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n Earthfury 穆倫·地怒



Muln Earthfury(穆倫·地怒)儘管不是法力最強大的薩滿,卻依舊是當今最偉大的薩滿之一,他是薩滿組織 The Earthen Ring(陶土議會)的首領,整個議會在他的帶領下蓬勃發展,從原本僅僅只是個 Azeroth(艾澤拉斯)世界的牛人薩滿組織變成跨越部落和聯盟的大型中立組織。部落的一些獸人食人妖薩滿在第三次大戰之後就加入了議會;接著在黑暗之門開啟之後,議會甚至與聯盟德萊尼和破碎者的薩滿接上線,一些瑪格哈獸人薩滿也加入一起為 Outland(外域)的元素和諧努力;甚至蠻錘矮人的一些薩滿們也在世界需要他們力量的時候加入了議會。議會能夠成長到擔下守護世界責任這件事情 Muln 真的功不可沒,但是他並不是一路走來順順利利,其實在大災變逼近的時刻時整個議會面臨一個重大的抉擇,而若沒有 Muln 堅定的心與領導能力,恐怕在浩劫與重生中我們再也看不到整個議會的影子了。


Muln 出生在一個牛人薩滿的世家,他的祖先一直是牛人社會的薩滿導師與靈魂精神領袖,因此這個血脈傳到了 Muln 身上之後也不例外,他很快的就成為了族內的薩滿導師,並且在議會中快速的展現自己的才能而爬上高位,當上議會的領導人。Muln 從小就接受了正統的薩滿教義訓練,因此他認為維護大自然的元素之力和諧是自己的責任,一個薩滿必須要用心虔誠的祈禱元素來借得力量,而不是使用自己的魔法強迫元素給予更多的力量。Muln 沒有固定的居所,他經常在廣闊的大地上遊蕩,傾聽大自然與元素的聲音來消弭元素的紛爭與怒氣。時間就這樣流轉到第三次大戰之後,那時牛人們的部族在大族長 Cairne(凱恩)的帶領下正式加入部落,而同樣有自己薩滿教義的獸人食人妖也在 Muln 的允許下成為了議會的一份子。


穆倫是以圖騰柱為武器的高階薩滿長老

有一天 Muln 在 Mulgore(莫高雷)的草原上聽到了風的聲音,這是一個預示、一個預言,元素之靈告訴 Muln 他必須按照指示去收一位特定的年輕薩滿作為徒弟,並且將自己所學的一切教導給她,如此 Muln 也會在未來的某天從這位年輕的薩滿身上學到同等價值的事物,而那位元素之靈指定的徒弟人選是個獸人少女 Kettara Bloodthirst(凱塔拉·嗜血)。Kettara 是一位剛掌握薩滿能力的獸人,而且自從當上了薩滿之後她就一直以加入議會作為自己的夢想,想不到這時高階長老親自找上她,讓 Kettara 感到既榮耀又興奮,她馬上答應了 Muln 的收徒請求,誠摯的拜師努力學習。畢竟雖然 Kettara 已經加入了議會,但她的資歷和能力都太淺了,只能以一位學徒的身份見習,到成為全職議會成員的身份還有一段路要走。


收徒


凱塔拉是專精於雙持武器戰鬥薩滿學徒

時光匆匆的過了五年,此時天譴軍之戰已經結束了,可怕的夢魘之戰也成為過往的記憶,理論上和平已經降臨世界才對,可是所有的薩滿們都發現元素之靈逐漸不再理會他們的祈求與禱告,儘管他們現在還是可以使用元素之力,可是力量卻不斷的消退,他們感受到元素們變得混亂而且困惑,而且世界各地到處發生天災,其頻率之高讓人不得不懷疑和元素反常的表現有關。因此 Muln 召集了議會的長老群來商討這個困境,長老群中有的人認為元素們一定是發生了嚴重的大事才會出現這樣的反應,也有人認為這只是一個週期和特例,他們只需要更加虔誠的指引和安撫元素就可以解決事情,就在眾人爭論不休的時候另一位長老終於到了,是獸人們年資最高、最受崇敬的 Drek'Thar(德雷克塔爾)。


