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rion Fordring 提里奧·弗丁



Tirion Fordring(提里奧·弗丁)是在整個巫妖王之怒的故事中,扮演正派一方對抗不死族 Scourge(天譴軍)的最具代表性人物。他的初次登場非常非常的早,來自官方在2001年發行第一部小說 Of Blood and Honor,是個遠在魔獸爭霸三發售前就出現在整個 Warcraft 歷史的角色,不過由於這本小說已經距離現在年代有相當久的時間,許多內容與當時的設定都不夠完整,甚至與現在我們所認知的世界出現極大的矛,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免讓許多人對 Tirion 的生平與故事產生許多質問,究竟要如何才能弭平這些矛、讓故事自圓其說呢?有鑒於 Blizzard 認為在讓故事可以在更好、更完整、更合理的情況下繼續發展下去,因此過去一些老舊的背景必須做出適度的修正與調整,如此一來就可以解決大部份玩家心中的疑問,這就是所謂玩家俗稱的吃書了。


Tirion 是二次大戰中的聯盟英雄之一,在戰爭中聯盟為了對抗部落的黑暗魔法,進而將牧師的神聖魔法結合近戰武技,就此誕生了聖騎士。Tirion 在小說中被描述為一個舊騎士團的新人。但是這個設定卻已經被推翻了,現在他是一個從普通戰士成為聖騎士的人,是 Knight of the Silver Hand(白銀之手騎士團)的五位創始成員之一。戰後凱旋而歸的他是人民口中的英雄,也是公正治理 Hearthglen(壁爐谷)的領主大人,更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這段日子可謂 Tirion 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了。然而好景不長,時間來到第二次大戰結束後11-12年左右,因為新部落重組並快速崛起,聯盟囚禁獸人的集中營一個接著一個被破壞,新任大酋長的獸人 Thrall(索爾)便被當時的聯盟視為眼中釘,許多人都因此而擔心部落即將回歸再度掀起大戰,相關的謠言更是滿天飛。於是,在獸人威脅即將重現的背景下,才會因為一連串的巧合而造成 Tirion 接下來的一生悲劇。

提里奧與伊崔格的血之兄弟情誼

在一次偶然的騎馬散步中,Tirion 意外的在自己領地內的一座廢棄舊塔遇上了一個名叫 Eitrigg(伊崔格)的獨居獸人,由於兩人素未謀面、也不知彼此的理念和為何出現的動機,加上前面兩次大戰的陰影,很理所當然的就拔起武器交戰。但是這場戰鬥卻讓原本就殘破不堪的舊塔倒塌,Tirion 也因為被建築物的碎石擊中而昏了過去,然而在這時拯救了他的卻是剛剛跟他生死相拼獸人,理由是這位獸人戰鬥中看到了對方的榮耀行為表現。正因為 Eitrigg 保有重視榮耀的傳統獸人精神,導致 Tirion 過去的所有認知被完完全全的顛覆了,他此時才知道原來真正的榮耀是不能用種族來界定,而是要以該人的行為與準則去做判斷。事實上,Tirion 瞭解正是要這麼做,才是真正符合身為一個聖騎士的信念。


Tirion 對獸人 Eitrigg 作出承諾絕不洩露他的行蹤、也絕不會追捕他,這是一個以聖騎士的榮耀精神所發下的誓言,若是違背誓言,他們他就會失去了自己的信念。這一點同時是廣受許多人爭議的行為之一,當一個人的榮耀凌駕在所保護的事物上,是本末倒置嗎?但在這裡我個人則是認為正因為 Tirion 是聖騎士,所以他心中最值得守護的就是榮耀,所有其他的事物也都是基於這點才成立,他的封賞、地位與財產甚至家人所獲得一切優渥待遇全部都是因為能夠貫徹自己的信念才獲得的。因此如果 Tirion 無法實踐這一點,那才叫做真正的本末倒置。


Tirion 後來更將自己體悟到的真理告訴自己摯愛的兒子 Taelan(泰蘭),說明並不是所有與他們敵對的獸人都是惡人,這也正是奠定他之後對所有種族、所有人皆一視同仁、毫無歧視的根基。

泰蘭:
Poppa, are the orcs as mean and cruel as everyone says they are?
爸爸,獸人都像大家說的那樣卑劣、那樣殘忍嗎?

