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erald Nightmare 翡翠夢魘


紅龍掌管生命,藍龍掌管魔法,黑龍守護大地,青銅龍監視時間,而綠龍女王 Ysera (伊瑟拉)則領導著她的綠龍群保護著 Emerald Dream (翡翠夢境)。夢境是個不同於現實世界的空間,這個異空間反映的正是 Azeroth (艾澤拉斯)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一個未經過任何人為開發、自然狀態下生長到極致的 Azeroth 世界。這個神秘的夢境在某些程度上和真實世界緊緊相連,任何在夢境中的人為行為都會直接或是間接的影響到真實世界中相對位置的狀態。進入夢境的方法主要有兩種,一個是透過位在世界各地的夢境傳送門進入,這種方式會讓人可以把自己的身體一起帶入夢境;另一個則是透過做夢的方式進入,這種方法會讓自己的身體留在真實世界,而靈魂則直接就地進入夢境。但是對於非德魯伊普通人而言,使用靈魂脫離身體方法的方式會因為進入者本身對於自我意識的概念,而使自己在夢境中形成的形態與行為會和真實世界的本人無異,德魯伊們則不在此限。


不過有一股黑暗的力量正在侵蝕這個夢之世界,這個被稱作 Emerald Nightmare (翡翠夢魘)的怪物實際上是個會
移動的空間區域。原本未受污染的夢境本來是綠意盎然而且充滿著平衡與和諧,但只要任一區域被夢魘經過就會呈現出凋零死亡的狀態,而且任何旅行者只要被夢魘纏上就會被困在夢境中動彈不得,意識也會陷入昏迷而開始做惡夢,他們在真實世界的身體則會進入永恒的沉眠直到他們的靈魂被徹底的腐化,在這時候蘇醒的就不再是同樣的一個人了,他們的意志將會被夢魘操縱。最初沒有人知道這個夢魘到底從何而來,又為何會變得如此強大而難以抵抗,導致許多原本生活在夢境裡的生物都受到了污染而變得兇暴。


最近一個更讓人感到害怕的事情是這些夢魘不單只是在夢境裡面肆虐,它也開始對真實世界產生影響。因此許多德魯伊都受到了徵召而進入夢境協助綠龍們對抗夢魘的入侵,只是在他們進入之後卻完全沒有任何來自他們的消息,就連最有名的大德魯伊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在沉睡進入夢境之後也在裡面失聯,眼看一股超越凡人想像的惡勢力已經悄悄的蔓延開了。



哀嚎洞穴的入口

有個叫做 Naralex (納拉雷克斯)的夜精靈是個抱著偉大志向的德魯伊,他帶著信徒們來到 Barrens (貧瘠之地),立下目標要治療這個因為戰爭而荒廢的大地,因此他們在一個叫做 Wailing Caverns (哀嚎洞穴)建立起自己的營地。Naralex 認為這個天然洞穴的地底泉水可以有效的幫助他們治療大自然的任務,不過德魯伊們使用治療大地的力量卻是取用來自夢境的能量,於是當 Naralex 進行沉睡以汲取夢境的能量時就無意間受到了來自夢魘的污染,造成整個洞窟裡的泉水變得污穢而影響了當地的生物,許多動物都被扭曲成可怕又致命的掠食者。Naralex 旁邊大部分的信徒當然也逃不過腐化而變得邪惡,至此這些墮落的德魯伊就是尖牙德魯伊,他們試圖阻止並殺害每一個想要去喚醒 Naralex 的人。


納拉雷克斯的信徒試著喚醒深陷夢魘的首領

但不是所有的信徒都跟著墮落了,有一群還保持著清醒意志的德魯伊們決定挺身對抗這個逐漸蔓延開的夢魘,他們召集許多的冒險者,同時和來自部落的德魯伊們進行合作,終於重新清洗了整個洞窟,並在最後的儀式中强制喚醒被困在夢魘的 Naralex。所幸雖然 Naralex 被夢魘所纏身,但是他的意志卻沒有被扭曲,在 Naralex 醒來之後他感謝來自各方的幫忙,就帶著他的信徒飛向遠方,告訴大家他們在有一天將會回歸以繼續進行治療這塊荒原的任務