Drek'Thar 是現任部落大酋長 Thrall(索爾)的師父,更是把薩滿信仰重新帶回獸人社會的大功臣,因此他在整個議會的長老中也是最受人尊敬的一位。Muln 原本以為 Drek'Thar 會有重要或是有用的資訊,卻想不到這位老薩滿一到之後就像是發瘋似的胡言亂語,一下喊著有暗影的威脅要到了、一下又亂扯別人的鬍子然後說火焰會像惡魔獸人那樣吞噬其他人,接著又指著其他人什麼都不瞭解、必須去問他的霜伴侶來得到真相,問題是 Drek'Thar 的早已經死了,他現在根本就像是個瘋老頭一樣不可理喻。這時旁邊服侍 Drek'Thar 的人趕緊把這位失控的老人帶走,並且立刻道歉解釋說這位長者現在的精神很不穩定,經常處在發作的邊緣,他來參加這場集會本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可是以現在 Drek'Thar 的狀況來看恐怕沒辦法了。


正當衆人苦惱之際,一群半人馬盜匪出手掠奪了附近的一個牛人村莊、還放火焚村,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議會的耳裡,於是 Muln 立刻帶著長老們前往救援。所有在場的薩滿都呼喚元素的力量來控制火勢和攻擊入侵的半人馬,起初一開始也非常的順利,想不到元素們越來越不受控制,突然間所有的薩滿們包含 Muln 都失去了元素魔法的力量,焚村的大火完全失控,而他們只能用一般的武器來和半人馬近身搏鬥,完全無法施展任何法術。這時一個人出現解決了整個危機,從戰鬥的表現方式來看似乎也是個薩滿,不一樣的是他卻可以行雲流水的使用元素魔法,絲毫不受元素混亂的現象所影響,很快的火勢被撲滅、半人馬也被擊敗了。



充滿不尋常元素之力的修托

這個神秘人士脫下斗篷之後居然也是個牛人,但是他的身體構造卻和普通牛人不太一樣,他的眼睛是火焰構成、角是冰柱結成、雙手卻如同岩石堅硬粗糙、全身還發出強力的旋風氣息,這位奇特的牛人名叫 Shotoa(修托),是一位在過去曾經活躍的傳奇薩滿。Muln 想起了祖先傳下來的那段有關 Shotoa 的故事:大約在200多年前有一位天賦異稟的牛人薩滿名叫 Shotoa,他從小就與周遭的元素締結堅韌的靈魂連結,是當時整個議會最具有潛力也最被看好的新秀,可是卻在當代的一陣天災地動中死去,當時 Shotoa 渴望拯救自己的徒弟和族人的性命,卻因為無法控制住過量的元素之力導致他的愛徒連同自己落入大地崩裂開來的深淵中,從此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當然這只是 Muln 的祖先傳下來的故事,畢竟沒有人會認為 Shotoa 可以在那樣的情況下活下來,不過實際上 Shotoa 確實是活了下來,而且他已經超脫了原本的肉體,因為落到了地底深處之後反而讓他有機會可以和元素進行更進一步的溝通與接觸,於是 Shotoa 吸收了四大元素的精華,他的身體在沉睡的同時受到了元素精華影響而發生變化,他的心智則是和元素們同化、學習到其他所有人都學不到的知識與力量。於是過了200多年之後因為元素之間發生了嚴重的異變,Shotoa 便從長眠中蘇醒,他知道他有必要以這股新力量與知識來導正整個世界的亂像。Shotoa 告訴議會的長老們元素就像是毫不節制、暴躁易怒的小孩子一般,因此是薩滿們要自己親自指引和引導元素,用力量要求元素按照薩滿的意志走向正確的道路,而不是一味卑躬屈膝的懇求,畢竟如果元素們絲毫不加理會,更甚者開始到處肆虐破壞危害平民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那麼薩滿還能夠有什麼用呢?


這一點讓 Muln 非常的沒辦法認同,他指出在傳統的薩滿教義中元素一直都是人們的朋友、是盟軍,這是一個流傳千百年的傳統,而且也一直有效的帶領人民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如果他們只因為現在的一個挫折就拋棄了這古老的文化傳承,那麼他們就再也不是薩滿了。此時 Shotoa 馬上提出一個展現自己這股新力量的例子給眾人看,目標是平息一個正在草原上到處破壞的龍捲風,Muln 也回應了這個挑戰,他立刻虔誠的祈求元素借給他力量,召喚出風元素來試圖安撫龍捲風,卻想不到製造出龍捲風的風之靈魂完全不理會 Muln,反而把被召喚前來的風元素全部吞噬變成破壞力更強的大型龍捲風;Shotoa 知道 Muln 的情況不對就馬上施法強硬壓制住龍捲風,然後直接將整個旋風吸收到自己的身體內,平息了這場災難。



