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zhul 耐祖奧



Ner'zhul, Gul'dan. Two of the darkest names ever to sully the history of my people. And yet, Drek'Thar tells me that once Ner'zhul was admired, even beloved, and truly cared for the people whose spiritual leader he was. It is hard to reconcile those words with what Ner'zhul has become, but I try. I try because I want to understand.

And yet, try as I might. I do not.

耐祖奧和古爾丹,這兩人是玷污我族歷史的罪人中最黑暗的兩個人,然而德雷克塔爾卻告訴我耐祖奧曾經被人民所敬仰甚至熱愛。他說耐祖奧在身為人民的精神領袖時,耐祖奧曾經真心的關懷人民,但是以他最後的行為來看這些字詞實在太難想像,我因為想理解而試著去接受。

但是嘗試過後我還是無法接受。
摘自< 大酋長的回憶錄 - 部落的崛起>


上面這是部落現任大酋長 Thrall (索爾)的回憶錄片段,Thrall 曾經寫了回憶錄來記下自己族人過去的歷史用以提醒並激勵自己的行為和理念。而我們看到 Thrall 把 Ner'zhul 和 Gul'dan 當做是部落歷史中的大罪人,至於原因的話我想 Gul'dan 就不用說了,這個有名的惡役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壞蛋,在 Warcraft 歷史中能夠至始至終保持像他這樣的邪惡的人真的很少,而這傢伙幹過的壞事相信大家幾乎都知道了,所以在這裡我就不再多探討 Gul'dan。現在我們要說的是 Gul'dan 的師父 Ner'zhul,這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非常值得談談,而為何他會從一個人人敬仰的領袖變成被 Thrall 和他帶領的新部落所唾棄的罪人,就必須從他的背景開始說起。


Ner'zhul 是 Shadowmoon Clan (影月部族)的酋長兼長老薩滿,同時還是每次盛大的 Kosh'harg Celebration (克許哈格祭典)的總祭司,他被所有的獸人尊敬著,而他也一直熱誠的服務他的人民,總是希望可以帶給人民更美好更優渥的生活,Ner'zhul 的人生前半段就在如此祥和的日子中度過,不過這一切都在一個奇怪的夢境之後開始改變。Ner'zhul 和惡魔 Kil'jaeden (基爾加丹)因為簽下密約而詛咒了全族獸人,但是真正的事實卻不是單純的簽下密約這麼簡單而已,整個事件可以說是詐欺與謊言:Ner'zhul 看見死去已久的心愛妻子 Rulkan (露莰)在夢中顯靈,Rulkan 告訴 Ner'zhul 許多事情,並且表示族裡將會有巨大的變化,而世界也會有許多新的威脅。至此 Ner'zhul 幾乎每天都會看見 Rulkan 給的預示,對於數百年來一直是純樸但虔誠的獸人而言,先祖靈魂總是睿智的給予他們知識和預言,身為長老薩滿的 Ner'zhul 更是深信不疑,於是就在每天和妻子的靈魂溝通的情況下,Ner'zhul 陷入 Kil'jaeden 的詭計。因為這個 Rulkan 是 Kil'jaeden 用幻影變成的,他利用這個方法慢慢的腐化和控制這個曾經是高貴的獸人思想。

詐騙和腐化獸人的基爾加丹

假 Rulkan 的靈魂最後告知 Ner'zhul 他們的鄰居德萊尼們老早密謀想要毀滅獸人,Kil'jaeden 讓這樣的夢境也同時入侵了其他部族的薩滿們,使得 Ner'zhul 在一次重要的集會中決定開始對付這些德萊尼們,獸人部族漸漸的團結起來進行許多軍事訓練,而 Rulkan 的靈魂似乎不再出現在 Ner'zhul 的夢境,取而代之的是 Kil'jaeden 本身影像現身在他的面前。Kil'jaeden 開始教導 Ner'zhul 一些他從來不知道的法術和知識,甚至告知他如何打造出更好的兵器以及裝備,Ner'zhul 完全不知隱藏在背後的邪惡計畫而持續像 Kil'jaeden 請教學習。在操弄下獸人開始攻擊德萊尼的狩獵部隊,這讓德萊尼的領導人Velen (費倫)感到訝異而決定送信給 Ner'zhul,告知他 Velen 希望可以見面談談來冰釋誤會。不過德萊尼的信使卻被 Gul'dan 派人殺害了,而且 Kil'jaeden 甚至認為Ner'zhul 應該要趁機俘虜 Velen 然後折磨拷問他。Gul'dan 還建議這應該讓年輕的霜酋長 Durotan (杜洛坦)來執行,以測試 Durotan 是否有對同胞和部落的忠誠度。如此的言語讓 Ner'zhul 感到疑惑,因為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偏向邪惡和黑暗的部份,只是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況下 Ner'zhul 還是決定按照這樣的計畫試試看,不過他特別強調要讓 Velen 活著,並且送到他前面讓他親自詢問受任何德萊尼之間的誤會是如何發生的。