提里奧:
Well, son, that's hard to answer. I think there are some orcs who can be good. They're just harder to find, is all.
好吧,兒子,這真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但我想還是有些獸人是好人的,只是比較難找到,就是這樣。

泰蘭:
Really, Poppa?
真的嗎,爸爸?

提里奧:
I think so. Sometimes we need to be careful of how quickly we judge people, son.
我想是的,有時候我們不能太草率的判斷人的好壞,兒子。


然而這位聖騎士的承諾卻因為一個復仇心重的晚輩 Barthilas(巴瑟拉斯)而曝光,進而導致 Tirion 不但被剝奪所有的領地、財產、權位以及趕出騎士團,還被放逐出國、剝奪使用聖光的力量。騎士團首領 Uther(烏瑟)一揮手就讓 Tirion 再也無法呼喚聖光,然而真的是這樣嗎?事實上則是當他好不容易趁著部落突襲人類城市的空擋救出 Eitrigg 時,卻發現這位用鮮血結交的兄弟已經走向死亡,Tirion 不斷的祈禱、不斷的懇求,發自內心的誠摯呼喚,居然讓聖光之力再度回到了他的身上,進而得以施展治療魔法把瀕死的獸人救活。


提里奧祈求聖光治療伊崔格

聖騎士牧師是否能夠呼喚聖光的力量取決於他們的內心是否虔誠、對信仰的意志力是否堅定,而當時 Tirion 則因為自己個人遭受的劇變,加上對於被驅逐出騎士團、剝奪一切的那種恐懼,才導致他自己失去了對聖光的信心,才因內心的消沉而無法接受來自聖光的祝福與力量。但是 Tirion 為了能夠救活 Eitrigg,即使在以為自己的聖光之力真的被剝奪情況下,他依舊祈求聖光能夠救救眼前這位遭受人類不公對待的受害者,就是這樣誠摯無欺的心態,聖光才願意再把自己的力量借給他。聖光根本就不會去在意凡人什麼剝奪還是驅逐的行為,祂看的就是一個人是否意志足夠,如此而已。自此 Tirion 更是瞭解自己的所作所為並沒有錯,儘管他必須一個人在荒野過著獨居孤單的生活,他依舊在內心知道自己一樣是個真正的聖騎士

隱居在東瘟疫之地的前任聖騎士領主

這邊還有一點值得探討的,則是那位害慘 Tirion 的年輕聖騎士 Barthilas。根據小說的描述,他在部落攻入 Stratholme(斯坦索姆)城之時,便被部落士兵用長矛貫穿胸腔而死,然而我們現在卻可以在遊戲中看見他,而且他還被升官為 Stratholme 城市的行政長官,究竟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目前這邊有幾種可以自圓其說的說法:第一是當他看起來被殺時,其實只是受到重傷沒死,因此聯盟高層更篤定他所說的 Tirion 勾結部落是事實,故將他的官位繼續往上提拔;第二是擔任行政長官的 Barthilas 與那位被殺的聖騎士 Barthilas 是不同人,只是剛好名字相同而已,畢竟官方從未出面證實這兩人是同一人

鎮長巴瑟拉斯極可能不是害慘提里奧的禍首

Tirion 在後來儘管獨自過著放逐的生活,卻一直在暗地觀察著親愛的兒子 Taelan 的一切,甚至在兒子正式成為聖騎士的那天潛入參加晋升儀式,看見自己的兒子踏上了相同的光明之路,身為一個父親他充滿驕傲。不過這裡也有一個很明顯的問題,究竟 Taelan 的年齡是幾歲?小說中敘述這一段是已經經過了15年,但是根據重新設定過的時間線,從 Tirion 的放逐到第三次大戰爆發前的間隔僅僅只有1年左右而已。因此大家必須知道的是在現在的故事背景設定中,當 Tirion 被放逐之際,其實他的兒子並不是個天真、什麼都不懂的小娃兒,而是一個即將成年的青年,如此他才有可能加入在第三次大戰中被 Arthas(阿薩斯)王子屠殺而苟延饞喘的騎士團。


