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Thomson 湯瑪斯·托姆森


Prepare yourselves, the bells have tolled! Shelter your weak, your young and your old! Each of you shall pay the final sum! Cry for mercy, the reckoning has come!
好好的準備吧,鳴鐘已經響起!把你們的弱小和老弱婦孺藏起來吧!你們都將在最後付出代價,哭泣的向我求饒吧!因為清算的時刻已經降臨!


每當無頭騎士在萬鬼節出沒之際,他都會一面大聲的吟唱著充滿押韻的詩句,一面投擲大量的火焰南瓜到處縱火,聲稱要給全世界帶來淨化的火焰。無頭騎士的出現給許多平民帶來了困擾,沒有人知道這傢伙是如何出現,又為何要這樣攻擊無辜的人們。當然每一個人物都有他背後的故事,而無頭騎士的背景則是來自一個可憐的悲劇。


在第三次大戰爆發的時候,不死瘟疫到處肆虐 Lordaeron (羅德隆)王國,造成許多人都受到感染而讓疫情不斷的擴大,越來越多的人死亡而淪落為不死族的奴隸。被眾人視為新生代希望的王子 Arthas (阿薩斯)被指派負責調查這個瘟疫,但隨著事情的演變和惡化,王國的一座大城 - Stratholme (斯坦索姆)因為污染的穀物而造成大部分的市民都被感染,這樣的緊急情況使得 Arthas 王子面臨人生最大的抉擇:尋找治療瘟疫的方法並承擔瘟疫散播的風險,或是用鮮血清洗整座城市來遏制瘟疫的擴散。Arthas 王子所選擇的是後者,他跨越了他人生的那條線而一步一步的走入黑暗。而當時伴隨 Arthas 進入城市屠城的不是只有 Arthas 的忠實部下,也有一些同樣是來自 Silver Hand (白銀之手)的聖騎士同意 Arthas 的想法,其中有一個就叫做 Thomas Thomson (湯瑪斯·托姆森)。對於英語體系的名字而言 Thomas 的小名即是 Tom (湯姆),因此以下的故事就只用 Tom 來稱呼這位聖騎士


湯姆是個虔誠的聖騎士

Tom 是個虔誠的聖騎士,認為他的一生就是要奉獻給國家和他的人民還有他最親愛的家人。所以雖然 Tom 的年紀比 Arthas 大上許多,但是忠誠的心讓他認為王子的決定對的,在 Arthas 領兵進入進行屠城的時候,Tom 從未懷疑這是個錯誤的選擇而跟隨 Arthas 屠殺這些市民。但是完成這個恐怖的任務之後,Tom 開始對王子的行為感到懷疑,因為他們只是控制住 Stratholme 這個地區附近的瘟疫,而王國內的其他地方仍有零星的災情傳出,但 Arthas 王子卻執意要帶著艦隊遠征北方而不管其他地方的殘存不死勢力,而這樣的行為無異是違背了 Arthas 自己當初堅持屠城的想法:徹底控制瘟疫而不讓其擴散。這讓原本追隨王子的聖騎士們都發現這件事情的嚴重性而決定脫離 Arthas 的部隊,於是就在他獨自帶軍隊北伐的同時,所有其他的 Silver Hand 的聖騎士都留在國內繼續進行清除瘟疫的活動。


對抗 Scourge (天譴軍)的戰役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進行著,在首領 Uther (烏瑟)的帶領下,聖騎士們積極的尋找和嘗試治療不死瘟疫的方法,但是一切的努力卻總是徒勞無功,Tom 發現不管使用什麼手段,他們都只能夠減慢瘟疫的感染程度而無法徹底清除,而且治療的程度往往比不上散播的速度。當面對身體腐爛而徹底變成不死生物的無辜百姓們時,他們也只能夠用聖光魔法將他們消滅以讓這些可憐的靈魂在死後能等到安息,這種無力感就這樣時時刻刻的折磨著這位聖騎士


