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



祀奉月神 Elune (伊露恩)的牧師又稱月之祭司,是夜精靈信仰中心的核心,她們用堅定的信仰領導人民,又能夠呼喚來自月神的力量,是夜精靈文化最具代表性的象徵,現在領導這群不讓鬚眉女子的人正是 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她不但是高階月神牧師,還擔任了夜精靈近萬年來的領袖。當然 Tyrande 並不是一開始就在夜精靈社會中位居高位,整個故事必須回到黑暗之門開啟前一萬年前說起。



月神伊露恩

Tyrande 從小和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及 Illidan Stormrage (伊利丹·怒風)這對雙胞胎兄弟一起長大,他們三人是青梅竹馬,卻在後來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Malfurion 學習來自 Cenarius 的德魯伊教導,Illidan 則對當時社會主流的奧術魔法極有天賦,而 Tyrande 卻全心全意的投入月神信仰,接受來自月神殿的教導,成為初階的見習月神牧師。其實 Tyrande 會選擇這條路也是和她的個性有很大關係,她從小就樂於助人、心地善良,因此選擇成為月神牧師來幫助人民正是力行的方式。Tyrande 甚至在遇上時光旅行者中的獸人 Broxigar (布洛希加)時也不會有絲毫的種族歧視,反而主動伸手幫助這位被囚禁折磨的戰士,她的善心打破了 Broxigar 對夜精靈不信任的心房,使得 Brox 能夠死心塌地的在日後為守護 Azeroth (艾澤拉斯)世界而戰。


大家都知道 Tyrande 與 Stormrage 兄弟之間的三角戀情的結果是如何,不過在最當初三人之間的情意與衝突浮現時,Tyrande 是非常為難的,因為她知道不論自己選擇了誰都會大傷另外一人的心,她又不願意如此殘忍的傷害任何一人,為此面對求歡求愛時她都只能夠婉約的拒絕。不過隨著上古之戰的爆發,Tyrande 在自己未發覺的情況下,內心卻已經悄悄的做了決定。起因正來自一次 Malfurion 在一次奮不顧身的冒險,因為當時這位德魯伊不敵引發戰爭的首惡 Xavius (薩維斯)時險些送命,這時 Tyrande 對 Malfurion 的友誼逐漸轉為關心,再由關心變成情意,形成一條無法切斷的牽絆,讓其他同伴得以透過這份愛的連結傳送力量給 Malfurion,打敗了邪惡的 Xavius。


月神之子塞納留斯

當然 Tyrande 會選擇 Malfurion 為她的真愛也是有其他因素的,比較這對雙胞胎的個性就可以發現 Illidan 為人比較急躁而且好大喜功,也比較魯莽;Malfurion 則是較謙遜不邀功,大膽但心細。雖然兩人愛 Tyrande 的心是一樣,但是在旁觀者的角度來說作為一個終生的伴侶而言 Malfurion 確實是更加適合點。另一方面,雖然 Malfurion 和 Tyrande 學習的是不同的道路,不過教導德魯伊教義的 Cenarius (塞納留斯)可是月神 Elune 之子,本出同源的教導讓這兩人在思想上也比較類似、物以類聚,Illidan 當初選擇了專精奧術魔法的目標時可能就已經註定他的人生無法和 Tyrande 交錯了。


上古之戰開打之後,月神牧師們為了強化反抗軍的軍力開始大量投入武術和兵器的訓練,於是她們除了施展月神的神術來治療與祝福同伴外還可以站上對抗惡魔 Burning Legion (燃燒軍團)的前線,因此對許多夜精靈來說,這群月神牧師不但是月神在世界的化身,更像是戰爭女神的標誌,是鼓舞反抗軍士氣的勇氣來源。不過在一次的戰鬥中,當時的首領高階牧師 Dejahna (戴佳娜)受到了致死的重傷,在臨死前她看出潛藏在 Tyrande 身上的資質,她知道即使這位牧師的經驗依舊不足,但整個月神殿下沒有人可以比她更容易讓自己調和於月神的力量。因此 Dejahna 決定將高階月神牧師的位置傳承給 Tyrande,期望她未來可以睿智的領導所有的姐妹