事情沒有如 Ner'zhul 所預料的,Durotan 按照自己的意思放走了 Velen,他的行為給了 Ner'zhul 難堪也造成 Kil'jaeden 的憤怒,而因為誤會也解釋不開,馬上導致獸人德萊尼的全面開戰,即使通報回來的大多是獸人的勝利,恐懼和罪惡感還是漸漸在 Ner'zhul 的心理浮現,他覺得自己幾乎承受不了這樣對不起良心的事情,再加上害怕被 Kil'jaeden 知道他的真心想法,Ner'zhul 晚上輾轉難眠直到突然想起 Rulkan 的靈魂似乎久久沒有出現了,這樣不安的思考在腦中浮現,他決定獨自前往靈魂之山 Oshu'gun (歐夏岡)去探訪究竟。但是在那裡等待他的卻是最恐怖的真相。不只 Rulkan,其他所有的先祖靈魂全部都憤怒的責備 Ner'zhul,他這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過去數十年都被欺騙了,尤其是在經歷這樣多次的祭典他還是被欺騙了,Ner'zhul 下跪懇求祖先們的原諒和請求他們的協助,但是得到的回應全是全盤的拒絕,

祖靈們說: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not now, not in a hundred years, to win favor in our eyes. You are not a savior of your people, but their betrayer. You are not strong enough. If you were, you wouldn't have walked so far down this path. You would not have been so easily gulled into doing the will of one who bears no love for our people.
你不論現在還是未來100年內做了任何事也贏不回我們的心,你不是人民的救世主,而是背叛者。你不夠強壯,因為如果你夠,你在這樣的道路上不會陷落如此深,你也不會被一個對我們人民沒有任何關愛的人欺騙這樣久。

救贖自己的英雄:格羅姆

被祖先說出如此的重話之後 Ner'zhul 幾乎無法站立,他跪下來啜泣請求原諒,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Ner'zhul 這才知道已經沒有任何的回頭路。他因為害怕而不敢把真相告訴敬愛他的人民,害怕他會失去所有的聲望,害怕知道原委的人會憤怒的把武器指向他,於是就如祖先告知的話那樣 Ner'zhul 任何事情也做不了。接著因為他也不敢繼續按照 Kil'jaeden 的指示做事情,導致 Gul'dan 有機可乘的接下他的位置開始進行他一步一步的野心。至此 Ner'zhul 變成一個消極的又自我放逐的人,他失去了一切他曾經美好擁有的事物。他看著 Gul'dan 切斷了獸人薩滿元素的連接,他放縱 Gul'dan 把惡魔魔法和術士的訓練帶到部落,而他卻一件事情都沒有做。其實如果 Ner'zhul 鼓起勇氣面對錯誤,大聲的反對和清除任何惡魔獸人之間的影響力,那 Ner'zhul 可能反而成爲了英雄,一個知錯而改的英雄 - 如 Grom Hellscream (格羅姆·地獄吼)一樣。但是他的行為卻完全按照祖先的話,果真成爲了把族人賣給惡魔的最大幫兇,是個十足的背叛者


