life without battle? You are a warrior – you understand that! Fighting keeps us strong, keep us sharp!
要是沒有了戰鬥,生命還有意義嗎?你是個戰士,你知道這點的!是戰鬥讓我們變的強壯,變的精明。

雷克薩
Perhaps, But why fight when there is no need? Why fight just for its own sake? That is not fighting to save anyone, or to win anything, or even for glory. It is fighting from sheer bloodlust, from love of violence alone. And I am sick of that. I want no part of it.
或許吧,可是沒必要的時候為何要戰鬥呢?為何要為了只想戰鬥而去戰鬥呢?這並不是為了拯救任何人,或是贏得什麼還是榮耀之類的,這只是你們單純想要滿足自己嗜血的慾望,滿足對暴力的熱愛。而現在我受夠了,我不想要繼續下去。

“Coward!” someone shouted, and Rexxar's eyes narrowed as he straightened to his full height, the twin axes rising to shoulder level.
懦夫!有人喊道。雷克薩立刻站直身體、眯起眼睛,並將自己的雙斧舉至肩膀的高度。

雷克薩
Step forth and say that. Step away from the rest, where I can see you clearly, and call me a coward to my face! Then see whether I shrink from a fight!
站出來再說一次!站出來,讓我好好的看清楚你,然後在我面前再叫一次懦夫!然後我會給你看看我不會因戰鬥而退縮的!

No one moved, and after a second Rexxar shook his head, a sneer on his heavy features.

沒人敢移動,過了一會兒雷克薩搖搖頭,譏刺的表情顯於臉上。

雷克薩

You are the cowards. You are too afraid to live truly, outside the shadows of lies and promises you have been bought with. You have no courage, and no honor. That is why you cannot be trusted. From now on, only the beasts will I trust.
你們才是懦夫,你們不敢活出真正的自己,不敢離開那些謊言和承諾的陰影。你們沒有勇氣,也沒有榮耀心,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再信任你們,從現在起我只會信任野獸了。


兇猛的米莎

至此 Rexxar 開始獨自浪跡天涯,再也不跟任何人交流,在他經過之處他發現只要有文明就有戰爭,讓他不自的歎息文明真的是從戰爭建立起來的。Rexxar 一路從東部王國流浪到 Kalimdor (卡林多)大陸中南邊的荒野,他正如當初所說的一樣只和野獸交流,也結識了許多好夥伴,如雙足翼龍 Leokk (里奧克)、長毛野豬 Huffer(胡佛)、巨鷹 Spirit (史貝瑞)等,以及忠誠如一的巨熊 Misha (米莎)。Misha 代替了 Haratha 成為 Rexxar 最要好的夥伴,並在他孤獨流浪時陪伴在他身旁,這一人一熊形成了默契絕配的一對,在戰鬥中互相支援鮮有敵手。


在荒野中遊蕩了10餘年,Rexxar在偶然的一次機會和一位名叫 Mogrin (莫格林)的獸人戰士相遇,並發現他居然保持有傳統獸人的榮耀和戰鬥精神,可是 Mogrin 卻遭受一群野豬人圍攻以致重傷命在旦夕,於是 Rexxar 立刻出手替他解圍,瀕死的 Mogrin 請求 Rexxar 幫他做一個死前的心願,將一封重要的信件送達現在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手裡。Rexxar 果然以榮耀戰士的精神遵守了這個承諾,讓大酋長 Thrall 開心的請這位流浪客留在獸人新建的城市 Orgrimmar (奧格瑪)以盡地主之誼。



熊貓人釀酒大師老陳

留在 Orgrimmar 城內的日子讓 Rexxar 對自己過去那段被舊部落以謊言和詐欺的日子盡數改觀,原來現在的部落在 Thrall 的領導下已經脫胎換骨,以古老傳統的薩滿信仰教導人民,人人尚武但不嗜血好戰,而且大家團結的為新建的城市努力不懈。Rexxar 高興之餘也熱心的出手幫助許多人處理城市的大小事,他和一位食人妖暗影獵人 Rokhan (洛克漢)結為戰友,並在一次偶然的奇遇中交上了熊貓人釀酒大師 Chen (老陳)。就在一切事情都看似順利之際,Rexxar 卻發現海岸附近有不尋常的活動,這些人類居然無故把一個獸人的哨站給毀滅,又濫伐 Thunder Ridge (雷霆山)附近的森林導致許多雷霆蜥蜴在暴動。更糟糕的是,這些人類居然還打算襲擊食人妖的 Echo Isles (回音群島),這讓 Rexxar 這個更下定決心要保護這個充滿榮耀精神的部落,他們在食人妖酋長 Vol'jin (沃金)的協助下暫時擊退了人類的軍艦。