穿上戰士裝備的月神牧師

戰爭並不順利,而且居然在一次的埋伏中 Tyrande 意外的被敵人活擒為質,帶往首都 Zin-Azshari (辛艾薩拉)的牢籠內,並在那裡接觸女王 Azshara (艾薩拉)和許多上層精靈,親身體會到居然有人會為了一己之念就引來惡魔屠殺人民的恐怖。Tyrande 拒絕擔任女王貼身侍女的邀請,只因為她無法昧著良心接受把自己的榮華富貴建立在別人的血淚上。不過在監禁中,Tyrande 也感受到人性的善意與懺悔,她原本以為所有的上層精靈都和女王 Azshara 一樣瘋狂,但是 Dath'Remar Sunstrider (達斯雷瑪·逐日者)的來訪給她一絲希望

達斯雷瑪:
Now, keep your voice low if you wish to have any hope of escaping this place!

如果現在你希望逃離這個地方就請小聲點。

泰蘭妲:

Escape?

逃跑


達斯雷瑪:

No trickery! This was discussed long and hard by us! We cannot stand this obscenity any longer! The queen... the queen... she is mad. There can be other explanation. She has turned her back on her people for a being of depravity and carnage! This Sargeras promises a perfect world where we, the Highborne, would rule, but all some of us see is the ruination of everything! What paradise can be built from blood-drenched stone and parched earth? None, we think!

我沒騙你!我們老早就努力的計劃了!我們再也無法忍受這些齷齪事!女王…女王…她已經瘋了,已經沒有別的方式可以解釋,她居然為了一個邪惡嗜殺的怪物背叛了她的人民!這個叫薩格拉斯的怪物承諾會賜給我們上層精靈一個完美的世界來統治,但是我們幾個卻只看到一切事物的毀滅!沾滿鮮血的石頭和戰火焚燒過的大地能夠建立人間樂土嗎?我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原來早有不少的上層精靈忍無可忍,決定趁著大戰混亂的狀態救出 Tyrande,以示自己不再效忠女王,願意為保護世界而戰的決心。於是在許多上層精靈的幫助下,Tyrande 成功的逃離皇宮並在後來遇上了 Illidan,原來 Illidan 依舊不死心,認為自己只要幹下一番大事就能挽回 Tyrande 的心,為此不惜假裝背叛反抗軍,投入惡魔的懷抱以學習惡魔的知識。不過 Tyrande 認為不論如何都不應該利用惡魔的力量,所以並沒有因此認同 Illidan 的成果。最後戰爭結束、永恆之井崩塌,Tyrande 跟隨著反抗軍來到了 Mount Hyjal (海加爾山),卻看到 Illidan 居然再度創造一個新的永恆之井,還施展魔法殺了許多人,她不敢相信 Illidan 居然會這麼做,這讓 Malfurion 不得不親手將自己的弟弟繩之以法並監禁起來。


惡魔交易而失去正常視力的伊利丹

反抗軍領袖 Jarod Shadowsong(亞羅德‧影歌)是當時的夜精靈領導人,雖然官方一直沒有敘述領導人的政權是如何轉移的,但是可以合理的推測原本身為普通城市守衛隊長的 Jarod 對政治本身就不感興趣,戰爭期間他會成為領導也是時事所湊合的結果,因此當戰爭結束之後他可能就不再對這個位置感到眷戀,轉而讓是宗教領袖、人民信仰皈依的 Tyrande 擔任首領,一個比較合適這個職務的人物。Tyrande 望著殘破的家園開始重建暗夜精靈的社會,一個嶄新的社會。Malfurion 和 Tyrande 有鑒於上古之戰的教訓,決定摒棄奧術魔法,開始大力推廣德魯伊教義、崇尚自然。可是原本在上古之戰和他們合作的部份上層精靈卻無法控制自己對奧術魔法的癮頭,因此在一連串的理念衝突下,Malfurion 和 Tyrande 不得以只能放逐這些上層精靈,這就是高等精靈的起源:由原本是上層精靈的 Dath'Remar 帶著許多不願意放棄奧術魔法的夜精靈東渡離家。