或許之後他唯一做過的好事就是寫密信提醒 Durotan 吧!但是時間點上真的太晚了,當時 Gul'dan 的羽翼已成而舊部落正處於瘋狂強壯的狀態,又他寫這封信的動機有一半是在告解,只因為 Durotan 是當時唯一會反抗 Gul'dan 命令的酋長。如此一來對於部落的腐化還是無濟於事,因此簡單一句話就是 Ner'zhul 依舊太軟弱。就這樣子隨著黑暗之門的開啟,舊部落在 Azeroth (艾澤拉斯)星球的戰敗,以及 Gul'dan 的背叛和死亡,這對惡名昭彰師徒的事蹟才在部落間傳開。只是在這一年又一年他還是躲在暗月峽谷的深處自我放逐著,自己犯下的罪惡變成每天的惡夢纏繞著他,直到死亡騎士 Teron Gorefiend (泰朗·血魔)找上他。Teron 說了一些事情讓久久心中未有正面想法的 Ner'zhul 燃起一絲希望,他告知 Ner'zhul 從他在 Gul'dan 和人類那邊學習的結果,他認為如果他們能夠找到一些能量夠強的神器,就能夠擺脫這個正在凋零死亡的星球 Draenor (德拉諾),給他們的族人前往有新生命和更好的環境來過活,這將會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這樣的話重新激勵了 Ner'zhul,因為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還有機會可以彌補過去的錯誤。

臉上畫上骷髏的耐祖奧

Ner'zhul 用白色的顏料在自己的臉上畫出白色骷髏的圖形,用來紀念因為自己過去錯誤而死亡的族人,他召集剩下的獸人並且告知他們他接下來的計畫和想法,對他們說明他有辦法讓人民找到更好的家園活下去,而不是在衰敗枯竭的 Draenor 上等待死亡。起初包含 Grom 在內的諸位酋長都極度不信任這個曾經背叛族人的老獸人,但是惡劣的環境的確讓大部份的獸人都沒有退路,更何況留下來的幾乎都是當時並未參與入侵 Azeroth 的戰爭的人,如今似乎有個新的機會可以讓他們去戰鬥去努力,終於 Ner'zhul 說服其他的部族酋長而再度集結了部落。他利用 Gul'dan 的頭骨重新打開了黑暗之門,指派各部兵力去找尋他所需要的三個神器,分別是 Eye of Dalaran (達拉然之眼)、Book of Medivh (麥迪文之書),和 Scepter of Sargeras (薩格拉斯之權杖),他特地交代只要取得這些物品就不要再戀戰,因為他們將來還有新的世界,新的星球必須去征服。整件事情進行的非常順利,而且 Teron 還替他們帶來了新的盟友 - Deathwing (死亡之翼)和他的黑龍族

地獄火堡壘

在等待部隊回歸的時候 Ner'zhul 一直坐在 Hellfire Citadel (地獄火堡壘)的王座上,這時他卻經常聽見他的學生的聲音。Gul'dan 的靈魂透過他的頭骨不斷地對 Ner'zhul 的心智說話,在 Ner'zhul 無法察覺的情況下這位長老漸漸的被影響了,日復一日他被 Gul'dan 的聲音洗腦,這個本來還有一絲希望的老薩滿又再度沉淪,Ner'zhul 漸漸忽略他應當領導的人民的責任開始而關注他自己的力量。這時諸多不知情的部族酋長卻還是忠心的按照 Ner'zhul 的指示,他們絲毫不知道在 Ner'zhul 在得到神器後已經開始把許多的部隊當做棄子在使用,而非如當初的保證 - 給與人民更好的新世界活下去。Grom 的族人和 Rexxar (雷克薩)爲了攔截聯盟被拋棄在 Azeroth 上;他忠貞的僕人 Dentarg (丹塔格)和到處辛苦奔波的 Teron 爲了斷後被聯盟遠征軍殺死;一心爲了族人未來的 Bleeding Hollow Clan (血之谷部族)酋長 Kilrogg (基爾羅格),在爭取時間給 Ner'zhul 開傳送門時力戰而竭;還有 Thunderlord Clan (雷霆之王部族)、Shattered Hand Clan (破碎之手部族)、Laughing Skull Clan (獰笑骷髏部族)等都被遺棄在 Draenor 等死。

爆炸之後僅存殘骸的德拉諾

Ner'zhul 在最後掌控了這些神器而獲得了 Gul'dan 從未想像過的力量,而他也在這時候拋棄了他的最後一絲良心和人性,在一連續開了諸多的強力傳送門之後就下令他的親信部隊進去,他已經準備好要帶著這個新獲得的力量去征服和統治新的世界,至於死亡中的 Draenor 和其他的族人他是一眼都不回頭看。就在這一連串不穩定的強力傳送門撕扯空間下,整個 Draenor 星球因為承受不住而發生巨大的爆炸,炸碎的星球僅剩下一塊較大的大陸殘骸,在之後這塊殘骸被許多稱作 Outland (外域)。