另一方面,遠在 Swamp of Sorrows (悲傷沼澤)的一座古老神廟也發生了易變。Temple of Atal'Hakkar (阿塔哈卡神廟)原本是一群瘋狂食人妖用來復活一個名叫 Hakkar (哈卡)的血神的神廟,而這個 Hakkar 則是一個原本在食人妖之間流傳已久的古老之神,其真實身份則被認為是上古之神底下一個嗜血又邪惡的爪牙。因此當綠龍女王 Ysera 發現這群食人妖打算再度把這個遠古的敵人帶入現世時,她把整座神廟打入沼澤水底,並派遣她忠實的手下以及她的摯愛配偶 Eranikus (伊蘭尼庫斯)鎮守這座沉沒的神廟,來確保不會再有其他人進行復活 Hakkar 的儀式。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卻不單純,當 Eranikus 入駐這座神廟之後卻開始陷入了沉睡,而且他會沉睡正是來自夢魘的黑暗力量影響導致,這讓 Eranikus 和他帶領的綠龍都無法再執行 Ysera 賦予的任務,造成那些瘋狂的食人妖得以在綠龍的攻擊下活下來並繼續進行他們瘋狂的計劃。而後隨著冒險者的侵入,Eranikus 沉睡不醒的事實終於被揭露:他的實體是被困在夢境裡但卻老早就被夢魘給腐化,因此在神廟出現的僅僅只是 Eranikus 受到了夢魘影響之後所產生的影子。這個影子很幸運的在被擊敗之後就暫時的恢復意識,在這短暫的清醒時刻,Eranikus 請求冒險者尋找可以解救他的方法,只可惜在諸多線索都走入死胡同的情況下他的求助宣告失敗,而在背後製造夢魘的黑手仍然無從得知。



夢魘之龍雷索

雖然這個線索沒了,但是隨即而來的危機則開啟了另外一條線索。四座可以讓生物帶著身體進入夢境的傳送門被許多從傳送門裡面出現的綠龍占領,而且還各出現一個巨大的綠龍鎮守著,他們分別是 Lethon (雷索)、Emeriss (艾莫莉絲)、Ysondre (伊索德雷),以及 Taerar (泰拉爾)。這四個綠龍原本都是 Ysera 的忠心手下,但是現在全部都喪失了自己的心智,變成帶來夢魘的恐怖怪獸。終於在許多冒險者的努力下,這些夢魘之龍被打倒了,而他們身上帶著的一個詭異物品則替一位失蹤已久的英雄帶來了訊息。半神 Cenarius (塞納留斯)之子 Remulos (雷姆洛斯)在分析這個詭異的夢魘物品之後,成功的透過了它召喚出失聯已久的 Malfurion 影像。儘管能通話的時間並不多,但是 Malfurion 的話語卻道出是誰產生夢魘的重大線索

瑪法里恩:
I fear for the worst, old friend. Within the Dream we fight a new foe, born of an ancient evil. Ysera's noble brood has fallen victim to the old whisperings. It seems as if the Nightmare has broken through the realm to find a new host on Azeroth.
我做了最壞的打算,老朋友。我們正在對抗一個出現在夢境裡的新敵人,一個來自古老邪惡的敵人,許多伊瑟拉的高貴子嗣已經變成古老低語的受害者,看起來就好像夢魘已經突破了自己的領域而在艾澤拉斯這個世界找到新的寄主。

雷姆洛斯:

I sensed as much, Malfurion. Dark days loom ahead.

