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otan 杜洛坦


Lok'vadnod 這個字詞在獸人語言中是代表一種特別的歌謠,因為在此歌謠中所吟唱的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只有在獸人歷史中象徵傳奇和至高榮耀的英雄才可以在 Lok'vadnod 的歌謠中被傳誦,我們不知道在最早期的歷史當中有哪些英雄被歌頌,但是在近代的連年戰爭中卻譜出一個又一個可歌可泣的英雄,其中 Durotan (杜洛坦)的事跡可說是獸人歷史當中最重要的一環。Durotan 是現任部落大酋長 Thrall (索爾)的父親,身為舊部落時期的 Frostwolf Clan (霜部族)的酋長,在他的一生當中充滿了許多人性矛的衝突,雖然他也並非每次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但是沒有了他也就不會有新部落的重建,獸人也永遠無法從墮落的深淵再度站起。霜薩滿長老 Mother Kashur (族母卡修爾)也從祖靈得到有關 Durotan 的預言,那就是未來 Durotan 將會成為獸人救贖的大英雄。但是 Durotan 本身的故事幾乎沒有被提及,過去的資料中僅有他是 Thrall 的父親,以及獸人的國度以他為名,他被放逐等非常少的資訊,不過在長篇小說 Rise Of The Horde 中 Blizzard 讓這位傳奇英雄成爲了主角,而他的故事也就此豐富起來。


杜洛坦從小就受到族裡長老的期望

Durotan 出生和成長在一個和平的 Draenor (德拉諾)星球上,那時候的獸人都遵循著和平的薩滿信仰,沒有所謂的統一大部落,也沒有嗜血與殘殺,他們和鄰居德萊尼保持距離卻雙方交好。每個獸人部族都有自己的獨特文化和方言,而每二年會有一次盛大的 Kosh'harg Celebration (克許哈格祭典),而每年兩次盛大的 Kosh'harg Celebration (克許哈格祭典),是所有的部族會集合在靈魂之山 Oshu'gun (歐夏岡)的山腳下,由長老們討論部族和種族之間的大事以及歡慶大團圓。少年時期的 Durotan 熱愛冒險,在一次的祭典中他碰巧認識同樣是少年的 Orgrim Doomhammer (奧格林·末日錘),從此兩人成為了好朋友而且經常結伴出遊。但是他們在一次玩樂中碰巧遇上了抓狂的食人巨魔,對獸人少年而言這無疑是非常的危險,不過這兩人剛好遇上了德萊尼的狩獵隊而獲救。這是一個對 Durotan 的人生成長的第一個啟發點,因為帶領這個狩獵隊的德萊尼 Restalaan (雷斯塔藍)是德萊尼先知 Velen (費倫)的好友,好客的 Restalaan 邀請這兩位少年到他們的城市 Telmor (泰爾摩)作客,還介紹 Velen 給兩位認識。雙方在晚宴中分享自己的文化,當中 Velen 還告知這兩位少年有關他們過去同胞的墮落以及逃亡史,因此雖然晚宴看似愉快的結束了,然而這樣的訊息卻就此在 Durotan 的心中萌芽。這是 Durotan 和 Velen 的三次互動中的第一次,而這三次互動是影響 Durotan 人格的重要關鍵;除此之外 Durotan 和 Restalaan 也有三次特別影響他的互動,其中第一次就和 Velen 重複所以不再多加敘述了。

杜洛坦的父母:加拉德和吉雅

剛成為青年的 Durotan 備受霜族人關注,在他的父親 Garad (加拉德)因為保護族人而被食人巨魔以及古羅殺死後,年輕的 Durotan 繼位而成為霜的酋長,獸人長達數百年的和平日子也在此宣告結束。當時備受所有不同獸人部族都尊敬的長老薩滿 Ner'zhul (耐祖奧)突然送信緊急召集全部的酋長,要求他們有事關全族生存關鍵的大事必須商討,Ner'zhul 在這個緊急會議中告知其他人他收到了一個來自祖靈的新預言,內容是和獸人長期交好的德萊尼們其實一直在密謀想要毀滅獸人。Durotan 對此預言的內容感到訝異不已,他從未想過小時候救過他性命,和他們交好的德萊尼會是邪惡的敵人。可是事情卻只往壞的方向發展,各部族的薩滿們也紛紛收到了有關德萊尼的邪惡計劃預言,包含當時霜的長老薩滿 Drek'Thar (德雷克塔爾)在內,Drek'Thar 也說他的師父 Mother Kashur 的靈魂在預言中指明德萊尼是敵人。

