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gwynn 艾格文



Guardian of Tirisfal - 提里斯法守護者是由一個秘密組織所訓練的大法師,起源遠在人類與高等精靈聯手對抗食人妖的年代,那是正是高等精靈以教導人類魔法作為交換條件來取得人類的協助的時代。然而人類在學到魔法之後卻絲毫不知節制,其中以剛建立不久的 Dalaran (達拉然)城邦最嚴重,他們無止盡的施法終於再度吸引燃燒軍團的惡魔入侵,雖然這時候侵入世界的僅僅只是一些小型的惡魔,但是人類還是完全招架不住,他們不得已只能向高等精靈求助,而高等精靈在看到了人類的行為可能會再造成世界的一次危機後,和 Dalaran 的高層決定開始進行一個計劃,由許多強大的法師組成一個秘密的組織,他們定期在 Tirisfal Glades (提里斯法林地)密會,並且把眾人的魔法力量集中灌注在一個經過細心挑選的人身上,讓這個人專門進行對抗燃燒軍團惡魔戰鬥,這就是守護者的誕生。一個年代只會有一個守護者,而每當一個守護者年紀過大或是想要退休,這個秘密的議會就會再度挑選出一個具有資質而且合適的傳承者,由他繼承上一代的全部力量而成為新的守護者,至此眼前的威脅也看似解除了。

議會以和燃燒軍團戰鬥為目的而存在著

到了在黑暗之門開啟的前800多年,這時候的守護者 Scavell (斯卡威爾)因為感覺到自己年紀已大而想要退休,因此議會必須開始進行下一任的守護者挑選。而在 Scavell 的學徒中又以年輕的 Aegwynn (艾格文)最出色,她在魔法的學習上有非常傲人的表現,遠超過其他和她同屆的男學徒。儘管議會對女性來擔當守護者有相當大的偏見,但是在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下他們也只能選擇 Aegwynn 來繼承守護者的職位。Aegwynn 的個性從小就非常的不服輸,她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會輸給男性,因此當她成為新一任的守護者時她是非常的開心,這正是種下了她日後大錯的種子。在她擔任守護者初期,有個任務是對付一個名叫 Zmodlor(茲莫德勒)的小惡魔,Zmodlor 是直屬燃燒軍團首領 Sargeras(薩格拉斯)的手下,這個惡魔當時綁架一個學校的許多孩子,而且試圖利用這些孩子做獻祭來進行某些儀式。Aegwynn 在得知這樣的訊息立刻出手和 Zmodlor 戰鬥,而且很快的就打敗並把 Zmodlor 放逐到扭曲虛空,拯救了那群無辜的孩子們。


不過她的行為卻引起議會極大的不滿,議會當時的命令是要她活捉這隻惡魔,這樣他們才可以從 Zmodlor 的身上學習到更多和 Sargeras 有關的知識,以及當初 Zmodlor 到底在進行什麼儀式。可是這樣的計劃都因為 Aegwynn 的莽撞而失敗了,因為她堅持學校的孩子是無辜的,而如果按照議會的命令行動,這些孩子可能都會被犧牲掉。至此 Aegwynn 的行動開始和議會漸行漸遠,她認為議會太過於古板而漸漸只相信自己一個人的決定,於是開始做出了許多英勇但是卻魯莽的行為。接著 Aegwynn 又發明了一種可以長久保持青春美麗的魔法,這是一種類似封印住年齡狀態來達到永遠不會老去的魔法,就這樣數百年下來她獨自一人以守護者的身份和惡魔戰鬥著。