我感同身受,瑪法里恩。黑暗的日子隱約的逼近了。


古老的邪惡、低語和寄主,這裡著實讓人發現到有許多異常熟悉的感覺。不過只有這些線索還是不足以為證,因為還要有來自接下來發生的事件才可以完全確定夢魘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靠著投影現身的瑪法里恩

夜精靈牧師 Shiromar (希洛瑪)爲了尋找鑄造流沙權杖線索,按照指示來到了 Eranikus 之影所沉睡的神廟,不過就在她進入神廟沒多久時一個熟悉的人影在她眼前出現,這個人正是 Malfurion!但 Malfurion 的神色並不太好而且似乎有急事,而且當 Shiromar 再看清楚時才發現這也只是個投影而非真實本人。Malfurion 從一開口就立刻切入直說,告知 Shiromar 有關發生在夢境的事情,原來在夢境裡面造成夢魘的始作俑者正是上古之神,而 Eranikus 也已被腐化成上古之神的爪牙,就像先前出現的那夢魘四龍那樣。於是真相終於大白,雖然不知道何時又有上古之神逃離了泰坦的封印,也不知道這個上古之神是何時又如何才入侵夢境的,但終於可以確定現在的敵人是誰。

夢之暴君 - 伊蘭尼庫斯

接下來 Shiromar 按照 Malfurion 的指引,除了通知首席月神牧師 Tyrande (泰蘭妲)之外,也和 Remulos 取得聯繫並得知若要拿回綠色的權杖碎片,就必須要把 Eranikus 從夢境中强制拉出,而這件事情剛好可以配上 Eranikus 想要殺死 Malfurion 在真實世界的身體的這個目的來設下陷阱。因為只要先集結好足夠的軍力和戰鬥準備,Shiromar 相信她將足以應付這個被引誘出來、曾經是 Ysera 的配偶,而現在卻變成夢魘的夢之暴君的 Eranikus。為此 Shiromar 同時向部落和聯盟請求協助,許多來自雙方的冒險者在聽到她的請求之後都立刻到場相助。於是在一切的準備都就緒之後,Shiromar 請求 Remulos 進行拉出 Eranikus 真身的儀式,隨後一個巨大無比的綠龍現身在 Moonglade (月光林地)。當 Eranikus 出現之後就,他立刻召喚出許多來自夢魘的怪物襲擊眾英雄們,不過在早已預備好戰鬥的條件下這些來自夢魘的怪物很快就被打敗了,而且夜精靈牧師們也在 Tyrande 的帶領下共同召喚來自月神的祝福,徹底的淨化了被上古之神控制的 Eranikus。解脫的 Eranikus 為了答謝眾英雄解救自己於夢魘的腐化,就把綠色的流沙權杖碎片交給 Shiromar,順便告知大家被困在夢境中的德魯伊和綠龍們,已經在 Ysera 和 Cenarius 以及 Malfurion 領導下團結起來對抗上古之神,因此他必須要再回到夢境裡面協助他的女王。


翡翠龍殿和沉睡的伊瑟拉

事情就這樣告了一段落,我們知道了造成夢魘的元兇,也知道現在夢境裡面的情況有多危急,但是 Azeroth 外在的世界卻一樣有著許多威脅,分身乏術的凡人和其他龍族只能繼續祈禱綠龍和德魯伊們可以獨自抵擋得住。夢境就這般的沉寂好一陣子,直到巫妖王從他的長眠中蘇醒之後,巫妖王為了壯大自己的軍力而侵入了龍族的神殿,打算復活許多遠古的巨龍屍體來當自己的僕人使喚。這樣的舉動當然引起了龍族的注意,也讓 Scourge (天譴軍)和龍族之間的戰爭立刻爆發。於是原本負責守護 Emerald Dragonshrine (翡翠龍殿)的綠龍為了抵抗這個危機而向 Ysera 請求協助,可是來自她的回覆卻是從夢境送出許多巨鳥守護者去攻擊所有除了綠龍族之外任何接近神殿的人。這樣的怪異舉動開始讓人感到擔憂,因為從一開始我們知道 Ysera 的下落時是她正在和夢魘戰鬥著,但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卻發現 Ysera 可能已經被夢魘給深深的影響甚至污染了,導致做出這個不合她個性的命令。