德雷克塔爾是霜部族的三朝元老

獸人因為虔誠的薩滿信仰文化,所以祖先的預言從來沒有失靈過,而祖先的靈魂也從來不會欺騙他們的子孫,因此幾乎對所有的獸人而言祖先的話就是鐵律。然後在懷疑以及訝異之餘,Durotan 也只能接受預言而開始讓全族進行軍事的訓練。至於為何獸人的祖靈們會在這時候不約而同做出這樣恐怖的預言呢?因為這些根本就不是獸人的祖靈們,而是惡魔 Kil'jaeden (基爾加丹)的謊言,Kil'jaeden 利用魔法把自己化為這些獸人敬愛的祖靈,同時入侵長老薩滿們的夢境來散發這些假預言"挑撥和鼓動獸人去攻擊德萊尼,從未被欺騙過的獸人就此墮入惡魔的邪惡計劃中。對於 Durotan 而言雖然全族進入備戰狀態,但是他卻下令自己的霜部族不准攻擊德萊尼,除非正是宣戰或是受到攻擊。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是 Durotan 和 Velen 的第二和第三次互動。Velen 對獸人要求進行一次的和平會談,而 Durotan 就被長老薩滿 Ner'zhul 任命去攔截這位德萊尼先知,於是就在這樣的緊張氣氛下雙方再度見面了。雖然 Durotan 無意要傷害 Velen,可是在這非常時期的會面時,Velen 的談話卻不小心觸怒了獸人,尤其是 Drek'Thar,他斥責 Velen 的言語根本是故意要褻瀆獸人的祖先。眼看一般的衝突就要化為殺戮,Durotan 不得已只好以自己是霜族長的名義暫時把 Velen 扣留下當作人質,接下來第三次就是在當天晚上,雙方敞開心房對談,而正是這樣的對話徹底的改變 Durotan 的想法。

The truth of the comment made Durotan even angrier. "The ancestors do not lie to us! We have been warned that you are not what you would seem - that you are our enemies. Why did you bring those crystals if not attack us?"
真相只讓杜洛坦更加的生氣。
祖先從未欺騙我們!我們被祖先們警告你們並不像表面那樣 - 你們是我們的敵人,而如果你無意要攻擊我的族人那為何還帶這些水晶呢?

Velen spoke quickly. "We thought it might help us better communicate with the being in the mountain. It is not an enemy to the orcs, nor are we. Durotan, you are intelligent and wise. I saw this in you that night so long ago.You are not one blindly follow like an animal to slaughter. I know not why your leaders lie to you, but they do. We have ever sought to interact peaceably with you. You are better than this, son of Garad. You are not like the others!"
費倫快速的回答。我們認為這些水晶可以幫助我們更容易和山中的那個生物溝通,他不是你們獸人的敵人,我們也不是。我在很久之前的那個夜晚就知道你是聰明而且睿智的,杜洛坦。你不會盲目的像動物一樣遵從殺戮的命令,我不知道為何你的祖先們欺騙你,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是一直試圖想要和平的和你們交流。加拉德之子呀,你比其他人都要瞭解,你和他們都不一樣!