穆倫召喚元素試圖平息肆虐的龍捲風

在場的眾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很顯然的大家的信仰都受到了動搖,在這個非常時刻祖先傳下來的這一套完全沒用,而這個 Shotoa 口中的新力量是多麼的充滿未來性、多麼的充滿誘惑。終於有人發聲了,一個食人妖長老開口認為大家應該要在困境中求變,如果繼續食古不化真的只會走向毀滅,因此他願意支持 Shotoa 來學習這套新的方法,有個人站出來之後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口認為過去的那套方式固然重要而且有價值,但如果想要繼續當個保護人民、維護世界元素和諧的薩滿就不能再被自己的過去給奴役,終於一大半的人走到 Shotoa 的身後,表明願意跟著他一起學習;當然也有一些人認為就如同 Muln 所說的,身為薩滿就不該被短暫的變動影響到偏離正道,他們願意繼續跟隨 Muln 來維護傳統的薩滿之道。於是整個議會就此分裂成兩派,曾經是兄弟姐妹並稱的夥伴也走向分道揚鑣之路。


Muln 的徒弟 Kettara 毫無疑問也被這件事情困惑許久,她是一直深信自己的師父的教導是正確的,然而在不久前她卻看到師父在平息龍捲風時確確實實的失敗了,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作抉擇,便開口跟師父討論自己面對的疑惑,而 Muln 是這樣回答的。

穆倫:
I understand the temptation to believe in Shotoa. He is charismatic and powerful. Once, perhaps, he was wise. But we shaman do not force the elements to do our bidding. We tend to them as a farmer tends his crops. In turn they sustain us. The elements are the building blocks of the world around us. Forcing our will on them disturbs the balance between them. By working with the elements to find the right path, we keep their chaotic natures at bay. A shaman takes a larger view of the world. It is not our place to trouble over the trivial problems and desires of day-to-day living. We must see the larger tapestry, not the individual treads that give it shape and form.
我瞭解去相信修托是很誘人的一件事情,他具有魅力而且很厲害,或許他曾經還很睿智。但是我們薩滿們從來不強迫元素服從我們的命令,我們是如同農夫照顧他的作物般來照料這些元素們,而元素們將力量借給我們作為回報,元素就像是我們周遭世界的基石,因此把我們的意志強制施加到元素會擾亂他們之間的平衡。我們必須和元素一起合作來尋找正確的路,這樣子我們就能夠將他們混亂的天性保持在不傷害到他人上,身為一個薩滿就要用更宏觀的視野來看這個世界,為日常生活的瑣事和慾望而煩惱並不是我們該做的事,就如同看待一件掛毯時我們該專注在整件物品的大方向上而不是毯子中每一條織成其形狀的線。

凱塔拉:
But why? Just because that's the way things have been before doesn't mean they can't change.

但是為什麼呢?就只因為過去是這樣做並不代表這些事情是不能改變的。

穆倫:
This isn't the first time someone has toyed with forcing the elements. Long ago, a tauren tried to bend earth and water to her will. She attempted to raise an island where tauren would be safe from the rampaging centaur. She ended up flooding the plains and killing off hundreds of kodo along with the tauren who needed the beasts to survive. And the Redridge Mountains of the Eastern Kingdom were shattered when a foolish dwarf thought to bend the elements to his will and loosed the fire lord Ragnaros upon the world. The old ways became traditions for a reason, Kettara. They were at the core of orc society until your people decided to embrace change. And what did they get as a result? Demonic corruption, internment camps and the great lethargy.
這並不是第一次有人試圖要強制控制元素了,很久以前有個牛人想要驅使地與水元素來服從她的意志,她試圖要在水中升起一座島嶼來讓牛人們可以安全的在島上生活,免除半人馬肆虐的威脅,結果她卻搞成製造出一個洪水淹沒了平原,害死了成百的科多獸和靠著這些野獸過活的牛人們;而在東部王國大陸也曾因為一個愚蠢的矮人試圖要元素屈服他的意志,卻意外的讓火元素拉格納羅斯重現在世界上,整座赤脊山脈也因此而崩裂了。古老的教導方式成為傳統是一定有原因的,凱塔拉,就像獸人們的社會中心也一直有著一樣的教義,直到你的人民決定改變。而他們得到的結果是什麼?是惡魔的腐化,是被監禁在集中營,是巨大的血性衰退。