這正是一個即將來臨的風暴徵兆,因為當 Azeroth 的凡人們在對抗巫妖王和他的 Scourge 之際,往往忽略了其他潛在的威脅。我們都知道未來一個最大的危機是來自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造成的大災變,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在多久以後才發生。而事實則是在巫妖王敗亡之後,大災變並不是立即發生的,而是正當凡人終於以為和平有機會降臨之際,來自夢境的夢魘會先帶頭席捲整個世界,上古之神將無遠弗屆的影響每一個住在 Azeroth 的凡人,沒有人擋得住其毀滅性的力量。



杜漢負責處理人類棘手的狗頭人和豺狼人問題

Dughan (杜漢)是個人類王國 Stormwind (暴風)的治安官,他繼承長官在 Goldshire (閃金鎮)的重任以負責處理附近日益壯大的狗頭人和豺狼人的威脅,而他也非常熱衷的執行這個任務。有一日 Dughan 如往常的帶領著他的部隊去掃蕩肆虐礦坑中的狗頭人,卻發現今日這些狗頭人有許多不同以往的異象。礦坑彌漫著一股綠色的光芒而讓 Dughan 感到詭異,於是當他再繼續往前調查之際,一群狗頭人衝了出來並且大喊:

You no take candle!

不要搶走我的蠟燭!

杜漢:

I - don't - want - your damn candle!

我 - 根本 - 不想要 - 你那該死的蠟燭!


接著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戰鬥,Dughan 和他的士兵很輕鬆的料理這些小怪物,然而隨著他們的推進事情卻越來越讓人摸不著頭腦。許多的狗頭人屍體爬了起來繼續戰鬥,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死靈法師在搞鬼,漸漸的 Dughan 的士兵都倒下,他知道他要守護的 Goldshire 就要陷落了,接著 Dughan 就被數不清的狗頭人給包圍住,死的活的都是,而他最後聽見的聲音是他自己的凄厲尖叫聲。


不過儘管他喊的再大聲,還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聽得見。因為 Dughan 實際上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覺,他的身體不斷的翻覆不寧,嘴巴持續的發出呻吟和求救的話語,儘管太陽已經照進整座小鎮,他的眉頭還是深鎖而未張開。沒有人可以叫醒他,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他正在做惡夢,因為所有 Goldshire 的人都陷入沉睡,而且也全部都被自己的夢魘所困,無人能逃得過。



陷入死寂的奧伯丁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另一座大陸上,Auberdine (奧伯丁)是個夜精靈的城鎮,只是當地所有的居民也逃不過這個命運而陷入沉睡而叫不醒。Tyrande 帶著德魯伊鬥士 Broll (布洛)前往調查時,發現有股古怪的迷霧籠罩住整座城鎮,而且所有陷入沉睡的人不是單單這是睡著,他們每一個都在做惡夢而不斷的發出哀號或是呻吟的聲音。因此 Tyrande 判斷這些異象一定和目前仍在夢境裡的 Malfurion 有關,就在此時 Broll 突然發現附近有個正在移動的影子,看起來似乎是個人類法師,因此 Tyrande 和 Broll 認定這個人可能正是把夢魘帶來 Auberdine 的傢伙而追了過去,然而這個人類法師的影子就在迷霧後面消失了。追丟線索的 Tyrande 和 Broll 感覺到很灰心,苦無辦法的兩人只能夠回去城鎮繼續調查是否還有其他可疑的蹤跡。不過當他們回來時卻發現居民的樣子不太對,這些居民的皮膚變成野獸的毛皮,頭上長了尖銳的角,腳也都變成了蹄的形狀,所有人都變成薩特了!Tyrande 感到恐懼了,因為她最怕的事情就出現在她的眼前:

No... it cannot be them! No satyrs... please... no satyrs...