艾格文大戰薩格拉斯

Aegwynn 因為繼承了數千年來守護者的力量,再加上她對於魔法使用的資質,她已經成為歷代來最強的守護者。其中有一次她發現在 Northrend(北裂境)居然出現了許多強大的惡魔,而且這些惡魔居然獵捕龍族然後吸取他們的魔力,因此她遠道趕去北方冰冷的大陸追蹤這些惡魔,並在龍族的幫助下把這些惡魔全部消滅。然而事情沒有這樣就結束,在 Storm Peaks (風暴群山)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門,燃燒軍團的大首領 Sargeras 竟然從這傳送門再度進入了 Azeroth。驕傲的 Aegwynn 認為這是展現自己能力的最大機會,她深信自己可以在一場惡鬥之後打敗這個神一般的惡魔,不過事情就卻不如她所預料的 - 她居然非常輕鬆的就擊敗並且殺死 Sargeras 的肉體。Aegwynn 把 Sargeras 的肉體帶到遠古一座在大海的夜精靈遺跡,讓這個黑暗泰坦的肉體被封印在深淵,以確保 Sargeras 的靈魂永遠不會再回歸到他的肉體上,稍後這個遺跡就被稱作 Tomb of Sargeras(薩格拉斯之墓)。至此 Aegwynn 開始不可一世,驕傲的她認為她做到了全世界沒有人可以做到的奇跡,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全部都是 Sargeras 的計劃,這個黑暗泰坦是故意被打敗的,而且他的靈魂在身體死亡的一瞬間就潛入了 Aegwynn 的身體,就此躲藏在她身體內開始等待機會。


聶拉斯是艾格文選擇交往的對象

在黑暗之門開啟的45年前,議會終於決定要求 Aegwynn 必須要卸下守護者的職務,他們認為 Aegwynn 已經當守護者太久而不應該再做下去,尤其是看到她居然用魔法延長自己的壽命之後。因為如果這個魔法在未發覺的情況失去效用,那 Aegwynn 先前用掉的800多年將會讓她一口氣老化,甚至死亡。在擔心可能會失去傳承已久的力量的條件下,議會不希望 Aegwynn 再繼續擔任守護者,他們想要選出一個新的,可以忠實完成議會命令的新守護者。但驕傲的 Aegwynn 還是對議會的擔心感到可笑,她覺得他們根本不了解她自己,因為她對她自己身具信心,而魔法不會失效的。不過這些日子下來她的確感覺到有點疲勞,所以最終她還是同意要把力量傳承給下一任守護者,只是這一任守護者要由她自己挑選,因為她不再信任議會做的任何決定了。Aegwynn 計劃把守護者傳承給她的孩子,雖然她現在對任何一個男人都看不上眼,但她還是找出了一個相對下合適的人 - Nielas Aran(聶拉斯·埃蘭)。Nielas 是在當代眾多 Aegwynn 追求者的其中之一,他同時也是有名的 Dalaran 大法師,Stormwind(暴風)宮廷法師,以及議會的一員。找好對象之後 Aegwynn 開始搭訕勾引 Nielas 跟她上床來達到懷孕的目的。

麥迪文

Aegwynn 在得知自己懷的是男孩而不是女孩著實傷心好一陣子,因為身為女性強權者的她原本想再給議會一次難看,但儘管如此她還是生下了兒子把他取名為 Medivh(麥迪文),並且對議會宣稱 Medivh 就是她的繼任者。她讓這個孩子給 Nielas 撫養並且暗中看著他長大,再把自己大部分的力量都傳承下去。只是驕傲的 Aegwynn 萬萬沒想到先前潛伏在她身體內的 Sargeras 的靈魂,卻已經悄悄的附身在 Medivh 身上,到了 Medivh 成熟的時刻 Sargeras 就控制住這個年輕的守護者,開始進行他的一連串入侵計劃。


就在被控制的 Medivh 做出毀滅議會的行為時,Aegwynn 對他幾乎殺死所有的議會成員感到震驚不已,她雖然討厭議會那些老古董們,但是她卻以身為議會的一員和守護者自豪,而現在看起來她的兒子卻想要摧毀一切。黑暗之門已經開啟而嗜血的獸人卻肆虐著,伴隨著恐怖的惡魔能量席捲 Azeroth,於是 Aegwynn 來到 Medivh 的高塔 Karazhan(卡拉贊)想要找出事情的根本。而在這裡她終於發現了恐怖的事實:原來她數百年來的辛苦完全白費了,只因為她太過盲目又自大而一步一步走入這個惡魔之王的陷阱,現在守護者的強大力量已經被 Medivh,也就是被 Sargeras 這個惡魔給奪走,議會也不復存在,再也沒有人可以和他對抗。Aegwynn 的法力在傳承給 Medivh 的時候就所剩無幾,因此輕易的就被自己的兒子打倒,她無力的躺在 Karazhan 冰冷的地上。