吃下被感染的食物而變成不死生物的鎮民們


瑞文戴爾男爵是背叛人類死亡騎士

有一天 Tom 和幾個同伴成功的驅逐了一隊試圖入侵一座小城鎮的 Scourge 兵力,當地的居民為了慶祝這場小戰役的勝利而決定開宴會宴請所有活下來的戰士們,剛好住在附近有個叫做 Rivendare (瑞文戴爾)的好心貴族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慷慨的捐贈了大量的食物來犒賞他們,但因為聖騎士們習慣以自己準備的簡樸食物為食來當作克制奢華欲望的修行,所以 Tom 和他的同伴在歡慶的那晚只靜靜的留在教堂內禱告和冥思。而可怕的事情在這時候發生了,這些聖騎士們因為勝利的喜悅而大意的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檢查那些屬於 Rivendare 男爵所捐贈的食物。當時 Tom 和他的同伴都很感激這位男爵在這緊急的時刻送上糧食,而從未想過身為人類有錢有勢的貴族居然會是個叛徒。原來 Rivendare 和喜好研究死靈法術的大法師 Kel'Thuzad (科爾蘇加德)是好友,而且在這位法師投入巫妖王的麾下之後 Rivendare 也開始在暗中協助他進行許多計劃,如招募教徒需要用的資金,假借捐贈食物的名義來散播被污染的穀物等。這件事情造成的結果已經無法挽救,幾乎全鎮參與宴會的居民,包含老人、女人和小孩全都變成了喪屍,雖然這群聖騎士們把所有因參加宴會慶祝而變成不死生物的村民都消滅了,但好不容易因為戰爭勝利而努力活下來的生命全都在一天晚上就全部毀滅殆盡,這讓 Tom 從未感到如此的絕望和自責。


數日之後Tom 回到了軍營去回報長官有關他的遭遇以及 Rivendare 的叛國行為,而這正是一個很重要的情報來源,Uther 終於了解一個對抗 Scourge 所需的重要行動:他們必須優先根除藏匿在人群的詛咒教徒才能有效的抑制瘟疫的擴散,因為這些可憎的背叛者偷偷的透過各種方法散播瘟疫和邪惡的思想才會使整個疫情難以控制。於是 Silver Hand 的聖騎士開始大肆的清洗詛咒教派的教徒,終於第一次真正成功的壓制住了瘟疫。Tom 的直屬長官 Dathrohan (達索漢)安慰並且稱贊 Tom 的表現,還告訴 Tom 他們正在秘密打造一把強力的武器,為此另一個長官 Alexandros (亞歷山卓斯)已經啟程前往遙遠的南方請求矮人的協助,所以他希望 Tom 可以把握住現在勝利片刻好好的讓自己修習,因為一個在過去日子耗盡力氣戰鬥的人是沒辦法專心應付未來的威脅的。於是在長官的建議和准許下,Tom 決定暫時回到自己在鄉下的家休息幾天,順便和好一段時間沒見面的家人團聚一下。



達索漢是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創始成員和高階成員

勝利是如此的短暫,在回家的路上 Tom 發現居然有一大群的難民正在逃亡,而且他們的背後有一小隊不死生物正在追殺,見義勇為的 Tom 立刻挺身保護這群可憐的難民並且獨自消滅了敵人,但就在他詢問這些難民從何而來之後,他聽到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那就是王子 Arthas 也在同一天凱旋歸國,聲稱自己已經消滅了 Scourge 的首領,於是就在整個首都的國民歡慶他們的勝利之際,Arthas 親手殺死了對自己張開雙手的父王,並且帶出預先藏好的不死大軍席捲了整個首都。現在王國的核心都城已經被不死族毀滅,被自己養育的王子親手摧毀,只有極少數幸運的人成功逃出來告知其他人這個恐怖的訊息。有幾個難民們的手上剛好帶著一些來自 Kul Tiras (庫爾提拉斯)王女 Jaina (珍娜)的避難傳單,Tom 才注意到原來 Jaina 之前在到處說服各國領袖以及國民追隨她西渡並不是毫無根據,雖然當她之前做這個行動時很多人都認為她是瘋子才會拋棄自己的國家,但現在 Tom 了解到國家陷落的嚴重性,他知道 Jaina 的選擇才是正確的選擇,再繼續留下來真的只會變成敵人的咀中肉,於是 Tom 決定先按照原計劃回家並且警告待在鄉下還不知情的家人。