不!這不可能的
他們不會變成薩特的拜托不要變成薩特

Tyrande 恐懼自己的族人受到惡魔的蠱惑而墮落成薩特,而她的恐懼就幻化為事實出現在她眼前,就這樣在 Tyrande 和 Broll 兩個人的尖叫聲下他們被圍繞的薩特攻擊了。不過這些都是來自夢魘的影響,因為Tyrande 和 Broll 兩個人老早在先前調查的行動中就不知覺得陷入沉睡,但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有人看見了,那個先前他們發現的人類法師出現在這兩人昏睡的身體旁,並試圖喚醒這兩個剛做惡夢的夜精靈



茉艾拉公主是麥格尼最心愛的女兒

故事再回到東部王國,偌大的矮人城 Ironforge (鐵爐堡)也發生了怪異的現象。矮人王 Magni (麥格尼)是個溫和的統治者,而且儘管因為國事而不能抽身,但是 Magni 對他的家人的關心卻不會因為時間和距離而減少,即使他所關心的人在仇敵的手中。矮人的兩個部族 Bronzebeard Clan (銅鬚部族)和 Dark Iron Clan (黑鐵部族)之間的仇恨已經延燒了好幾個世紀,現在這兩族之間更因為皇家之間的愛恨情仇結下大樑子,因為 Magni 一直念念不忘著被仇敵帶走的女兒 Moira (茉艾拉)。他為了救回自己的女兒,Magni 派出軍隊殺入仇敵的大本營 Blackrock Depth (黑石深淵),可是部下回報的結果卻是雖然他們已經殺死黑鐵矮人的皇帝 Dagran (達格蘭),但他的女兒卻執意不肯回國,Moira 認為她是真心的深愛著 Dagran。然後最讓 Magni 感到恐懼的還是 Moira 居然懷了 Dagran 的兒子,這意味著他的孫子體內是流著仇敵的血脈,而這樣子的人要如何繼承自己的皇位?他的部下們又要如何才會信服呢?Magni 不止一次的後悔自己沒能夠親手拯救自己的女兒,他渴望回溯過去以便可以親手拯救 Moira,於是他的思念在夢中成真了。


黑鐵矮人皇帝達格蘭

Magni 帶著大批的軍隊攻入黑鐵矮人的皇宮,並且親手擊殺了黑鐵矮人的皇帝 Dagran,但是當他進入 Moira 的房間時卻有更震懾的事實等著他。Moira 公主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殺死她的愛人時非常的憤怒,還拿出了預藏的小刀從背後刺入 Magni 的身體。Magni 被自己女兒偷襲之後雖然受了重傷但是沒死,他虛弱的說 Dagran 一定是對 Moira 施了魅惑法術才會讓她對自己的父親反目成仇,可是他的女兒卻反駁 Magni 施展在她身上唯一的法術就是”。接下來更讓 Magni 驚訝的是這時另一個黑鐵矮人衝入房間並試圖保護 Moira,然後原本屬於自己的部下卻都聽命於這個黑鐵矮人,稱呼他為未來的國王。終於 Magni 發現了事實,原來事情是這樣子的:Moira 老早就和黑鐵矮人的皇帝 Dagran 相戀數十年,並且生下了一個孩子取名為 Fenran (芬蘭),這對異國情侶秘密的藏著這個孩子並讓他在黑鐵矮人的國度長大,直到最近發生所謂的綁架公主事件 - 實際上卻不是綁架而是銅鬚公主 Moira 的私奔。於是問題來了,難道現在 Moira 懷的是第二胎?Fenran 的弟弟?


茉艾拉懷著拉格納羅斯之子

Magni 這時只見到 Moira 親密的靠著自己的兒子,並露出嫵媚的表情說出她現在懷的是 Fenran 的混血弟弟。

茉艾拉:

This isn't Dagran's... I've been granted an even greater glory. Fenran will help me watch over the throne until our GREAT LORD's child is ready for it, which won't be long.
這個孩子不是達格蘭的,我被賞賜一個比這個還更加崇高的榮耀。芬蘭會幫我監控好王位直到我們那偉大的領主之子降臨,而這不會花很多時間的。

麥格尼:
Moira! You c-can't be serious! 'Tis too monstrous! It c-can't be that fiend's spawn!

茉艾拉!你不是在認真的吧!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這不
不可能會是那個怪物的子嗣!