被困在寒冰王座的巫妖王:耐祖奧的靈魂

阿薩斯和耐祖奧的靈魂合體成為巫妖王

只是等待在他們進入的那個傳送門背後不是他原本想像那樣更美好的世界,如地獄般的黑暗場景是他唯一能夠看到的,出現在他眼前的則是他從前懼怕的惡魔 Kil'jaeden。Ner'zhul 和他的親信全部被惡魔捕獲,但是他卻還不知恥的大喊他的人民還是需要他,試圖欺騙這個比他更精明的惡魔詐欺者。當然這一切都是徒勞的,至此開始他一生最痛苦的體驗。Kil'jaeden 用魔法束縛住 Ner'zhul 的靈魂,但卻讓他保有痛楚的感覺,然後用撕裂他身體每一部份的方式折磨這個老獸人。這個故事再接下去就是巫妖王的誕生,這部份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所以我就不再多加敘述,因此接下來直接跳到 Arthas (阿薩斯)和 Ner'zhul 合體之後的沉睡。

米希阿斯·薩爾耐

巫妖王雖然在沉睡中,但其實意志仍然在活動,一方面統治和控制他的不死軍隊,一方面則在進行身體和靈魂的控制權之爭。在 Arthas 的身體裏面有三個靈魂,一個當然就是 Ner'zhul,另外兩個分別是 Arthas 的光明面和黑暗面,黑暗面後面就直接用 Arthas 稱呼,光明面則是用日後出現的 Matthias Lehner (米希阿斯·薩爾耐)來稱呼。Matthias 一直不斷的勸解 Arthas 應該要回歸善良,而 Ner'zhul 則是在旁邊要求 Arthas 應該要放棄他最後的人性。這樣的意識之爭長達6年,終於 Arthas 臣服了 Ner'zhul 的想法,他把劍刺入 Matthias 的身體,就此 Matthias 消失在意識和靈魂的世界。Ner'zhul 非常的高興 Arthas 終於這樣做了,他稱讚 Arthas 把最後的人性拋棄是對的,因為這樣才可以擺脫束縛得到絕對的力量,就如同他過去在開啟傳送門毀滅 Draenor 的決定一般。然而在歡慶之餘他卻沒注意到 Arthas 也把劍刺入自己的身體,Arthas 對 Ner'zhul 說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指使他,因為他已經從 Ner'zhul 身上得到他所需的一切,現在再也不需要這個獸人的靈魂來指使他了。Ner'zhul 倒在 Arthas 的懷裡,無法接受被 Arthas 背叛的事實,消失在這個意識的世界中,巫妖王也終於在這時候蘇醒。至此 Ner'zhul 的故事告一段落,雖然不知道這個老獸人的靈魂是否還在,但是我們看到 Matthias 往後還是出現並且指引冒險者,所以可以推測出 Ner'zhul 的靈魂可能還是存在於某個地方,而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借由他以前的神器寶珠附身在牛人死亡騎士 Trag (塔拉格)身上,當然這個目前就只是推論而已。


由 Ner'zhul 的一生我們不難看出為何這個人會被 Thrall 如此鄙視,而且縱觀他的性格可以用簡單的字詞來代表:軟弱。這樣的性格在和平的年代或許可以當個領導者,但是在亂世中就毫無用處了。就是因為他的軟弱他才無法面對事實及早更正錯誤,就是因為他的軟弱才會處處逃避,讓 Gul'dan 有機會把高貴的獸人改造成嗜血的怪物,甚至可以說他在人生尾端試圖領導人民到新世界一樣是軟弱的行為,Draenor 這個星球雖然正在凋零但是希望卻從未消逝。事實上如果肯拋棄所有的黑暗之路來治療大地,不一定沒有機會可以讓 Draenor 恢複生機,在這裡可以對照到 Thrall 的祖母,也就是 Durotan 的母親 Geyah (吉雅)。因為這個偉大的女獸人依舊保持著傳統,Geyah 說她不會拋棄自己的世界,而我們可以看到 Nagrand (納格蘭)正是整個殘存的 Draenor 中最綠意盎然的地區,充滿了生機,正因為她堅持一切都不會太遲。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6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