Tirion 儘管領悟了聖光的道理、堅守自己的信念,卻再也不對周遭虛偽、墮落的人類世界在乎任何事。因此第三次大戰之中,面對北東部王國大半的土地淪陷,他也是在旁冷眼旁觀,幾乎是可以算個憤世嫉俗的人了。Tirion 現在內心唯一對凡間的牽掛就是兒子,可是更令他感到痛心的是,沒想到 Taelan 居然誤入歧途,成為了狂熱偏激的 Scarlet Crusade(血色十字軍)的成員。這個十字軍是個自詡為正義使者的惡魔集團,但因為他們對聖光的狂熱信仰意志堅定,因此他們依舊可以呼喚著聖光的力量到處作惡,讓身為一個真正聖騎士的 Tirion 幾乎看不下去。

泰蘭成為血色十字軍

不過驅使 Tirion 從5年的被動再度走入主動的,卻是另一個後來被他視如兒子的 Darion Mograine(達瑞安·莫格萊尼)。當時 Darion 在到處尋找解救自己父親靈魂於詛咒之劍 – 墮落的灰燼使者之中的方法,而被聖光引導去隱居在荒野的 Tirion,他完整的聽完整個悲劇故事的始末之後,成功的用言語打破這位前聖騎士領主的心房,取得他的信任。

達瑞安:
The Argent Dawn needs man like you.
銀色黎明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提里奧:
I've seen everything that was good in my life wither on the vine. And all for what? No, I do not care to be involved.
我親眼看見所有我生命中的美好事物在一夕間被摧毀殆盡,為的都是什麼?不,我不希望再被牽扯入任何凡事。

達瑞安:
You were a living vessel of the Light once. Faith, wisdom, valor... honor. Those ideals meant something to you. You can be that man again. Be a paladin. Be an inspiration. Be a force. Be a hero.
你曾是聖光在我們這個世界的活化身,信念、智慧、勇氣…和榮耀,這些美德對你都有莫大的意義,你可以再成為那樣的人一次的,重新再當一次聖騎士吧!重新再做大家的表率!重新再當個正義的重要戰力!重新再當個英雄!

Darion 的一番話激勵了這位前任聖騎士,尤其是最後一句特別重要,因為當初在愛子成為聖騎士的那一天,他寫給自己兒子的那封信中除了內容滿滿的諄諄教誨外,最後一句也是期盼兒子可以成為一位英雄。

達瑞安請求提里奧重新出山

後來 Tirion 果然再度出山協助黎明的人們抵擋來襲的 Scourge,但卻沒能救得了為了救贖父親而將灰燼使者刺入自己胸膛的 Darion。這位年輕人的死無疑給了他一些內心的衝擊,畢竟在很多方面來說,Darion 都讓他想起自己的兒子 Taelan。於是在這件事之後他雖然再度回到自己隱居的小屋去,不過卻已經開始計劃要將親愛的兒子從十字軍的魔手解放出來,為此他需要一些能夠信任的冒險者協助。從此,每當偶有人經過這位隱士之居時,都會聽到 Tirion 如此道:

Race does not dictate honor. While you remain on my farmstead, I ask that you remember and respect this credo. I have known orcs who have been as honorable as the most noble of knights and humans who have been as vile as the most ruthless of Scourge.
不能用種族來判斷一個人的榮耀。在你留在我住所的期間,我希望你能夠記住並且遵守這個信條。我知道有些獸人,他們如最高貴的騎士那樣擁有榮耀感;我也知道有些人類,他們如最殘忍的天譴軍那樣邪惡。

這一段話,才是真正來自大領主 Tirion的名言。而所謂種族不能代表榮耀,我見過最高尚的獸人、也見過最卑劣的人類這句話,恐怕只是來自某些玩家改寫的山寨版,並非真正來自 Tirion 的名言,畢竟這句山寨版本的只是乍看很像,實際意義卻和原句大不同。