茉艾拉:
Oh yes, father. The Baby's father is Ragnaros. And through his son, Ragnaros will cleanse all Azeroth, starting with our people! You always spoke of the need of keeping our blood pure, no matter what! Now I finally understand and can make it happen. After all, there's nothing purer than fire, not even bronzebeard dwarves!
喔,我是認真的,父親。這個孩子的父親就是拉格納羅斯。而透過他的兒子,拉格納羅斯將會清洗整個艾澤拉斯,就從我們的族人開始!你總是說不論如何我們必須保持我們的血脈純凈,而現在我終於了解並可以實現這個願望,終究這個世界沒有比火焰更加純淨的事物,就連銅鬚矮人都比不上!

說完之後 Moira 身上冒出大量的火焰,烈火席捲並吞噬了 Magni。



塔蕾莎是大酋長索爾最珍惜的人

不過 Magni 不是只有一個人獨自承受這種悲痛,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也被迫面對心中揮之不去的過去。相信大家都知道 Thrall 和 Jaina (珍娜)之間的八卦戀情,而雖然官方否定了這個傳言,但是這兩人彼此交好的友情也是眾所目睹。那他們兩人心中的真正想法呢?Thrall 經常性的對 Jaina 說她的笑容總是使他自己想起以前那個經常照顧 Thrall、把他當弟弟對待的溫柔少女 Taretha (塔蕾莎)。這正是一個投射的作用,在 Thrall 的心中他仍把 Taretha 視為人生最珍惜的人,就算在夢中也一樣。


那天晚上,Thrall 已經集結好他的軍隊,準備對控制獸人集中營的 Durnholde (敦霍爾德)要塞進行最後的攻擊,因為只要打下了這座城就等同擊垮聯盟奴役獸人的最後力量。而統治這座城池,同時也是 Thrall 的前主人 Aedelas (艾德拉斯)卻爲了反擊而對他做了一件殘忍的事情:Aedelas 在 Thrall 對他進行談判時把他先前殘酷殺害的 Taretha 的頭顱在眾人面前丟到 Thrall 的面前,然後大聲的嘲笑這位年輕獸人的天真。看到這個可怕情景的 Thrall 幾乎整個人崩潰,但是更讓他懼怕的是這個人頭竟然說話了。Taretha 那個沒有身體的臉開始責備 Thrall 的失敗,指責他連自己心愛的人都救不了,根本沒資格當一個大酋長。此時 Thrall 的淚水流了下來而視線也變得模糊,突然間時間又回溯到還未攻城的階段,這次他下定決心決定不跟 Aedelas 進行談判而要直接打下這座城,因為這樣就可以在 Tarethas 被殺死之前救出她了。

控制獸人集中營的中樞是敦霍爾德要塞

Thrall 的計劃進行的很順利,獸人軍隊毫無任何阻礙的攻下了 Durnholde,但是當 Thrall 闖入最後的大廳之際,卻看到 Aedelas 好整以暇的在喝酒吃肉,他恣意的嘲笑 Thrall 的愚蠢和魯莽,接著打開旁邊一個蓋著鍋蓋的盤子以讓 Tarethas 的人頭滾出來。Taretha 那空洞的眼神看著 Thrall,嘴巴又像之前一樣的開口說話,無情的責備 Thrall 的失敗和沒用。幾近崩潰邊緣的 Thrall 流著淚大聲怒吼並衝向 Aedelas,但是當他要揮下手中的武器時整個場景又再度扭曲,時間好似又回到了更早之前,這是原本預定攻打 Durnholde 的前一天。看來時間還早,而這次 Thrall 決定不再失敗,他要在晚上就進行突襲,由自己親自帶一小部隊潛入城池內直接瓦解守軍的核心。