原本想到以為終於可以好好地享受和平日子的 Tyrande 卻沒想到 Malfurion 開始把重心放在訓練新生代的德魯伊們、治療大地上,而且他為了達成當初對綠龍女王 Ysera (伊瑟拉)的承諾,必須定期、長時間的進入 Emerald Dream (翡翠夢境)沉睡。Tyrande 看著自己的摯愛離去,瞭解自己必須獨自領導人民,她就自己在上古之戰領養的女兒 Shandris Feathermoon (珊蒂斯·羽月)創立哨兵部隊,以捍衛 Kalimdor (卡林多)大陸的安寧為己任,開始了長達數千年的孤寂守衛。


珊蒂斯·羽月

時光匆匆,轉眼間第三次大戰已經開始。惡魔不死族的 Scourge (天譴軍)在 Archimonde (阿克蒙德)的帶領下逐步逼近,又 Cenarius 不幸死於獸人之手,這一點讓 Tyrande 對聯盟及部落這兩個外來軍團極度不滿,她也知道只靠著哨兵部隊無法獨力抵擋住,於是開始進行喚醒沉睡德魯伊們的任務。有了愛人 Malfurion 和許多德魯伊的幫助,Tyrande 成功的加強了防禦,暫時擊退了敵人。不過在喚醒德魯伊的旅程中發生了一段插曲,那就是他們順路經過了囚禁 Illidan 長達一萬餘年的牢籠。

泰蘭妲:

What is behind this door that worries you, my love?

在那座門後面有什麼東西煩惱你呢,吾愛?


瑪法里恩:

The door leads to Illidan's prison, Tyrande. We should go now!

那座門後面就是伊利丹的牢籠,泰蘭妲。我們現在必須走。


泰蘭妲:

Illidan? It's been 10000 years! Could he still be alive? We should free him, Furion! He would be the perfect ally against the undead and their demon monsters!

伊利丹?已經過了一萬年了!他還活著嗎?我們必須釋放他,福力安!他會是我們對抗不死族與他們那惡魔主人的完美盟友!

瑪法里恩:

No, Tyrande! That beast must never be set free!

不,泰蘭妲!那個猛獸不能被釋放!


泰蘭妲:

But he is your brother!

但他是你的弟弟呀!


瑪法里恩:

Be that as it may, he is far too dangerous. I forbid it.

儘管他是,但他這個人太危險了,我禁止你釋放他。


泰蘭妲:

Only the goddess may forbid me anything. I will free Illidan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只有我的女神可以禁止我做任何事,不管你喜不喜歡我都會釋放伊利丹的。



監守伊利丹10000年的典獄長瑪翼夫

Tyrande 極少和 Malfurion 吵嘴,但是卻在這時候為了這件事情大吵一架,而且以日後的結果來看 Tyrande 的這個行為也不是個很正確的選擇,可是我們依舊可以推測出為何她會這麼做:一方面當時 Tyrande 是夜精靈的領袖,在一萬年下來她努力的保護著家園,因此雖然她一直用前女王 Azshara 那樣殘酷的女人做借鏡,但身高權位已久的她瞭解在政治上很多的必要之惡,她的個性隨著肩膀上那領導人的重擔也跟著改變了。現在 Tyrande 認為 Illidan 的惡魔獵人之力確實是可以幫助他們對抗惡魔;另一方面 Illidan被監禁前曾經大聲說過 Burning Legion 一定會再回歸的,而到時候所有人都要感謝他替大家重造了一個新的永恆之井來提供大家力量對抗惡魔,所以現在看起來 Illidan 當初的警告和準備並非全都是錯;加上她的善良對於監禁一萬年的 Illidan 心生憐憫,於是 Tyrande 擊倒了典獄長 Maiev Shadowsong (瑪翼夫·影歌)的獄卒,讓 Illidan 重獲自由。