回到家之後,Tom 把所有的一切全部跟自己的妻子和兩個兒女說,並且要求他們趕快打包以加入西遷的隊伍,但是他的妻子卻堅決反對,她認為他們跟本不知道 Jaina 要前往的這個 Kalimdor (大陸)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她也無法去信任一個鄰國的王女的領導,再來是她知道當她親愛的丈夫確定自己的家人已經安全的時候,一定就會毅然決然的留下來斷後,她知道這個聖騎士會把自己的生命奉獻到最後一刻,她因為太愛他而不願意和自己的丈夫永遠分離。Tom 無法說服自己的妻子帶著孩子離開,一方面對她的感情感到欣慰,一方面也替自己家人的未來感到憂心,在不知該如何抉擇下 Tom 只能繼續的對聖光禱告。而留在家中和家人度過幾天平靜的日子之後,一件大事情改變了 Tom 的妻子的心意。


Tom 的一個聖騎士友人在一天早上急忙的趕到他家,並告知 Tom 一件他從未想過的壞消息。他最尊敬的的聖騎士,同時是 Silver Hand 騎士團的首領 Uther 已經被殺害,還連帶許多厲害的聖騎士也都被殺了,而最讓人感到諷刺的是帶頭下手的又是背叛國家的王子 Arthas。Tom 發自內心的詛咒這個叛徒,發誓要讓 Arthas 付出代價,他接下任務並決定立刻趕回軍隊中。Tom 的妻子終於在這時了解到唯有讓自己的丈夫可以專心一意的對付敵人,而不用再花費任何心思顧念家人才是真正支持丈夫的想法,所以她決定帶著孩子踏上西遷的旅行。於是 Tom 護送自己的家人來到了港口,按照 Jaina 給的指示先送他們去 Kul Tiras 集合,等一切準備完畢之後 Jaina 就會用殘存的聯盟軍艦載著避難的人們過海。確定自己家人往 Kul Tiras 出發之後,Tom 回到軍中並專心一意的對抗不死族


分裂的白銀之手騎士團

Alexandros 終於在這時回來了,他帶回了一把強力的武器 - Ashbringer (灰燼使者),然後靠著這把神兵的力量他們有效的打擊不死生物和惡魔。對抗不死入侵者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在一次他們攻打被敵人占領的 Stratholme 城的時候,帶領隊伍的 Dathrohan 因為在混亂中和隊伍分開,獨自遭遇上惡魔 Balnazzar(巴納札爾)而慘遭殺害,這個惡魔趁機侵入並占領這個聖騎士的屍體,打算偷偷的潛入 Silver Hand 的核心來徹底瓦解這個組織。完全不知情的眾人就這樣慢慢的被 Balnazzar 影響,首先是在一個陰謀的背後,他們的希望之星 Alexandros 慘遭自己人謀殺,而那把聖劍也遺失了。接下來當有人目睹這個事實要回來揭發始作俑者的時候卻反被污蔑成背叛者,造成整個騎士團的分裂,一部分的人脫離了 Silver Hand,自己成立了 Argent Dawn (銀色黎明),Balnazzar 則把留下來被他影響的人重組成 Scarlet Crusade (血色十字軍)。Tom 認為自己的義務在於消滅不死族,所以他也留在 Scarlet Crusade。