凱塔拉:
Don't you see that there's more to it than that?! When you sand I first met, I would have done anything to join the Earthen Ring. I'm not a neophyte anymore! You say the orcs embracing change led to their downfall, but it also brought them to Kalimdor where they saved the tauren from extinction! Your entire life you've never had reason to question your training! You've never been tested the way the orcs were! Believe me when I tell you that I love you, Muln. You've been as much a father as a mentor. But the time has come for me to be tested. To find my own path as both an orc and a shaman. I'm going to follow Shotoa and learn what I can from him. Only time will tell if it's for better or worse.

難道你看不到改變不是只有變壞的下場嗎?當我和你第一次相會時,我是真的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加入陶土議會的,但我現在已經不是個新手了!你說獸人因為擁抱改變而導致舊部落的敗亡,但這個改變也讓獸人們在後來到達了卡林多大陸,然後在這裡拯救牛人於走向滅族!你活到現在根本就從沒有質問自己所學到的知識!你從未像獸人遭受面對改變抉擇的考驗!但是請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愛你,穆倫,對我來說你是個導師也是個父親,只是輪到我受考驗的時刻已經到了,我必須自己尋找一個同時身為一個獸人和一個薩滿的正確道路,我要去跟隨修托來學習我所能學到的事物,而時間會證明我的選擇是好的還是壞的。

穆倫:

Do what you must. I will not block the path in your journey of understanding. Luck be with you, my child.

做你必須做的,我不會擋在你求知學習之旅的道路上,祝你一切好運,我的孩子。


分道揚鑣的師徒

在這幾年下來 Muln 已經和 Kettara 發展出如同父女般的感情,卻因為自己點到了獸人一族過去的痛和黑暗面而造成兩人之間的爭執,看著女兒就這樣離去讓 Muln 心中感到傷痛,但是他深知 Kettara 是他親手教出來的,他知道這個女孩終有一天會學到真正的道理而回頭。讓 Muln 最擔心的反而是 Shotoa 引起的議會派系分裂,他知道如果不趕緊解決現在的困境,恐怕 Shotoa 會將整個議會的傳統正當性毀滅殆盡,因此必須聯絡其他未到場的長老薩滿,其中最重要的兩位是部落大酋長 Thrall 以及教導德萊尼一族薩滿教義的 Nobundo(諾柏多),告訴他們這件嚴重的訊息以尋求協助,因此他派一位支持傳統方式的女德萊尼長老薩滿 Krelna(奎爾娜)去通知 Nobundo,而 Muln 自己則是要親自去拜訪大酋長 Thrall。


穆倫拜訪大酋長索爾

Thrall 一聽到 Muln 有重要事情要討論馬上就接見他,不過在聽完之後 Muln 卻沒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事實上 Thrall 也知道自己身為薩滿的力量在不斷的變弱中,再加上部落現在內部的政治衝突與天災造成的民生問題,他已經忙得焦頭爛額,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Thrall 告訴 Muln 他起初是非常的贊同傳統的薩滿之道,因為這是讓他能夠解放自己族人、重建部落的重要根基,問題是現在遇到這樣的重大變革之際,Thrall 自己也在懷疑他的信仰是否需要為了世界的改變而跟著變動,因此大酋長已經決定不管改變與否他都會接受,而決定改變的關鍵就在議會的首領 Muln 身上,最後 Thrall 要 Muln 記住傳統之道並不是唯一的道路,跟隨靈魂的指引是他們現在都必須要做的。離開之際 Muln 決定再去拜訪一次年老的 Drek'Thar,想不到這位老薩滿依舊對他瘋瘋癲癲的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先說 Muln 的選擇不是讓議會成為整個世界的救贖之光就是讓世界毀滅,接著又要他小心別被火焰吞噬,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