非常的遺憾的是雙方的戰爭沒有被阻止,而 Durotan 也表明即使戰爭爆發他一定會站在他的人民這邊,為了保護他的人民而戰,但是 Velen 的一席話卻讓 Durotan 懷疑到底為何自己的祖靈會要求他們去屠殺德萊尼,因為他們的先祖靈魂從來沒有要求自己的子孫做出如此暴力的決定。獸人德萊尼之間的戰爭就此開打,被夾在之間的 Durotan 也爲了保護自己的人民站上前線。在後來的一次戰鬥中 Durotan 和他的霜族人遭受前所未有的慘敗,這場戰鬥發生了嚴重的問題,Durotan 無法了解為何他的薩滿們不施展元素魔法來保護以及治療戰士。他看見 Drek'Thar 僅能手持他的法杖拼命揮舞,但是閃電和火焰卻完全沒有出現。然而敵對的德萊尼卻使用詭異又強大的奧術魔法攻擊他和他的族人們,Durotan 全身浸滿自己的鮮血,他看見親愛的族人們失去生命的氣息躺在地上。就在 Durotan 以為自己的生命要在這裡結束時,他認出了這群德萊尼戰鬥指揮官竟然是他先前結交的朋友 Restalaan。


Restalaan 在獲得勝利之後沒有下達屠殺令,他對躺在地上的 Durotan 說因為他之前高貴的行為而放走先知 Velen,Durotan 和活下來的霜部族的人可以直接安全的撤離戰場,這是他們的第二次互動,原本的朋友卻被迫在戰場上相互廝殺,加上戰死的族人更加讓 Durotan 感到心中的悲痛以及不安,他更加的懷疑祖先的預言恐怕是假的。為此憤怒的 Durotan 質問為何 Drek'Thar 會如此引導人民,而又為何在關鍵的戰鬥中他又不肯施展元素魔法來保護人民。但只見 Drek'Thar 虛弱的回答他已經盡力呼喚元素的協助,可是元素卻回應獸人們自己已經破壞了平衡,而他們再也不會借給獸人薩滿任何力量。同時間所有其他的部族也都反應出他們的薩滿完全失去了和祖靈以及元素溝通的能力,失去了引導的獸人只能走入更黑暗的道路。



詛咒密碼

至於為何獸人薩滿會失去元素的力量呢?相信有認真玩過燃燒的遠征當中的遊戲任務的人應該都會知道,這個正是邪惡的 Gul'dan (古爾丹)的傑作。在 Shadowmoon Valley (影月峽谷)當中有個非常精彩的任務串 - Cipher of Damnation (詛咒密碼),內容就完全的說明 Gul'dan 按照他的惡魔主人 Kil'jaeden 的意志和教導,施展了邪惡的禁咒切斷獸人和 Draenor 上所有元素的鏈結,這樣的結果導致所有的薩滿一瞬間失去他們的力量和依靠,最後只能夠投入惡魔魔法的訓練而成為術士。這個事件可謂是整個獸人的歷史中最恐怖的一件,因為這徹底的扭曲了他們長久以來虔誠的信仰。此狀況一直到數十年之後 Thrall 才重新把薩滿信仰帶回給獸人終於獸人薩滿也能夠和 Azeroth (艾澤拉斯)這個星球上的元素進行溝通,至於 Draenor 的元素的鏈結修復必須等到燃燒的遠征中才完成。


古爾單訓練獸人術士

取得部落控制權的 Gul'dan 進一步把邪惡的意志完全伸展到每個部族,他要求所有的酋長和失去力量的薩滿要到 Oshu'gun 集合,因為 Gul'dan 要展現新力量給所有的獸人看。於是在靈魂之山的山腳下,Gul'dan 對幾個手無寸鐵的德萊尼俘虜示範術士惡魔魔法的力量,這些可憐的俘虜在受盡極度痛苦的魔法折磨之後死去,他們悲慘的哀嚎響遍獸人的聖山,Durotan 見證曾經是族人自傲的靈魂之山上濺滿德萊尼的藍色鮮血,他內心的沉痛無處可發。接著 Gul'dan 更進一步欺騙他的族人,他告知在場的人是元素刻意背棄了獸人,因此獸人也沒有必要再走回古老的薩滿之路,現在要做的是開始訓練術士以利他們日後對抗德萊尼的奧術魔法。至此獸人薩滿們紛紛投入術士的訓練,而當 Drek'Thar 詢問 Durotan 是否允許霜薩滿也投入時,Durotan 是反對的,他沒辦法忍受這樣殘忍又邪惡的魔法。可是當 Drek'Thar 說出稍早的戰鬥中的慘況,表示沒有元素魔法的支援獸人是完全不敵德萊尼的,然後他自己也願意擁抱術士的黑暗之路來保護他的族人,因為整件事情事關他們全族的生存之道,因此 Durotan 只能沉重的批准 Drek'Thar 去學習。不過當 Drek'Thar 感謝他的酋長的准許時,Durotan 卻轉過頭而不發一語。