假扮成 Dathrohan 的惡魔開始悄悄的催眠和腐化留下來的眾人,他一面帶著 Scarlet Crusade 四處征討不死族,一面在四處網羅當初未渡海而留下來的人來壯大自己的組織,因為並不是所有留下來的人民都被惡魔或是不死族殺死,其中不少人團結起來躲在隱蔽的地區度日子。有一天 Balnazzar 帶著 Tom 和許多其他的十字軍來到一個人數還不少的避難營,聲稱這些人類都受到感染而必須被清除乾淨。Tom 感到疑惑,因為不論他如何觀察還檢視,這些人們都很健康,而且活得好好的。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Look at them closely, brother, and tell me what you see.
仔細的看清楚他們,兄弟,然後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湯姆:
I see clothing of many different types.
我看見各種不同造型的衣著。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Indeed. Refugees from the Scourge, drawn here by the promise of shelter. Word must have spread far and wide.
是的,因為當地地主的保證和保護,許多為了躲避天譴軍的難民們來到這裡,那樣有關這個避難地的消息應該老早就傳出去了。

湯姆:
I can understand why: The town seems to have spared so far. These people look clean and well fed.
我了解你為何會懷疑了,因為這個避難地完全沒遭受任何攻擊真的是太不尋常,而且這些人看起來又飽足衣食。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An unusual sight in these times, particularly given the town's flimsy defenses.
在這非常時期中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徵兆,特別是這個城鎮的防禦又看起來如此脆弱不堪。

湯姆:
Few guards. And they all look young, inexperience.
守衛的數量太少了,而且全部看起來都是年輕沒有經驗的新手。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Exactly. I doubt they could repel even one attack by the undead. How could they have guided others to safety here. These are no battle-hardened veterans. They're frightened children cowering in the dark. By what means could they secure the supplies necessary to sustain a town of this size?
那正是我要說的,我懷疑他們根本連抵抗一次不死族的攻擊都沒辦法。防禦這麼弱是到底要如何才能對其他難民說這裡是安全呢?他們不是擅長戰鬥的老兵,他們只是躲在黑暗中發抖的小孩子,那麼他們是如何有哪些維持運作這樣大的避難營的生活所需呢?

湯姆:
You are saying we have another Scourge conspirator on our hands.
你想說的是這裡又出現一個來自天譴軍的謀反者,對吧。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A creature of great patience and cold-blooded cunning. Someone who kept the town supplied and protected for weeks, even months.
那個人是一個冷血狡猾又耐心等待時機的禽獸,他一定暗中提供這些物資給難民好幾周甚至好幾個月了。

湯姆:
While he spread the word that this town was a heaven from the plague. He was waiting for the town to reach critical mass, all the while plotting to unleash the plague.
然後同時對外公開說這個避難營是躲避瘟疫的天堂對吧?他一定計劃等這個避難營的人口到達臨界點的時候再一口氣釋放瘟疫。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Yes, Thomas. And given the size of this town, there can be no doubt that the process is already in motion.
是的,湯瑪斯。而且我看以現在避難營已經有這麼多人的情況來判斷,我可以確定瘟疫一定已經散播了。

湯姆:
I am a fool.
我先前真是太愚蠢才會懷疑你。

假扮達索漢的巴納扎爾:
You are human. You suffered the consequences of Rivendare's betrayal first hand. And you found it difficult to face that pain a second time. It's only natural.
你只是個人類呀,第一次受到瑞文戴爾的背叛給了你許多痛苦,而你現在只是發現再度要面對同樣的場合和情景是很困難的,因為所有人的天性都是如此的。


血色十字軍屠殺無辜難民

邪惡的 Balnazzar 用他的花言巧語和過去背叛者的記憶來騙過這些十字軍們,只要那些難民看起來狀況良好卻不肯加入十字軍,就會開始鼓動他們去消滅這些難民。這樣的結果開始把整個十字軍都推向了瘋狂,終於讓一個本來立意是光明的組織墮落成一個人人厭惡的怪物群,一個口中喊著聖光但內在卻極度腐敗的殺手組織。他們清洗了一個又一個的難民營,直到有一天 Tom 再度帶領大軍攻入一個難民營時,當他砍倒一對背對他逃跑的母親和兒女,Tom 感覺他看到了他懷念的熟悉身影。於是 Tom 立刻下馬翻開屍體的臉部檢查,卻發現躺在地上的居然是他的家人!他心中直呼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確實親手把送自己的家人到港口去,難道到最後她們還是沒有搭上船而離去?是不是因為發生了暴風雨而造成他們的船艦受損?還是太多人搶著西渡避難而運送難民的船根本不夠用,導致她們被迫留下來然後只能躲在難民營?