德雷克塔爾的瘋言瘋語

感到極度氣餒的 Muln 回到了 Mulgore 去和支持自己一派的其他議會成員會面之後,Krelna 立刻回報發生嚴重的事情了,現在 Shotoa 已經帶領大半的議會成員離去,承諾要在一個秘密之處教導他們控制和操縱元素的力量,這意味著如果 Shotoa 達到了他的目的,那麼整個議會蒙受的損失將會無法彌補。為此 Muln 再度用心的與元素之靈溝通尋求指點,而且是跪下來磕頭請求的那樣誠摯,終於這一次四大元素之靈都回應了,甚至連平常最難與其溝通的生命之靈也現身。原來元素們並不是故意要遺棄薩滿們,而是大部份的元素之靈都因為一個可怕的威脅而害怕、驚慌,因此薩滿們的祈求和禱告才會得不到回應。然而依舊有一部份的極少數元素之靈願意傾聽真心懇求的薩滿,願意將自己的力量借給他們使用,因此 Muln 堅持的傳統之道並沒有錯,錯的是因為挫折就對自己的信仰失去信心的其他人。


此時生命之靈立刻展現一個影像給 Muln 看,這是有關 Shotoa 不為人知的真相:整個故事必須追溯到黑暗之門開啟前230年的一場戰爭,那是造成矮人 Khaz Modan(卡茲莫丹)王國分裂的內戰,當戰爭要結束之際火元素王 Ragnaros 被召喚到現世,或是說表面看起來是如此,實際上則是一道巨大的空間裂隙在地底打開,這是通往火元素位面的空間裂隙。因為不穩定的空間裂隙造成大地的裂變,在東部王國是整座山脈北撕裂形成一系列的火山平原與峽谷,而其空間的裂隙甚至跨越海洋撼動 Kalimdor 大陸的中部地區,造成在 Mulgore 地區的草原發生巨大的地震,而 Shotoa 就是在當時試圖強硬用自己的力量逼迫地元素屈服自己的意志來保護人民、保護自己的徒弟,卻力量失控而製造出更大的裂隙導致自己落入地底深淵。


三錘之戰


通往火元素位面的空間裂隙造成莫高雷大地震

在地底深淵等待 Shotoa 的是跟著空間裂隙被召喚出來的火元素,這些從元素位面逃出來的是極度混亂的、是屬於 Ragnaros 的手下,Shotoa 被它們吞噬身體也被火元素之靈給侵佔,成為了一個外表長相如同牛人、繼承 Shotoa 記憶的火元素,不過後來因為這個裂隙被其他薩滿封閉因此 Shotoa 就一直被封印在地底,直到一個古老、被禁錮的聲音重新喚醒了靈魂已經成為火元素的 Shotoa。這個古老的聲音賜給他更多黑暗的元素力量,激發 Shotoa 死前悔恨的記憶,然後要他在全世界元素大亂的時刻現身對付那個古老聲音的敵人,因此 Shotoa 便趁機混入議會利用薩滿們對於元素的不同態度來製造紛爭,並且趁著議會分裂之際將他們一一擊破。


知道一切事情來源與真相的 Muln 立刻召集所有在場的議會成員出發,他想起長老 Drek'Thar 的那些如黑暗和火焰即將吞噬他的瘋話,原來這都是真實的預言,那位老薩滿一直在警告他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根據生命之靈的指示,其他議會成員都是被帶往 Feralas(菲拉斯),於是 Muln 帶人連夜的趕路、只希望能夠來得及拯救這些議會的兄弟姐妹還有他的愛徒,不過當他趕上之際慘劇已經發生了,跟著 Shotoa 走的人全部都中了埋伏,目前死傷慘重苦苦支撐中。原來 Shotoa 已經將一些邪惡的恐怖圖騰牛人收為手下,並且安排好他們做陷阱,等到 Shotoa 承諾要帶領眾議會薩滿們學習強硬控制元素之力時,這些人實際上卻是走入死亡的陷阱中,而 Shotoa 則是早就把強硬控制元素的方法傳授給他的手下,因此這些受到埋伏的議會成員根本就處在完全的下風,只能用微弱的元素魔法或是普通兵器來反擊和防禦。