接下來事情更加的惡化。Gul'dan 認為獸人的軍隊數量還不夠多而要求所有的獸人把滿6歲的小孩都投入戰場,這樣的行為無疑是瘋狂的,僅僅才6歲到底要如何參加戰爭?才6歲哪裡的力氣去扛起武器和牌?Gul'dan 提出的答案卻是使用術士的魔法來強制這些小孩長大,而且所有不聽從的部族和其酋長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 放逐和處決。雖然霜部落剛好只有5個滿6歲而還未成年的小孩,但是當 Durotan 看見族裡的小孩被強制施展成長的魔法時,他的臉是悲痛而扭曲。很明顯承受這些魔法是痛苦的,這些小孩劇烈的在地上掙扎而尖叫,綠色的惡魔魔法能量像是在抽取這些小孩的生命力,讓他們的身體詭異又不自然的變大。好不容易熬過了這個無理的命令之後,Gul'dan 卻又下了下一道命令:因為 Durotan 小時候曾經到過德萊尼的城市而知道他們如何使用魔法來隱蔽,所以 Gul'dan 威脅他必須把如何找出德萊尼城市的秘訣說出,否則他親愛的霜族人的性命就會不保。一面是自己的親人,另外一面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Restalaan 的家園,良心和生存的恐怖二選一考驗著 Durotan。Durotan 他並不怕死亡,但是他害怕失去他的家人,終於他做出了他人生最殘忍也最後悔的決定。



黑暗神廟

這就是 Durotan 和 Restalaan 第三次的互動,而且沒有比這個還更加的諷刺了。要手刃救過自己一次,放過自己一次的恩人,Durotan 心中已經不知掙扎多久。當 Durotan 告知如何解開德萊尼的隱蔽魔法之後,獸人大軍直接突襲德萊尼的 Telmor 城,這時候的 Durotan 沒有把這個機會讓給其他人,他親自挑戰 Restalaan,希望只讓自己一個人承擔罪惡和後果,而 Restalaan 也不發一語的接戰。這場悲劇的戰鬥最後以 Restalaan 的死亡作為結束,Telmor 的陷落象徵德萊尼在這場兩族之間戰爭的敗亡的第一步,因為接下來他們開始不敵獸人新學習的惡魔魔法而不斷的節節敗退。又這次戰爭中最恐怖的是獸人完全不留活口也不照顧自己的傷兵,Durotan 看見的是無辜的小孩和女人被無情的屠殺,他看見自己受傷倒地的同胞被戰友無視,整個世界只充滿死亡和毀滅。日後在德萊尼的 Temple of Karabor (黑暗神廟)也被攻陷時,Durotan 是如此被描述著…

As he stood atop the stairs to the great seat of the temple of the draenei, he almost choked from the smells that assaulted his nostrils. The now-familiar reek of draenei blood. The urine and feces and the thick odor of fear. The sweet, cloying smell of incense. Blood covered the soles of his boots as they crunched on strewn rushes, releasing a clean fragrance that somehow made all the other scents so much worse - Durotan doubled over and vomited, the taste sour in his mouth. He heaved and choked until his stomach was utterly empty, then with trembling hands rinsed his mouth with water and spat.
當他站上通往德萊尼神殿王座的階梯時,他幾乎被襲擊鼻子的氣味給窒息了。這來自德萊尼的血是熟悉又濃烈的臭味,恐懼的味道如同尿液和排泄物般的噁心,應該芬芳卻令人倒胃的焚香之氣,混著因為鮮血踏過遍地的屍體而浸滿了他的鞋底而釋放出讓一切感覺更加糟糕的味道。杜洛坦彎下身體而開始嘔吐,嘴巴因為嘔吐物而充滿酸味,幾乎咽到 - 他吐到胃裡沒有任何東西留下,然後只能用顫斗的手把水倒入嘴巴。