伊利丹墮落

直到不久之後 Tyrande 與 Malfurion 再度見到 Illidan 之際,才發現這個曾經是他們家人的人已經變成了和惡魔一樣的存在,Tyrande 嚇壞了,完全沒想到 Illidan 會為了力量出賣自己的靈魂,只能沉默的看著 Malfurion 忍痛將自己弟弟放逐。Tyrande 在這裡知道自己犯了錯,她低估了 Illidan 對力量的渴望,這也是為何她在日後聽到了 Illidan 作惡時會願意親自出手逮捕這位惡魔,她認為自己有責任彌補這個錯誤。


當初 Tyrande 在上古之戰是願意幫助外來者,可是這次在第三次大戰卻拒絕和他們合作,主因是因為外來者任意砍伐森林和殺死了半神 Cenarius。然而並非真的所有的外來者都像那群喝下惡魔之血的獸人一般,事實上由 Thrall (索爾)領導的部落表現出來的就像當初的獸人戰士 Broxigar 一樣具有高貴榮耀的戰鬥精神,由 Jaina (珍娜)領導的聯盟也表現出動人的情操,再加上守護者 Medivh (麥迪文)現身指引調解,終於讓 Tyrande 放下歧見,眾人聯手在 Hyjal 的山峰上擊敗惡魔 Archimonde,獲得第三次大戰的勝利。


戰後靜靜享受片刻和平的 Tyrande 和 Malfurion 隨著 Maiev 送達的求救信而開始動身,Tyrande 知道她有義務阻止並逮捕又犯下罪行的 Illidan,就和 Malfurion 帶著大批兵力前往支援 Maiev。不過遇上了 Maiev 對她而言不是件輕鬆的事情,事實上 Tyrande 在政治上並不是完全都受到眾人支持的,當初她被指定繼任高階牧師時,比她還資深的 Maiev 就認為她資歷太淺,無法正確的領導眾姐妹們。不過 Tyrande 雖然不是真的喜歡擔任領導人,但是她卻努力將這個肩上的重擔責任做好,然後以同樣的方式教導人民。


夜精靈血精靈的重會

Tyrande 和 Maiev 之間的衝突當然不會只有這一次而已,在遇上血精靈王子 Kael'thas (凱爾薩斯)時,Tyrande 相對於反對協助他人的 Maiev 而言就親切很多,還樂意幫助這些當初因為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的遠親同胞。結果這兩位女人的爭鬥延燒到 Tyrande 為了斷後而不幸被河流沖走時,Maiev 卻堅持復仇而不肯派人拯救 Tyrande,甚至使用謊言欺騙 Malfurion 來讓這位大德魯伊也變成為愛而復仇。這個事件以戲劇般的發展告結,Tyrande 因為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仰努力奮戰,因此得到了月神最大的眷顧而不死,接著 Malfurion 與 Illidan 也及時的將她救出不死族的圍攻。


Tyrande 在愛情上是完美但卻始終無法滿足,她知道 Malfurion 對她的愛永遠不會變,可是她真的不得不抱怨 Malfurion 總是把德魯伊任務放在第一,然後每次當她想到終於可以和 Malfurion 好好廝守時,這位大德魯伊又因為責任心的呼叫而離開了她。然後這一次情況卻不太一樣,當 Malfurion 進入夢境之後卻自此失聯於夢境之中,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傷心又擔心的 Tyrande 只能夠不斷地呼喚來自月神的力量來維持住 Malfurion 的身體不會因為缺少食物和水而死亡。