但是不管如何所有的答案都隨著她們的死亡而消逝,沒有人可以解答為何他的家人會留在這裡,而且 Tom 親手殺死自己最愛的親人的事實也已經改變不了。當 Tom 伸手想要再擁抱一次自己的家人時,他的同伴卻阻止了他,告訴他這些難民都被感染而必須用火燒掉屍體。Tom 立刻抓狂想要阻止自己的同伴,因為他想要做的只是再次好好的抱一次自己親愛的家人,可是現實是他卻只能被許多人架著拖走,最後當他大聲的求著聖光憐憫他的家人時,Tom 才發現聖光卻不再給予他任何的慈悲。Balnazzar 把 Tom 關在 Scarlet Monastery (血色修道院)的一個房間中,打算讓他好好的在裡面發泄心中的悲傷或是靜一靜。這一天正是萬鬼節人類前王國 Lordaeron 的傳統節慶之一,十字軍為了維持自己的傳統而架起了巨大的稻草人,因為焚燒稻草人的儀式在以往象徵的是把自己討厭的過去或記憶拋棄,以便以全新的自我迎接冬天。而 Tom 則是在這裡拋棄了他最後的人性。


露出真面目的巴納扎爾對湯姆的屍體施展黑暗魔法

Tom 在幾天之後重新回到了戰場,嘴巴開始喃喃的念著押韻的句子,他的瞳孔放大面目也變得猙獰,而且在那裡他殺的不是只有不死族,他連自己的同伴都直接砍殺。Tom 已經發瘋了,他把所有的人都當作已經被瘟疫感染,喊著要用淨化的火焰清洗整個世界。十字軍被迫要對抗自己的長官,終於在眾人圍攻的情況下,Tom 的頭顱被他的同伴砍落。因為 Tom 生前替十字軍勇敢的奮戰了好幾年,他的屍體被帶回去修道院,以便在隔日進行焚燒來做為紀念。不過當夜晚降臨眾人沉睡時,惡魔假扮的 Dathrohan 悄悄的走進保存 Tom 屍體的房間,露出自己的這面目然後對屍體施展了黑暗的魔法。於是 Tom 再度站了起來,以不死族的身份騎著一頭惡魔馬奔馳著,現在他是無頭騎士,他會在他拋棄人性的萬鬼節這天把他要復仇的意念帶到全世界:

Scream, you dogs! Curse my name! I'll set your matchstick homes aflame! Perhaps the worms still find you sweet. You're nothing to me but rotting meat! I fought for you, I fought in vain. Now scatter, scurry, shriek in pain! No mercy on this night abides. On Hollow's End, when the horseman rides!
大叫吧你們這些狗!我詛咒我的名字!我會把你們那火柴般的家燒盡!或許只有蛆蟲才會喜愛你們,因為對我而言你們只是一塊腐爛的肉!我曾為你們而戰,但我卻徒勞無功,所以現在潰散吧逃跑在痛苦中尖叫吧!今晚我不會有任何的憐憫心,而無頭騎士將奔馳在萬鬼節之夜!


無頭騎士

於是從那時候開始,無頭騎士的鬼魂出現在許多城鎮肆虐,他到處縱火傷人而嚇壞了許多的人們,但是不管大家如何驅逐無頭騎士,他的鬼魂都會在不久之後再度回歸,沒有人知道要如何解決這個困擾。直到有人揭曉了他的身世之後,冒險者們決定組隊進入修道院的墓地,在哪裡呼喚出無頭騎士的真身並擊倒這位騎士,讓 Tom 的靈魂終於可以解脫,Tom 的靈魂感謝眾冒險者的幫忙以讓他在死之後也可以得到安息,終於無頭騎士造成的混亂就此結束了。

靈魂得以解脫的湯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63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