塔蕾莎之死的夢魘纏繞著大酋長索爾

計劃又一次如 Thrall 盤算的那樣順利,他像刺客暗殺那般完全不手下留情的從背後一刀一刀解決所有通往大廳的守衛,強硬的突襲終於讓他趕到了 Aedelas 的房間門口。房門打開之後 Thrall 看見 Taretha 也在裡頭,而且她還活著!興奮的 Thrall 立刻要 Taretha 躲到他的背後,以讓他好好對付前面這個狡詐的敵人。戰鬥不由分說的開打,但是過度緊張的 Thrall 卻意外的沒閃開 Aedelas 丟來的熱蠟燭,導致蠟燭的熱油潑到眼睛而使他一度看不見景象,抓狂的 Thrall 舉起斧頭朝著 Aedelas 發出聲音的位置用力斬下,他感覺他砍中對方了!但是當 Thrall 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他從未想過的可怕場景。他明明攻擊的是 Aedelas 的位置,但是倒在地上的卻是 Taretha,而且她的頭顱也已經和身體分離,不斷流出的鮮血濺滿了 Thrall 的雙手和武器,這時 Taretha 的嘴巴居然再度開口責備 Thrall。

索爾:
I caught him hard! I've saved you this time! I've finally succeeded...!?
N-No... Not again...

我緊緊地抓住艾德拉斯了,這一次我已經救了你了!我終於成功了!?
不 - 不!別再一次


塔蕾莎:
You've failed me again, Thrall. You'll always fail... This is your fault... It's all your fault... You are no leader... You never will be...
你又失敗了,索爾。你總是失敗,這是你的錯,這都是你的錯,你根本不配當領導人,你永遠也不會是領導人。

索爾:
Lost you... Lost everything... No leader... No liberator... All Lost...

我失去了你,我失去了一切,我不配做個領導者,我也不是解放者,一切都失去了


Taretha 的人頭群浮現在半空中開始低語,像是鬼火那般的圍繞著悲痛萬分的大酋長,被惡夢纏身的 Thrall 跪倒在地再也無法起身。


這時候可能只有一樣同樣失去摯愛的大法師 Jaina 能夠了解這種感受,因為她曾經是那麼的愛著 Arthas (阿薩斯)王子,卻在最後無力的看著他走上不歸路,成為整個 Azeroth 世界最邪惡的敵人之一:巫妖王。Jaina 也很後悔如果自己當時有強硬阻止 Arthas,或是從頭陪伴 Arthas 來防止他墮落,或許就可以扭曲這個事實。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也不能再回頭,Jaina 只能在夢中不斷的悲嘆這個難以揮去的記憶。於是時間在夢中回溯到他們爭辯是否屠城的哪一天,而這次 Jaina 決定不再袖手旁觀,既然她心愛的男人執意進行屠城,那她就照著他的想法陪伴在他身邊。


屠城

屠城的經過讓 Jaina 不斷的發抖,雖然一開始他們面對的都是已經轉變成僵屍的市民而讓她稍微的心安,但是好幾次的錯發法術造成一些未受感染而正在逃命的無辜百姓死亡的景象,著實讓 Jaina 深切的自責自己的錯誤。而且最糟糕的是即使最後他們對上了造成這次瘟疫的 Mal'ganis (瑪爾加尼斯),這個惡魔還是成功的逃跑了,這個惡魔臨走前放的話又讓 Arthas 決心遠征 Northrend (北裂境),無奈的 Jaina 也只能跟隨著 Arthas 北伐。接下來一樣如原本那樣的發展,他們在這塊凍土遇上了矮人 Muradin (穆拉丁)和他的冒險隊,隨著 Muradin 提到符文劍 Frostmourne (霜之哀傷)的線索,Arthas 還是如上次那樣決定去尋找這把傳說中的武器。心中焦急的 Jaina 不知該如何是好,因為她發現就算她前來陪伴 Arthas 北伐,這個王子仍舊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命中註定的陷阱。

藏著符文魔劍霜之哀傷的洞窟

就在他們的到達藏有這把符文劍的洞窟之際,恐懼魔王 Mal'ganis 帶著大量的不死生物出現,並且襲擊了他們三人。Arthas 一看到仇敵出現就立刻衝鋒上去,就立刻被一大群食屍鬼抓住而動彈不得,而 Muradin 在見到 Arthas 出現危機也立刻跑向敵人來試圖救出 Arthas,就在這時 Muradin 腳底下的冰層卻突然裂開而導致他站立不穩滑落下去,等待在冰層底下的則是更多的不死生物準備要分食從上面落下來的食物。這樣的場景讓 Jaina 被迫面對恐怖的二選一:一邊是她心愛的男人 Arthas,因為自己的魯莽衝鋒而被敵人抓住;另外一邊則是她的戰友 Muradin,這個矮人是為了救 Arthas 才會讓自己陷入危機。