達爾

德魯伊們失去了首領之後,由 Malfurion 最得意的弟子 Fandral Staghelm (范達爾·鹿盔)繼任,可是這個傢伙自從自己的兒子死去之後性情就大變,而且他還不顧自己師父的警告強硬種下新的世界樹 Teldrassil (泰達希爾),並且發揮自己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在這棵世界樹的巨大樹枝上建立一座新的城市 Darnassus (達納蘇斯),很顯然 Tyrande 與這位德魯伊處的並不太好,政治上的角力也被迫她在某些地方必須接受 Fandral 的建議。又加入聯盟之後 Tyrande 並不是完全信任聯盟的其他種族,她派遣許多的間諜進行秘密任務,還將珍貴的爐石賜給她所派去聯盟友邦的大使身上,以便讓他們進行有利自己族人與聯盟的政治角力時,若出事時可以有快速安全的方式得以逃回 Darnassus 進行回報。


加入聯盟之後讓 Tyrande 處在和部落為對立的陣營中,但即使如此,她對部落也不會完全的給予敵對的態度,事實上在經歷過第三次大戰與部落結盟的經驗下她深刻的瞭解部落也是有許多可敬的戰士,因此在其拉蟲人的 Ahn'Qiraj (安其拉)帝國威脅逼近時,她是樂意和部落再度合作的,並且在 Shiromar (希洛瑪)進行重鑄流沙權杖任務中遇上被夢魘腐化的綠龍 Eranikus (伊蘭尼庫斯)時,還親自召喚出來自月神的力量來淨化了這位巨龍。之後 Shiromar 完成任務成為甲蟲領主並解開 Ahn'Qiraj 帝國的封印,Tyrande 也派出她精心訓練的月神牧師加入與部落合作組成的大軍 Might of Kalimdor (卡林多之力大聯軍)對抗其他蟲人與他們背後邪惡的上古之神 C'Thun (克蘇恩)。


位在月神殿的泰蘭妲

Tyrande 一直是這樣睿智的領導著人民,她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同時還深知政治的複雜與必要的齷齪,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摯愛無法久陪與她。不過 Tyrande 最後也終於體會到這點,因為在後來她嘗試拯救 Malfurion 的驚險旅途時她完全深刻的瞭解到不是只有她或是單單夜精靈全族而已,而是整個世界都需要 Malfurion 這樣有為的自然守護者,所以她不能太過自私,必須知足不求多,畢竟 Malfurion 在清洗污染世界的夢魘之後也決意娶她為妻了。這件事情讓 Tyrande 知道就算只有片刻的歡樂,那也夠她好好享受,於是在兩人婚禮的那天,她輕聲的告訴自己丈夫在他們享受過這片刻開心的日子後就該如何繼續擔起他們的責任。

Tyrande leaned and kissed Malfurion. “Enjoy today, Mal... that's all we can ever ask... today together...” She kissed him again, then added more strongly, “And then we shall begin dealing in earnest with the foulness that guided Xavius's evil.”

泰蘭妲靠在瑪法里恩身上然後親吻了他。
好好享受今日吧…小瑪,那是我們始終想要的…讓我們今天一起好好享受吧…她又親了他一次,然後堅定地說。接著我們就必須全力對付在背後推動薩維亞斯的邪惡始作俑者。

The archdruid nodded, accepting her wisdom. He would enjoy today – and all his time with Tyrande – and knew that he could indeed ask for no more than that. Still, both of them could not also help but have some hope for the future.

德魯伊點頭接受她睿智的話語,他會享受今天泰蘭妲陪伴他的娛歡時光 – 並知道他所求也僅是如此,然而兩人內心還是忍不住希望未來還能夠這樣就好了。



未來因為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造成的大災變讓世界又發生劇變,Malfurion 將再度離開妻子的身邊以擔下守護世界樹的責任;Tyrande 本身則是必須面對自方不斷減少的資源和部落易主之後爲了搶奪資源的強攻進犯,還有四處肆虐的元素軍團,內部又要處理將奧術魔法重新帶回夜精靈社會的上層精靈。該當如何面對如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難題,就必須考驗 Tyrande 的領導智慧了。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88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