Now tears flowed freely down her cheeks as she looked up at her son, who laughed at her anguish. "Kill me."
艾格文的淚水不斷的流下臉頰,往上看著親生兒子嘲笑她的痛苦。
殺了我吧。

"And let you off the hook? Don't be a fool, Mother. I said I was your end, not your death. Allowing you to expire would not begin to atone for what you have done for me." Then he muttered an incantation。

讓你這樣輕易的解脫?別當個傻瓜,母親。我說我是你的終點,但不是你的死亡,讓你咽氣沒辦法彌補你對我做出的罪過。於是麥迪文開始念起咒語。


Aegwynn 不斷的懺悔著自己的罪惡,儘管她全身的魔力已經被自己的兒子奪走,但是她發現自己的年紀還是保持一樣的青春,似乎 Medivh 沒有發現這個秘密。不敢繼續看著親生兒子犯下恐怖的惡行,Aegwynn 解開了數百年來保持青春肉體的魔法,在那一瞬間她的魔力又恢復許多,Aegwynn 立刻施展的傳送術逃離 Karazhan,最後她發現到達的地方是 Kalimdor(卡林多)大陸的一片草原,而解開了封印年齡的魔法的 Aegwynn 也迅速的老化,一下子她的美麗的金色長髮全部都變白了,手上和臉上充滿了老人的皺紋。至於為何漫畫中的 Aegwynn 只是頭髪發白而不是老婆婆的樣子,這個我只能說是漫畫畫家的問題,沒有呈現出她應該出現的樣子。


接下來的日子 Aegwynn 見證了世界的許多變化,當她看到 Medivh 被殺死時,身為母親的自己心中是傷痛萬分,以前身為守護者的驕傲都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普通女人的豐富感情,被過去她不斷的壓抑的感情大量宣泄出來。Aegwynn 悄悄的回到 Karazhan 處理好自己兒子的遺體,她把 Medivh 的身體保存良好,並且緩慢的聚集她所能取得的魔法能量。接下來的二十多年來她持續這個艱辛的工作,最後她終於復活了 Medivh:一個真真正正的 Medivh,而不是被惡魔附身的空殼子。這段過程可以說是 Aegwynn 的贖罪,她不只一次後悔自己過去的愚昧,即使在全身魔力幾乎被惡魔抽乾的情況下她仍不放棄,也因此 Medivh 才可以在第三次大戰時遊走各方,說服大家同心協力對抗再度入侵的燃燒軍團而拯救世界。Aegwynn 在復活 Medivh 之後就回到 Kalimdor 大陸,她在那裡建立了一個小小的房屋隱居,而 Medivh 則是替幾乎沒有魔力的母親設下了安全的結界保護母親可以度過晚年的餘生。

統治塞拉摩的珍娜

Aegwynn 本來不打算再插手凡人的紛爭,不過麻煩總是自己找上門來。Theramore (塞拉摩)的統治者,大法師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在替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索爾)調查一件可疑的魔法破壞森林事件時,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充滿提里斯法守護者能量的結界,進而找上了原本生活不願意被打擾的前代守護者。Aegwynn 在一開始其實非常討厭 Jaina,她覺得這個小女孩真的很煩人,尤其是在 Jaina 不斷高興地說著 Aegwynn 過去英勇的事跡時。這聽起來的確非常的諷刺,畢竟書上記載的總是和事實不完全一樣,在瞭解到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魔力趕走 Jaina 之後,Aegwynn 開始把自己過去的真正故事說給她聽。Jaina 起初是非常的訝異但轉而接受了真相,她告訴 Aegwynn 她在第三次大戰和 Medivh 合作的事情,她告訴 Aegwynn 正因為是她最後的努力才可以復活 Medivh,因此他們才可以在最後擊敗燃燒軍團,終於 Aegwynn 拗不過 Jaina 的要求,就答應協助處理她遇上的難題。