真相揭露

隨後大酋長 Thrall 受到了來自 Theramore (塞拉摩)城的 Jaina (珍娜)的來信,信中敘述她想跟部落舉辦一個和平高峰會來解決最近發生的衝突問題,Rexxar 直覺有詐而決定代替 Thrall 赴約,果然在最後發現這些人類居然在暗中埋伏想殺死大酋長。Rexxar 知道整件事情並不單純,這更加激起了他的戰士精神,親自潛入 Theramore 城與 Jaina 以使者身份和 Jaina 見面會晤,才得知原來這一切都是 Daelin Proudmoore (戴林·普勞德摩爾)所為,他帶著前兩次大戰的仇恨意圖將部落徹底的消滅,這時候 Rexxar 也終於瞭解 Jaina 也是個可敬的女子,原來以前都是誤會她了。


知道敵人之後部落也不會坐以待斃,Rexxar 衷心折服於 Thrall 領導的部落,也決定再次加入戰鬥為部落效命。這次部落的團結功勞可說是 Rexxar 最高,他成功的救出牛人酋長 Cairne (凱恩)之子 Baine (貝恩),讓牛人強壯的戰士舉起部落的旗幟;他成功的降伏一群食人巨魔的聚落,讓 Stonemaul Clan (石槌部族)的蠻力成為部落生力軍;他更統合食人妖的戰線,瓦解 Daelin 帶來的人類艦隊。在 Rexxar 的呼喚下所有的部落子民都聚集起來,為了自己的生存權而戰,大酋長於是賜予 Rexxar 部落的勇士的榮耀稱號,指示由 Rexxar 殲滅 Daelin 退回 Theramore 城的最後軍力。


統帥大軍的部落勇士

Rexxar 英勇的帶領部落突破防禦,然後擊倒 Daelin 於一場激烈的生死之戰,而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兌現了當初對 Jaina 的承諾,不濫殺無辜的將軍隊井然有序的帶離 Theramore 城,Rexxar 活出一個真正有榮耀心的戰士。戰後大酋長 Thrall 感激 Rexxar 替部落做的這一切,因為如果沒有他兩肋插刀的替部落周旋這個危機,恐怕部落就會在不明不白中被消滅了。

索爾:
You saved our nation, Rexxar. For that, I can never repay you. Will you return to Durotar with us and make a new home for yourself?

雷克薩,你救了我們的國度,因此我永遠也沒辦法報答你的恩情。你會願意和我們回到杜洛塔然後在那建立一個屬於你的新家嗎?


雷克薩

I appreciate your offer, Thrall. But I am Mok'Nathal – a wanderer. I belong in the wilds, amidst the beasts and elements of the land. But know this, brother: I will always be a part of the Hord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when you need me. Farewell.

我感謝你的好意,索爾。但我是個摩克納薩爾之子,是個浪客,我習慣住在荒野並與野獸和大地的元素們為伴。不過請記住,兄弟:我永遠都是部落的子民,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永遠會在旁幫助你,再會了。


Rexxar 已經習慣了不受拘束的生活,但他與 Thrall 英雄惜英雄,在他的心中雖然失去了原來的家人,可是現在他也找到了一個新的歸屬,儘管暫時的告別了這些好夥伴,他時時刻刻都會在部落需要之際伸出援手!例如有次他又成功的替部落救回一個受重傷的老兵,埋下替部落揭發有人與惡魔勾結叛徒事實的種子。Rexxar 的傳奇和英勇事蹟在部落之間傳開,再也沒有人會蔑視他是混血雜種,人人都尊敬他為一位英雄。


歸鄉的雷克薩

當然 Rexxar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族人其實並未死去,當黑暗之門被重新開啟之後,他跟隨著部落的遠征軍重新踏上了 Draenor,現在被稱作 Outland (外域)的殘破世界。Rexxar 滿懷期望的歸鄉,卻依舊被擋在家門之外,原來這些日子下來他的父親還是沒有原諒他,他的族人一樣把他視為背叛者,不歡迎他回來。Rexxar 從他們的言語得知在這些日子以來,是哪些人威脅到了族人的生存,原來一切都沒有改變,是那些該死的食人巨魔與他們背後的古羅主人 Gruul (戈魯爾)。


黑龍賽柏利安的人形


雷克薩對抗苟克

不過這次不再是 Rexxar 單獨面對這樣強大的敵人,他遇見了黑龍 Sabellian (賽柏利安),得知這黑龍也一樣想要為了自己死去的子女對古羅王 Gruul 復仇。於是 Rexxar 和 Sabellian 兩人聯手合作,剷除一個又一個的食人巨魔營地,並且設計解決了 Gruul 的一個兒子,然後設下誘餌引誘出另外一個兒子 Goc (苟克)親手殺死他。Rexxar 終於深刻的瞭解族人是不可能遷徙的,也知道一度失去族人的傷痛,現在他決定開始以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幫助他們,他知道時間雖然還沒到,但是總有一天他也會向父親 Leoroxx 證明虎父並無犬子,重新回到真正家人的懷抱。


Rexxar 的故事就暫時在這告一段落,這是個真正男子漢的故事,他從年輕氣盛到失意潦倒再到脫胎換骨的發迹,既驚奇又讓人佩服他不由自主散發的英雄氣概。Rexxar 是部落的勇士,不管日後他的遭遇如何,他都會秉持著自己的理念行走下去的!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7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