可惜一切來得太慢了,當 Taelan 知道真相、下定決心要脫離十字軍時,卻反被十字軍的大審判官 Isillien(伊森利恩)帶人圍攻害死,身為老父親的 Tirion 又一次來不及救出自己心中重要的人,只能抱著兒子的屍體傷心悔恨。這一次他手刃了仇人,但也就此發誓要重建 Silver Hand 的騎士團,並且將這些瘋狂的十字軍和不死族 Scourge 都根除於世。


時間來到巫妖王之怒的年代,又是一次命運的相會,被巫妖王 Arthas 用死靈魔法控制住的 Darion 率領大批軍隊攻打聖光在瘟疫之地的最後庇護的禮拜堂。而且事實上巫妖王此舉只是想要引誘出 Tirion 離開他所躲藏的隱居之地,進而殺了他以將其變成自己手下的強力手下。但是對於 Tirion 而言,這也是拯救另一個心中重要人士的絕佳時機,因此他毫不遲疑的出現擊敗 Darion,義正言辭的教訓心智被巫妖王控制的 Darion,並且靠著埋於此地的眾英靈顯靈,成功的使場上的許多死亡騎士取回自己的自由意志,他們再也不是巫妖王的邪惡爪牙了。

與巫妖王在聖光之願禮拜堂的對決

事情還沒結束,巫妖王 Arthas 此刻親自登場,準備採收踏上陷阱的大領主 Tirion,直接施展法術束縛住大領主的所有行動。不過就在這個緊急時刻,獲得自由意志的 Darion 卻將手中的灰燼使者扔了過去,不但破解了巫妖王的魔法,這把劍更在 Tirion 與聖光的洗禮下成功的完全淨化了。接下來的戰鬥則由於禮拜堂是個神聖之地,Tirion 直接大占上風,逼得巫妖王不得不暫時撤退重商計謀。不過這只是第一步而已,因為整個對抗巫妖王 Arthas 的戰爭才剛開始。

提里奧:
We have all been witness to a terrible tragedy. The blood of good men has been shed upon this soil! Honorable knights, slain defending their lives -- our lives! And while such things can never be forgotten, we must remain vigilant in our cause! The Lich King must answer for what he has done, and must not be allowed to cause further destruction in our world. I make a promise to you now, brothers and sisters: the Lich King will be defeated! On this day, I call for a union. The Argent Dawn and the Order of the Silver Hand will come together as one! We will succeed where so many before us have failed! We will take the fight to Arthas, and we will tear down the walls of Icecrown! The Argent Crusade comes for you, Arthas!
我們都見證了一場可怕的悲劇,許多好人的鮮血今天都被灑在這片大地!許多榮耀的騎士們都為了捍衛他們、捍衛我們的生命而被殺!不過雖然我們絕對不能忘記這件事,但我們必須更加的保持著警戒之心!巫妖王必須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我們不能再讓他對這個世界製造更多的破壞。我現在對你們大家承諾,我的兄弟姐妹們:巫妖王終將敗亡!今天,我呼籲大家團結,讓銀色黎明和白銀之手騎士團結合為一!我們會完成前人所做不到的目標!我們會討伐阿薩斯,然後我們會擊潰寒冰皇冠的城牆!銀白十字軍要來剿滅你了,阿薩斯!

達瑞安:
So too do the Knights of the Ebon Blade. Although our kind has no place in your world, we will fight to bring an end to the Lich King. This I vow!
還有,我們黯刃騎士團也是,儘管我們這些人並不屬於你們的世界之物,但我們也一樣挺身而戰,一樣共同終結巫妖王。我發誓我一定做到!


於是一支重生的白銀與十字軍的結合,成為了號召眾多英雄加入討伐邪惡的大軍,浩浩蕩蕩的往北行軍。不過讓人氣餒的是,除了部落與聯盟之間因為憤怒之門事件而全面開戰外,Tirion 也在初步進攻 Icecrown 的時候遭遇到極大的挫敗。他原本想要透過炸裂山壁的方式從旁切入,卻沒想到不但炸裂口被大量的不死蜘蛛結網封住,很多的十字軍士兵更是被擄走作為在前線當擋箭牌的人質,導致十字軍在戰鬥中縛手縛腳,根本就無法全力進攻。不過 Tirion 始終保持著自己的信念,他相信聖光、聖光也真誠的回應他、賜給他勇氣與力量,因此他不但保持著榮耀之心,完全沒有傷害到任何的人質,更進一步擊潰敵人的防禦,成功的在 Icecrown 的冰河天險打開一道缺口,為這場名副其實的聖戰墊下勝利的基礎。