原來那些搞破壞的魔法都是來自於 Aegwynn 在剛當上守護者不久所遇上的惡魔 Zmodlor。這個惡魔爲了再度挑起部落和聯盟的戰爭而開始滲透兩方的內部,並且用了特殊的結界魔法把 Jaina 關在 Aegwynn 的小屋。要破解這個結界並不容易,這需要非常古老的精靈咒文才做得到,但 Jaina 卻表示這些咒文都已經在以前的戰爭中遺失所以她不會用,巧合的是這些精靈咒文剛好是當初讓 Aegwynn 可以脫穎而出成為守護者的原因。因此儘管自身已經沒有多少魔力,Aegwynn 卻擁有接近千年的魔法知識,她開始教導 Jaina 各種的魔法來應付這個眼前的危機。隨後靠著 Aegwynn 的幫助,Jaina 肅清了身邊被惡魔滲透的手下,並且再度打敗了這個800多年前她曾遭遇過的惡魔 Zmodlor,成功的免除了一場即將爆發的戰爭。


之後 Jaina 邀請 Aegwynn 重新復出擔任她的個人顧問,Aegwynn 在了解到或許這是又一次可以讓自己有目的在這個世界活著,以及對於她來說 Jaina 真的是個可靠而且值得她協助的新世代,她答應了 Jaina 的要求。Aegwynn 靠著她豐富的魔法知識讓 Jaina 在魔法的造詣上更上一層樓,而且當暴風城的國王 Varian Wrynn(瓦里安·烏瑞恩)失去記憶時,也是靠著她的知識幫助才使 Jaina 得以用魔法恢復 Varian 的記憶。



塔貝薩可能是艾格文?

目前在遊戲中我們看不到 Aegwynn 的身影,有人認為她可能偽裝成在 Jaina 旁邊的夜精靈,或者是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在沼澤上蓋小屋訓練新法師的 Tabetha(塔貝薩),不過這些全部都只是推測,目前也沒有任何證據說明 Aegwynn 就是這兩人的其中一個。至於真正的事實則是 Blizzard 並不打算讓 Aegwynn 出現在遊戲內,因為在接下來的故事中,被 Medivh 消滅的議會即將要重組並且開始訓練新生代的守護者,而這將會是影響 Aegwynn 日後命運的重大關鍵


在漫畫裡登場的梅丹

Med'an (梅丹)是在目前由 Wildstorm 出版的漫畫連載中新登場的人物,他的母親是知名的半獸人盜賊 Garona (迦羅娜),但是他的父親則是未明。Med'an 從小由活了近三千歲的法師 Meryl(梅里爾)撫養長大,而 Meryl 正是最古老提瑞斯法議會的創會成員之一。在當時 Medivh 殺死了大部分的議會成員時,Meryl 成功的逃過了一劫,不過為何他會變成撫養 Med'an 的人目前則是未知。Med'an 被描述成一個具有強大潛能的男孩,而且他在 Meryl 的教導下被訓練成一個法師


但是目前最有趣的發展莫過於這件事了,在一件偶然事件中 Meryl 再度遇上了 Aegwynn,他剛好發現 Aegwynn 居然和 Med'an 長得很像:

Light SHINE on me! Med'an looks like Aegwynn! That's who he reminded me of... Can that mean his father...?
聖光啊!梅丹長得好像艾格文!讓我想起…難道他的父親是…?