獸人皮膚接觸惡魔能量會從棕色轉綠色

有人說壞事都是成堆的出現,對於 Durotan 而言他的惡夢還未停止。霜族裡一位曾經是薩滿的年輕人找上他的酋長,然後抱怨他不想要再練習惡魔魔法了,他看到自己的敵人因為他的法術痛苦而死感到害怕,他發抖的懇求 Durotan 給他回去聖山 Oshu'gun 和祖靈再度溝通的機會。不過這樣的行為已經被 Gul'dan 給禁止,Oshu'gun 早就因為連年的戰爭而不再發出閃耀的光芒,原本在裡面吸引獸人族先靈魂的納魯 K'ure (庫爾)也因為少了獸人神聖之泉的治療而進入了虛無的生命周期,這讓 K'ure 開始吸引許多來自異界的生物和惡魔,導致進入 Oshu'gun 這個行動除了被邪惡的 Gul'dan 用魔法封印禁止之外也危險異常。因此 Durotan 無奈的表示他沒辦法讓這個年輕的人去:

I won't be able to protect you if you don't!
如果你不想自救我也無法保護你!

他的眼神充滿絕望和喪氣。然而這個年輕人帶來的壞消息還不止如此,Durotan 發現這個年輕人的手和身體的皮膚似乎不再是以前的那種健康又漂亮的棕色,取而代之的是古怪的灰綠色。他原本以為自己看錯眼,但是直到他的妻子 Draka (德拉卡)尖叫的看到 Durotan 的胸膛居然也出現綠色的斑紋,而且一日比一日還要多,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也起了變化,而最後他們變成全身都是綠皮的怪物。


在 Warcraft 的設定中,獸人的皮膚對於惡魔的能量非常敏感:健康無污染的獸人應該是棕色的,但是只要附近有惡魔的能量接觸到他們,不管是間接還是直接的,獸人的皮膚都會轉變成綠色;而如果是喝下惡魔之血,就會變成鮮艷的綠色以及眼睛會發出火紅的光芒;如果喝下過量的惡魔之血,那他們的皮膚會再度變異,變成鮮艷的紅色;如果再加上一些改造和徹底的完全腐化,最後會呈現出長出許多尖牙和突刺的怪物,也就是在燃燒的遠征當中大家看到的那群魔化獸人。這些外形被惡魔能量影響而出現的變化都具有遺傳性。



來自這個惡魔的血液是徹底腐化和奴役獸人的原因

德萊尼敗退到只剩下一座城市 Shattrath (撒塔斯),Gul'dan 爲了取得全面的勝利決定祭出他邪惡計劃的最後一步,那就是要求所有的獸人喝下他稱作轉生的聖杯惡魔之血。對於 Durotan 而言,其實他表示如果沒有來自 Ner'zhul 的密信,他可能真的會為了霜部族的安全而喝下惡魔之血。但是 Ner'zhul 的密信卻拯救了 Durotan,這個過去犯下大錯又失去力量的老薩滿在最後的關頭拉了 Durotan 一把,終於給了他堅定地意志和精神去拒絕 Gul'dan 的命令。信件的內容是如此:

You will be asked to drink. Refuse. It is the blood of the Twisted Souls, and it will twist yours and those of all who imbibe. It will enslave you forever. By the love of all we once held dear, refuse.

你會被要求喝下這些。拒絕他!這是有扭曲靈魂的生物之血,而且所有喝下這的人都會被扭曲,這會永遠的奴役你。為了我們那些親愛的家人,拒絕他!