回應提里奧的那魯


而且儘管戰事連連告捷,他也不會忘記聖騎士的精神,對於任何微小、渺茫的救贖機會都不放過,其中兩個在此地發生的例子更是能夠映照到這點。第一是一位名叫 Bridenbrad(布理登布萊特)的十字軍聖騎士,他在部落與聯盟交戰結果導致巫妖王做收漁翁之利的時候,還英勇的衝上前線,將許多的傷者和生存者一個一個救回來。然而這位勇士卻再也沒有回到十字軍,原因是他發現自己在救人的過程中感染了瘟疫,他懼怕自己會傳染給其他的戰友才決定獨自一人在山脈冰河的角落等死。面對如此偉大的情操、獲救希望卻渺茫的情況,Tirion 還是毫不遲疑的儘自己最大的力量來試圖挽回 Bridenbrad 的生命,不但派人向紅龍女王 Alexstrasza(雅立史卓莎)請示協助外,也向最強大的森林守護者 Remulos(雷姆洛斯)尋求解藥,甚至還跟遠在另一個世界的那魯 A'dal(阿達歐)求救。如此努力不懈都是為了實踐聖騎士的精神,而且最後儘管沒有成功救得這位勇士,終究讓 Bridenbrad 的靈魂得以安息、不用懼怕被巫妖王給折磨。



另一個明顯的例子則是巫妖王 Arthas 的善心。Tirion 在一得知可能保存有 Arthas 最後一絲人性的善心時,就立刻帶兵出發,意圖救回這最後可能讓 Arthas 獲得救贖的機會。他是一個真正的聖騎士,是個全心信奉與宣揚聖光美德的使者,因此就算是再迷途的羔羊,只要有回頭的機會都不會放棄。可惜的是,巫妖王 Arthas 也曾經做過聖騎士,他知道這既是他們的優點,也是他們最大的弱點,而他要針對這個加以攻擊。善心的消息不管是如何被十字軍給知道的,巫妖王知道只要能夠成功的把 Tirion 給引到自己的領域內,就可一網打盡以雪上次的敗戰之恥。不過巫妖王的計劃進行的這麼順利嗎?答案卻是否定的,因為他又再度低估了 Tirion 的決斷與信念,只簡單的把他認定是迂腐的聖騎士

巫妖王阿薩斯:
Uninvited guests! Did you think you'd go unnoticed inside my dominion? I must confess... you were not altogether unexpected. I hope you find your final resting place... to your liking.
不請自來的人!你們真的以為自己在我的領域內完全不會被發現嗎?但我必須承認…我並不是完全沒料到你們會出現,我希望你們會喜歡上這個…最後的的安息之地。

提里奧:
You sound a little too confident. Especially considering the way our last encounter ended.
從我們上次那場戰鬥是怎麼結束的來看,你還真的表現得太有自信了。

巫妖王阿薩斯:
Last time we met, you had the advantage of fighting on holy ground. You'll find that out situation has been... reversed.
上次我們對戰的地點是在神聖的土地上,你可是擁有地主之利的優勢。但這次我們兩個人彼此的情境已經跟上次…相反了。

提里奧:
That might be, but I don't need to stand on holy ground to run that disembodied heart of yours through with the Ashbringer.
或許是,但我不需要站在聖地上就能讓灰燼使者刺穿你那顆離體的心。

巫妖王阿薩斯:
I call your bluff. You're a paladin after all. Your obsession with redemption goes beyond the inane. You surely wouldn't destroy humanity's only chance to redeem its most wayward son. You'd sooner die!
我說你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罷了,你終究也只是個聖騎士,你對救贖的執著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你不會把拯救最迷途的孩子的唯一機會就這樣摧毀掉的,你寧願自己死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提里奧:
The heart... the last remaining vestige of your humanity. I had to stop it from destroyed. I had to see for myself. And at last I'm sure... Only shadows from the past remain. There's nothing left to redeem!
這顆心…是你最後殘存的人性,我必須阻止它被摧毀,但也必須親自看清它的內在。而最後我終於確定了一件事…裡頭只剩你過往的陰影,完全沒有任何值得救贖的善心了!