我想這個暗示很明顯了,就是說明 Med'an 的父親是守護者 Medivh,也就是這個男孩是 Aegwynn 的孫子,他是人類獸人德萊尼的混血,而他將具有新一任守護者的潛力!至於為何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白一綠會長得很像,這個原因大概沒有人可以理解了,有人批評 Blizzard 實在太千托,不過劇情都寫成這樣恐怕也難以再回頭。



梅里爾發現梅丹和艾格文之間的關係

但是事情又是如何推演到重組議會呢?正當部落和聯盟忙著對付巫妖王之際,還有其他的邪惡也蠢蠢欲動。侍奉上古之神的秘密組織 Twilight's Hammer (暮光之錘)試圖綁架 Med'an 並且利用他潛藏在體內的巨大力量來復活和解開上古之神的封印,一旦上古之神脫離了監禁祂們的牢房,整個世界可能要面臨比巫妖王更恐怖的威脅。而且 Aegwynn 也在發現 Med'an 的真實身份之後就認為這是一個救贖自己的機會,她提出重組議會來凝聚世界的強者對抗上古之神的勢力。再加上因為使用奧術法術的法師受到藍龍王 Malygos (瑪利茍斯)強行抽取奧術能量的影響而變得衰弱,她認為新的議會必須招募各種類型法術的使用者,包含使用自然魔法以及神聖魔法薩滿德魯伊聖騎士以及牧師,而不再只限定使用奧術法術的法師


新議會在招募來自個法術領域的強者之後就重組完成,守護者則是在 Med'an 意識到自己的重責大任之後擔任,現在他們即將面對第一個挑戰:打敗 Twilight's Hammer 的首腦 Cho'gall (丘加利)。不過在這場惡戰中,因為 Meryl 的錯估情勢而讓一隻惡魔干擾了戰局,打破原本的僵局而讓新議會面臨敗北的危機。眼看守護者就要被敵人殺死,Aegwynn 知道在這個非常時刻,只有一個辦法可以力挽狂瀾,那就是獻上自己的生命,為此她請求 Meryl 幫她把最後的生命力轉化為法力然後灌注到守護者身上,替大家爭取勝利的渺茫機會。

梅里爾:
Aegwynn, No! Don't ask this of me!

住手,艾格文!別叫我做這件事情!


艾格文:
You must. I, too, am no stranger to overweening pride, self-recrimination... And the duplicity of demons! Once I betrayed the trust of my guardianship, and placed this world in peril. Now, I will ATONE, let my death strike a blow for Azeroth, Meryl! Help me! Save my grandson.

你必須這麼做。因為我和你一樣,是個過度驕傲、然後自責的人,而且深刻的瞭解惡魔總是口是心非的欺騙我們。我過去曾經背叛了眾人對我守護者職責的信任,然後讓整個世界陷入滅亡的危機。因此現在我必須贖罪,讓我的死亡化為艾澤拉斯大地憤怒的一擊吧,梅里爾!幫助我!救救我的孫子。


艾格文請求梅里爾實現她最後的願望

見識到好友赴死的決心之後,Meryl 知道唯有按照 Aegwynn 最後的心願行動,才是尊重好友的行為,於是 Meryl 將前代守護者僅剩的生命力,連同她對自己孫子的那份愛,化作一股強大的法力傳輸到守護者身上。Aegwynn 的犧牲起作用了,知道自己奶奶生命消逝的 Med'an 化悲憤為力量,運用這股蘊含無限親情的力量替新議會爭取時間,打開了通往勝利的道路。終於在眾人的合作下,新議會擊敗了這個可怕的食人巨魔和其領導的組織 Twilight's Hammer,替世界免除了一次大災難。


提里斯法議會埋葬前代守護者艾格文

戰後 Jaina 對於 Aegwynn 的自我犧牲震驚到無法立足,她始終無法相信自己如此尊敬崇拜的長者就這樣走入了歷史。爲了紀念和榮耀 Aegwynn 的功績,新議會的成員們帶著這位前代守護者的遺體來到了高塔 Karazhan,並將她埋葬在叫做 Morgan's Plot (摩根墓場)的墓園上,讓她可以永遠得到兒子的陪伴。


於是一個女英雄的故事就此結束,我們看到了 Aegwynn 人生的大起大落,也看到她在生命結束前那一刻所散發的閃耀光芒,而她所留下來的遺產 - 新議會與守護者 Med'an 將可說是她留給 Azeroth 世界最大的禮物。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57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