菲拉斯的恐怖圖騰和修托意圖剿滅陶土議會

Muln 等人一趕到立刻召喚所有他們能夠借來的元素之力席捲戰場,協助那些中計受困的兄弟姐妹們,就在此時他發現自己摯愛的 Kettara 已經受到重創,而且還被 Shotoa 的一個手下控制的地元素握在手裡,此時 Shotoa 大聲的嘲笑 Muln 如果繼續堅持他的傳統薩滿之道,那麼他永遠都救不了自己心愛的人。終於 Muln 瞭解了5年前的那個預言真意,這是一個預告他要接受的考驗的預言,所謂從自己教導的學生中學到等價的事物正是指現在他所面臨的抉擇:他該使用自己的力量逼迫那個握住 Kettara 為人質的地元素屈服自己的意志;還是祈禱這個地元素憐憫這位少女然後放過她呢?Muln 的思緒並沒有因為這個困難的抉擇而猶豫不決,他知道自己身為薩滿的議會領導人,如果他還不能堅持自己做到一個真正薩滿該做的,那麼他自己就再也沒有資格帶領眾人了,更甚者,這將侮辱他自己過去教導 Kettara 的知識與記憶。因此在懇求地元素無效之際,Muln 立刻召喚出風元素試圖從敵人手中救出愛女,想不到這一切已經太慢,那個地元素直接用自己身上的巨石重擊在 Kettara 身上,毫無疑問是個致命一擊。


受到致命一擊的凱塔拉

此時 Shotoa 也完全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變成一個巨大的牛人外形火元素,全身冒著熾熱的巨大火焰席捲眾人,強忍悲傷的 Muln 也完全釋放自己所有的法力來對付 Shotoa,於是一牛人薩滿和一吸收了上古邪惡力量的火元素戰場上對決起來,起初是 Shotoa 靠著黑暗的力量強硬占了上風,不過 Muln 知道因為他堅定而誠懇的心,他已經得到可以任意呼喚大地之力的能力,他施展出壯闊的地震魔法,整片大地在眾人眼前一分為二,許多敵人連同 Shotoa 都落入其中,然而 Shotoa 也沒有就此屈服而奮力的往上爬。此時 Muln 再度用心祈禱,他說服地元素、風元素水元素之靈,告訴元素之靈們如果不在這時合力將力量借給他,那麼 Shotoa 和他背後的那個邪惡主人將會在這場戰爭獲得勝利,而所有的元素都會成為那個邪惡主人的奴隸。


露出真面目的火元素修托大戰穆倫

於是當 Shotoa 剛爬回地表之際,Muln 一次召喚其他三個元素之靈做出連鎖攻擊,水元素率先直擊 Shotoa,撲滅了其身上大部份的火焰;接著風元素衝上去利用風壓封住 Shotoa 的所有行動;最後地元素舉起雙臂重錘在 Shotoa 身上,用岩石完整的把整個 Shotoa 的身體包覆住。元素的封印完成之後 Muln 立刻帶著自己的武器 – 一柄巨大的圖騰柱迎上前,告訴 Shotoa 所有的議會將會團結一心來對抗其背後的那個黑暗主人,便快打二連擊的將化為 Shotoa 的那個邪惡火元素擊潰了。看到自己上司失利的恐怖圖騰牛人馬上感覺不妙,但是議會豈能在受到如此打擊之後放過破壞元素和諧的大敵呢?眾薩滿們馬上聯手召喚出強力的閃電風暴將殘餘的所有敵軍徹底殲滅,結束了這場戰爭。


穆倫對修托的憤怒一擊

戰後眾人開始進行治療傷者的醫療行動,Muln 也立刻將 Kettara 從巨石中救出,然而此時她的氣息已經非常微弱,儘管 Muln 再怎麼施展治療魔法都救不回她的生命了,因為她的身體已經受創到無法接受治療魔法的地步。Muln 輕輕的用自己的大手扶起 Kettara ,此時她的眼睛睜開並流下淚來,她對自己的師父道歉,告訴 Muln 她不應該離開和背離師父的教導,不過在自己死前她總算瞭解真正的薩滿之道,她知道自己的師父在那樣危急的情況依舊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因此她為師父的決定和成就感到驕傲,並表達自己很榮幸可以成為他的徒弟。語畢 Kettara 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而離開人世,Muln 看到這幾年來如同女兒般的徒弟死去,緊緊的將 Kettara 的遺體抱在懷裡,想起過去一起生活和教學的那段時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而哭泣了。


愛女的死別

眾議會成員將死去的兄弟姐妹們整齊的排放在木頭搭建的架子上,Kettara 則是躺在正中央,雖然她在死前一直是見習學徒,但因為有她 Muln 才能夠更進一步的學到了身為一個薩滿的道理,有了她 Muln 才能夠更加堅定的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因此從另一方面來看 Kettara 可以說是 Muln 的心靈導師,所以在這裡她將獲得一位全職議會薩滿的葬禮儀式。在葬禮舉行前,Muln 對大家發表了一場演說,他要所有的議會成員都銘記這個切身的教訓。