在有限的緊急時刻下她也只能夠拯救一個人,心中掙扎萬分的 Jaina 終於還是選擇了 Arthas,她知道自己來到這麼遠的地方就是爲了避免他的墮落,因此如果在這一刻放棄 Arthas 那一切努力都沒有意義。於是 Jaina 施展了魔法一口氣解決所有抓住 Arthas 的敵人們,而 Muradin 也在同個時間落入深淵。掙脫困境的 Arthas 就立刻和 Jaina 兩人聯手對付 Mal'ganis,有了先前被他逃跑的經驗,這次他們兩人封鎖住這惡魔逃跑路徑而合作擊倒了 Mal'ganis。Jaina 終於在這時放下心中的大石,因為她認為既然自己已經幫助 Arthas 打倒了敵人,Arthas 也沒有必要再去拔起符文劍,他也不會變成邪惡的巫妖王。然而 Arthas 接下來的行動卻在 Jaina 的意料之外。


恐懼魔王瑪爾加尼斯

Arthas 說就算打敗了 Mal'ganis,他還是需要更大的力量才可以保護他的人民,因為誰知道 Mal'ganis 口中的那個神秘主人又是何等的怪物?無奈又阻止不了 Arthas 的 Jaina 只好陪著他進入洞窟。這次靠著 Jaina 的防禦魔法,取出符文劍時會產生的爆破碎冰全部被她用魔法襠下,只是在 Arthas 來得及拿起之前,Mal'ganis 又再度出現了。原來這個狡猾的惡魔先前只是詐死,這次他從背後偷襲造成 Arthas 被惡魔緊緊地抱住而脫困不了。就在這個危及的時刻,Jaina 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既可以殺死這個惡魔,而且同樣可以拯救她心愛的男人,更可以避免他墮落在黑暗之道。因為答案就是讓自己來代替 Arthas 取得魔劍 Frostmourne。

巫妖女王珍娜

於是 Jaina 拔起藏有巫妖王力量的魔劍,一刀斬下惡魔的頭顱,就在此時黑暗的力量籠罩著 Jaina 全身,她原本紫羅蘭色的法袍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黑色並鑲嵌有許多骷髏圖樣的盔甲。Jaina 成功的拯救了她的摯愛於墮落的淵藪,讓 Arthas 得以獲得來自聖光的救贖,因此再也沒有巫妖王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更加可怕的巫妖女王的誕生,結合了強大奧術魔法和死亡騎士力量的邪惡即將降臨世界!

阿薩斯:
Jaina! Jaina! What Happened? ! What -
珍娜!珍娜!發生了甚麼事?!發生 - ?


珍娜:
Have no fear, dearest. You're safe. I did what had to be done to keep you from a terrible mistake. And now, I can make the world right for us... for everyone! And you, my love, will have a special place, as first among my subjects. And first among my undead...
別害怕,親愛的。你已經沒事了,我在緊急時刻做了一件必要之惡來避免你犯下那可怕的錯誤,而現在我能把世界變的更加適合我們的適合每一個人的!我所愛的你會在這個世界有個特別地位,那就是成為我第一個支配的對象,也是屬於我的第一個不死僕人。

巫妖女王 Jaina 手持符文劍,對著她心愛的男人露出了微笑。而真正的 Jaina 則因為自己在夢中幻化成最可怕的敵人而不斷的哀號,渴望從這個枷鎖脫困。


沒有人可以擺脫來自夢魘的糾纏,所有人、所有英雄都陷入沉睡而再起不能,來自夢境的可怕夢魘已經正式的入侵真實世界,一座座的城市在白日中仍然保持如夜晚那樣的死寂。整個世界的唯一希望就在一個夜精靈身上:大德魯伊 Malfurion Stormrage。


那你最害怕的夢魘又是什麼呢?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51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