Ner'zhul 因為知道 Durotan 對這場戰爭的態度而把最後的希望賭在他身上,他把 Gul'dan 邪惡的計劃和惡魔的交易全部告知 Durotan,期望這個酋長可以在未來成為拯救獸人的英雄。雖然 Durotan 無力的阻止大部分的獸人喝下惡魔之血,但是這次他拒絕並且禁止任何霜部族的任何人喝,他勇敢並且大聲的反駁 Gul'dan 的命令,並且再度宣誓他的性命都是為了獸人,為了
部落而戰,他的行為也連帶激勵一些其他部族的獸人拒絕喝下惡魔之血。因此雖然 Durotan 未能保留純凈的棕色皮膚,但是他的心志卻從未腐化,Velen 也從他的預示中看見了 Durotan 的內心散發的光芒,他也認為獸人救贖只能依賴這個霜部族了。


德萊尼完全戰敗之後就躲藏起來而很少被發現,Durotan 之後下令自己部族的 Drek'Thar 和其他術士全面放棄這些惡魔的魔法,即使元素不再回應他們,他們依舊盡力保持傳統的文化而活著。其他獸人部族則因為沒有了對象開始陷入內戰,Draenor 因為惡魔惡魔能量的肆虐而開始死亡,土地不再有生機,許多動物也走入滅絕,直到 Gul'dan 又展開他的邪惡新計劃 - 入侵 Azeroth。獸人部族才又被重新集合起來,不忍心看到另外一個世界發生和自己的一樣的命運,Durotan 再度帶領他的霜部族反抗 Gul'dan,只可惜他們實在太小而完全沒有辦法對抗強大的部落。隨後黑暗之門開啟沒多久全部的霜部族就遭到放逐,Durotan 帶著他的族人一路流浪到 Alterac Valley (奧特蘭克山谷),就此定居在這隱秘的峽谷。在霜安詳的定居一陣子之後,Durotan 仍然無法放下在遠方的同胞們,不過這次他知道自己的族人已經是安全而沒有後顧之憂,他決定出發拜訪他的好友 Orgrim,揭發 Ner'zhul 之前告知他有關 Gul'dan 的邪惡計劃。


Durotan 就這樣帶著親愛的妻子和剛出生的兒子走入他人生的末路。在這次的拜訪中 Durotan 把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訴 Orgrim,而 Orgrim 在瞭解到事情的嚴重性之後派出自己的手下護送 Duroan 離去,不過這些人卻是 Gul'dan 安排在 Orgrim 底下的間諜和刺客,這群 Gul'dan 的走狗一進入荒野就開始進行他們的暗殺行動。雖然 Durotan 英勇的反擊並殺死了幾個敵人,可是死神依舊找上了這位獸人。他的妻子被砍成碎片,他身受重傷,手臂被截斷而再也不能抱著他親愛的兒子,就這樣在雪地中一代英雄就此逝去,對 Durotan 來說他死前唯一的欣慰,就是他沒有在閉上眼睛前看到兒子被野獸吃掉。



漂亮又勇敢的德拉卡是不斷支持杜洛坦的精神支柱

這個悲慘但是傳奇的獸人 Durotan,其實也是有重要的家人不斷的支持他才可以走到這個地步,他的妻子 Draka 總是陪伴在他身旁,鼓勵她的丈夫勇敢的面對困難的抉擇,有時候 Durotan 幾乎要崩潰時都是 Draka 的一席話而再度站起來,她和她的丈夫都是擁有純凈之心的獸人。另外 Durotan 的母親 Geyah (吉雅)則是另外一個女英雄,在獸人德萊尼的戰爭中其實有種可怕的疾病叫 Rex Pox 在獸人之間傳播,尤其是年紀極小的小孩非常容易患此疾病,Geyah 是在戰爭中唯一站起來照顧和治療這些患病的小孩,她在 Nagrand (納格蘭)的山中有一個治療小屋,許多小孩都被送去她那裡照顧,因為遠離戰爭和惡魔的能量,在那邊長大的人都可以保持健康的棕色皮膚,日後這群完全沒有被腐化過的獸人就被稱作 Mag'har (馬格哈),代表獸人語中未腐化”的意義


Durotan 把自己的兒子取名 Go'el (高爾),在獸人語中則是代表著
救贖的意義,也就是對於 Durotan 而言,雖然他盡力拯救自己的族人而未能成功,但是他仍然寄望自己的兒子可以繼承父親的遺志。命運也不虧待他的兒子,Thrall 終於成為了部落的大酋長,真正淨化惡魔之力和恢復獸人文化的大英雄,這可謂 Durotan 留給獸人族的最大禮物。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1.24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