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文物區



艾澤拉斯獸人原本是居住在德拉諾,一個擁有最多上古獸人文物的地方。起初獸人是個和平的種族,卻在燃燒軍團的腐化下變的邪惡野蠻。獸人們穿過黑暗之門到達艾澤拉斯,並且在這裡和聯盟打了兩次大戰,而恐怕下一次再和聯盟發生大戰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薩滿始祖的頭飾
(稀有古物)
你找到些頭造型的風帽碎塊,雖然這些看似簡單樸素,但你懷疑這是個古老、重要而且強大的魔法物品

薩滿信仰的起源在獸人的歷史中依舊是個謎。在獸人最古老的歷史記錄中就已經記載了許多薩滿的相關事蹟,然而這個簡單的頭飾所處的年代卻遠超過歷史所記載的年代,因此它的創造者和主人也早已消逝在歷史的洪流中。


註釋:
獸人的歷史至少有數千年,但是因為文件資料的缺乏,所以一直沒有辦法整理出確切的年代,因此許多過往的歷史都沒被記載而消失在洪流中。


許多獸人薩滿都會戴皮頭飾



兇猛型刻像
可能已經和獸人一起生活了數百年之久,當獸人首度穿越黑暗之門來到艾澤拉斯,他們也帶了許多群一起過來。這個小型刻像的刀工精細,上頭還雕刻著德萊尼的手臂被流滿口水的小給緊緊咬住。


註釋:

群很特別的是不是只有在德拉諾才有,事實上在艾澤拉斯也有許多的原生群,這意味著或許德拉諾和艾澤拉斯這兩顆星球在某種程度上有一定的關聯性,不是單單靠著黑暗之門連接而已。至於從這個刻像上可以看到德萊尼被攻擊的圖案來判斷,可以推斷這個刻像被製造出來不會超過40年,因為獸人德萊尼之間的戰爭是大災變前30多年的事情。


獸人與座之間的緊密關係是在德拉諾這個世界時就有的傳統



釉面黏土磚瓦
這些磚瓦想必曾經一度用來裝飾獸人在德拉諾的堡壘或是大廳牆壁、地板之類的。磚瓦上描繪著畜群悠遊在翠綠和淡黃釉彩所繪成的草原上,宛如今日的納格蘭。磚瓦邊框則是黑褐色相間的棋盤狀圖案。


註釋:
以前的德拉諾是個美麗的星球,到處都像納格蘭那樣的美麗。但是因為獸人過度使用惡魔魔法污染了大地,因此許多地方都已經剩下荒涼的土地,毫無生機。




頭骨酒杯
這個酒杯的造型極為兇狠,只是設計上的缺失導致酒會不斷的從眼部的窟窿流出來。好渴啊…


註釋:

用頭骨當酒杯不但野蠻而且相當的兇悍,事實上也是個尚武的表現,因此這個頭骨酒杯也有可能是在以前的獸人所做出來的。




惡魔之鞭
在古爾丹崛起的同時,術士獸人中的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這條魅魔的鞭子是由許多種不同生物的皮肉所編成的,其中有的看起來像是屬於人型生物的。


註釋:
很明顯是獸人在拋棄薩滿信仰大量投入術士訓練時的產物,魅魔是長相美麗誘惑但是卻極度邪惡的惡魔,她們擅長用美色誘惑以及折磨俘虜。


外表美麗卻邪惡可怕的魅魔



耐克魯斯·碎顱者的權杖
(成就:七把權杖)
這把殘忍的術士耐克魯斯·碎顱者常用的武器是個帶有刀鋒的權杖。


註釋:
耐克魯斯是個邪惡又殘忍的術士,他被龍喉部族的酋長祖魯希德賦予監禁與強迫紅龍女王雅立史卓莎生蛋提供他們龍族坐騎的任務,後來因為人類法師羅甯與他的夥伴的阻撓下雅立史卓莎獲得了自由,而這個獸人也被一口吞到龍肚消化掉了。

耐克魯斯的兒子納克羅什在之後繼續統帥著龍喉部族,還加入黑龍奈法利安在背後操縱的黑暗部落,不過隨著奈法利安的倒臺,龍喉部族再度失去了背後的邪惡力量支援,便散落到濕地以及暮光高地去低調活了幾年,而納克羅什多半也死了。直到大災變之後許多龍喉部族的成員不再願意臣服在邪惡力量下,因此便加入了卡爾洛斯帶領的部落,再度以征服世界為目標而與聯盟發生激戰。