Hear me,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the Earthen Ring! Today the flames will take the bodies of friends, boiling away the water of life so that the winds might scatter their ashes across the earth. Though we have lost some of our number, we have come through this trial together. The elements remain confused. Azeroth is in jeopardy. And the only constant we can count on is change.
傾聽我的話吧,陶土議會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火焰將會帶走這些朋友們的軀體,讓他們身上的生命之水沸騰,讓風可以把他們的灰燼灑落到大地上。儘管我們失去了一些夥伴,但我們卻一起通過了這個試煉。現在許多元素們還是在困惑著、艾澤拉斯也面臨著危險,而我們唯一能夠倚靠的就是改變。

But as shaman of the Earthen Ring we must refuse to bend the elements to our will. We shall act as our forebears did to pacify this world's madness, to work with the elements by joining shaman and spirits together as one. The elements may be confused and unresponsive, but the shaman of the Earthen Ring will continue to guide them. With faith in ourselves and in the elements we will blaze a trail through the dark times to come. And we will find that path together.

但身為陶土議會的薩滿我們必須拒絕強迫元素屈服在我們的意志之下,我們必須像我們的祖先一樣去平息這個世界的瘋狂,將我們與元素之靈結合為一來和元素一起共度難關。元素們可能會困惑和反應遲緩,但是陶土議會的薩滿一定會持續的指引他們,靠著我們對自己和元素們的信念,我們將共同以希望之火在這即將來臨的黑暗時刻尋找並燒出一條光明之路。

隨著 Muln 的話語,火焰將 Kettara 和其他人的遺體燒成灰燼,其散發出來的光芒照亮了夜晚,如同一盞黑暗中的明燈,過去的教訓已經證明哪條選擇才是正確的,因此從現在開始大家都至始至終的堅持傳統的教導,他們所需要做的唯一改變就是自己的心態,絕對不要因為疑惑與挫折而動搖。


做好準備之後大災變就在不久的未來降臨,整個世界面臨的危機是毀滅性的,而那個 Shotoa 口中的黑暗主人正是上古之神與其龐大的軍團,代理上古之神的黑龍王 Deathwing(死亡之翼)則是他們的首敵。這一次 Muln 將不再孤獨,所有的議會成員都一致的團結共同抗敵,甚至連部落大酋長 Thrall 都願意將自己身上的部落與政治包袱徹底卸下,全心全力的投入議會拯救世界的任務。第一目標是大災變發生的中心點,也就是海洋正中央的大漩渦,這裡是最大的傷痕裂口,黑龍王在這裡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裂隙,強硬將地元素位面連結到此地,其劇烈的空間撕扯正是造成大災變的主因,造成不穩定的空間裂隙強化了大漩渦的力量,使得大漩渦不斷的對全世界的大地板塊進行破壞。



來到大漩渦施法守護世界的穆倫

另外地元素位面也因為支撐的世界支柱斷裂造成整個位面無法穩定,如果不儘快修復就會導致地元素位面從大漩渦完全塌陷入 Azeroth 世界,屆時將造成世界徹底毀滅。因此身為整個議會力量最強的三個人,Muln 和 Thrall 以及破碎者長老薩滿 Nobundo 來到大漩渦的上方,聯手施法來穩定裂隙與大漩渦的力量,維持世界暫時不崩塌毀滅,而這時其他議會成員則在另一個長老 Maruut Stonebinder(瑪魯特·縛石者)的帶領下進入地元素位面,進行修復世界支柱的任務


可怕的夢魘巨獸伊索拉斯

而根據上古之神爪牙 - 夢魘巨獸 Iso'rath(伊索拉斯)所創造出來的夢魘,Muln 將和 Thrall、Nobundo 及 Aggra(阿格拉)親手在戰場上和黑龍王對戰,面對 Deathwing 的強大壓倒性優勢,Muln 等人都在夢魘中支撐不住而一個一個倒下,究竟這就像夢魘被創造出來般只是個虛幻的徵兆,又或許這是在暗示未來某天他們將在大漩渦親自和黑龍王戰鬥的命運目前都無法得知。但不管如何伴隨傳奇英雄作戰之日子已經不遠了,而相信 Muln 也一定會始終如一的帶領眾人英勇的面對所有挑戰,不管結局是好是壞。


穆倫即使在虛幻的夢魘中依舊無懼的對抗死亡之翼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68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