耐克魯斯之字:納克羅什



灰色的殘燭
(成就:摔得越重)
恐懼魔王亞扎格姆是使用29根蠟燭召喚出來的,然而亞扎格姆在酋長哈蓋爾幹掉他之前則殺死了28個獸人


註釋:
獸人是到與德萊尼發生戰爭時才有術士惡魔魔法的出現,因此從哈蓋爾打倒惡魔來看可以得知他是活在第二次大戰前不久的人。


蠟燭排成的陣法是經常用來召喚惡魔必備的邪惡儀式



石衛士姆拉格之槌
(成就:摔得越重)
酋長哈蓋爾在黑牙之役中殺死了姆拉格並且將這把武器保留為戰利品。


註釋:
從這裡來看可以發現哈蓋爾有打過獸人部族之間的內戰,因此可以判斷他至少有經歷過德萊尼獸人之間的戰爭。




小銅蝎
(成就:摔得越重)
可明顯的看出這是將一隻活生生的蝎子浸泡在銅液來達到防腐效果做成的。在底部可以看到潦草的獸人語字跡:身為酋長的我嘲笑著你那可悲的刺殺行動。


註釋:
哈蓋爾既然打過了獸人部族之間的內戰而且還勝利了,因此多半他的手下敗將想要用卑鄙的暗殺來幹掉哈蓋爾,不過被他識破了,原因在於他對對方寫的是獸人語,因此對方也應該是個看的懂的獸人




生銹的牛排刀
(成就:摔得越重)
這把刀是酋長配偶娜莉姆在嫉妒下所使用的兇器,銹蝕的刀刃還留有酋長哈蓋爾的血跡。


註釋:
既然娜莉姆因為嫉妒生恨才殺了自己丈夫,那麼起因恐怕就是丈夫花心冷落她了。


成就背景:摔的越重
以下是我根據這些線索所編織出來的故事,當然或許和真正史實有出入,至於真正的故事是什麼?答案是現在已經無人能知了。

酋長哈蓋爾是在黑暗之門開啟前不久的某個獸人部族的酋長,他是個強悍的戰士,作風大膽而且勇猛敢衝,而且為人也不會粗心大條,許多的小細節都能夠清楚的留意到。

在古爾丹把所有獸人部族組成部落並且提供大家惡魔魔法時,哈蓋爾是欣然接受的,他認為要對抗擅長奧術魔法的德萊尼,他們就必須要有強力的魔法支援才行。卻想不到自己族內一個轉職成術士薩滿卻因為太過躁進而在召喚儀式出了差錯,原本召喚出來的強力惡魔失控了,不但殺了那個術士還殺了另外的27個獸人。哈蓋爾臨危不亂,立刻在這隻恐懼魔王造成更多傷害以前就成功的打倒了惡魔,解除了危機。

獸人獲得對德萊尼的全面勝利之後,獸人們因為喝下惡魔血而充滿了嗜血好戰的慾望,但又因為沒有對手可以發洩,因此矛頭就轉到彼此,開始打起內戰來。其中一場叫做黑牙之役,是哈蓋爾的部族與其他的臨近部族之間的戰役。哈蓋爾在戰鬥中身先士卒的打倒了對方的主將之一:石衛士姆拉格,並把其敵手的武器收下來當做戰利品,導致他的對手不得不暫時撤兵。

後來他的對手感到不甘心,決定使用卑鄙的手段。畢竟當時的獸人都受到了腐化而失去了榮耀感,因此他的對手就偷偷的派人把一隻劇毒的蝎子放到哈蓋爾的靴子內。然而這個卻逃不過哈蓋爾的觀察力,因為他發現在自己起床之後原本開口倒向旁邊的靴子居然立了起來,馬上就察覺有異而抓到了藏在內部的劇毒蝎子。於是他便知道是何人打算暗殺他而將這隻蝎子用炙熱的銅液浸泡防腐並且在上面寫了嘲弄的字語來嘲笑對方的愚蠢。

但是哈蓋爾萬萬沒想到的是最後奪走自己生命的是和他一同寢居的妻子。原來他因為戰績彪炳而開始放縱起來,甚至對族內一些年輕的美麗女獸人偷情示愛,這一切都被他的妻子娜莉姆看在眼裡。娜莉姆找了丈夫談很多次,卻反而被嗆聲放話嘲弄說哈蓋爾自己是個偉大的勇猛戰士,身邊有好幾個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醋勁一發不可收拾,認為丈夫毫不尊重自己的娜莉姆便將晚餐切肉用的小刀藏起來,趁著哈蓋爾喝醉酒呼呼大睡的時候對準他的心臟一刀刺入。

於是一生在戰場勇猛殺敵,殺到敵我多人敬畏的獸人戰士就這麼簡單的死了,他死的原因不是老死或是生了嚴重的傳染病而死,也不是在戰鬥中英勇的戰死,更不是中了敵人的奸計而死,而是如此沒有價值的死在一個嫉妒的女人手裡。這一跤摔的可真是重!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83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