Tirion 話一說完,便立刻舉起灰燼使者砍碎巫妖王 Arthas 的心臟。因為他這次是親眼看清這顆心臟內根本完全沒有任何的善心留下了,既然已經確定對方是個十惡不赦、毫無任何悔意,連最後的一絲人性都完全泯滅的傢伙,那麼還用得著遲疑嗎?果斷的抉擇果然讓他重傷了巫妖王,儘管後者是半神,儘管後者心臟被破壞也不會死,但是這一擊卻依舊給了對手難以承受的傷害。


阿薩斯的善心,是救贖還是陷阱?

而且就如大家撤退之後 Tirion 所表達的想法,整個摧毀 Arthas 心臟的任務並不是個失敗,其結果反而相當的成功,因為不管對方做了再多的壞事,他們過去可能多少都抱持著對方可能還有任何救贖、浪子回頭的機會,而這樣的意念多少都會對自己的進攻造成些許的阻礙。但是在這個任務中,大家現在都清楚的得知 Arthas 已經完全的摒除了自己的任何一絲善心,因此簡單來說,他已經淪落為單純的惡役,如此在接下來對抗他的戰鬥中更能夠心無旁騖的全力以戰,再也沒有任何掛礙。


對抗擅長死靈魔法 Scourge 大軍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隨時必須擔心死去的夥伴被敵人控制而造成此消彼長的情況發生。除此之外,部落與聯盟之間的紛爭若不平息,只會在戰場上造成更多的混亂、讓巫妖王繼續享有漁翁之利。因此 Tirion 決定舉辦一場和平的競技比賽來達到挑選精英勇士以及促進和平的目的,即為銀白聯賽。後來Tirion 更是和 Darion 合作,讓聖騎士死亡騎士合流為一,組成 Ashen Verdict(灰燼裁決軍),是個象徵著銀白與黑暗聯手抗敵的精神。


十字軍的銀白聯賽

可惜的是銀白聯賽的成效並不是預想的那麼有效,雖然看似成功,但是部落與聯盟之間的衝突反而在最後進攻巫妖王老巢的時候整個爆發開來。神奇的是,儘管部落和聯盟的大軍又在敵軍深處互相撕殺起來,但是卻毫不影響整個討伐巫妖王的進度。裁決軍的眾英雄們攻破 Scourge 一道又一道的防線,在冰封王座上擊殺巫妖王 Arthas,讓整個世界的自由之民再也不用為巫妖王的憤怒感到害怕與恐懼。Tirion 的成功可以說是他始終如一的貫徹自己的信念,即使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依舊不會拋棄聖光,即使在自己的愛子被謀殺後依舊沒有讓瘋狂的復仇蒙蔽自己,反而成為了一位願意為世界的公理而戰的大英雄,真的是當之無愧!

擊碎符文魔劍霜之哀傷

戰後 Tirion 也沒有就此鬆懈退隱,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鄉繼續領軍剿滅敵人殘黨和收復失地,整個西瘟疫之地大半都在十字軍與德魯伊的合作努力下恢復到以往的綠地,東瘟疫之地則是因為腐化的太嚴重了而恢復的比較慢。但是 Tirion 與十字軍也注意到一件事了,許多當初巫妖王手下的華爾琪在 Arthas 死之後紛紛投入部落被遺忘者的陣營,開始服侍女妖之王 Sylvanas(希瓦納斯),把許多死靈法術帶入部落與聯盟之間的戰爭。這點,毫無疑問讓她與巫妖王之間的共同點越來越像;再來則是這些被遺忘者依舊繼續開發新型瘟疫,然後還將這些大型毀滅性的武器投入對付聯盟的戰爭中。

歸鄉

Tirion 本人雖然對部落與聯盟之間的戰爭完全沒有插手,但他卻緊盯著被遺忘者的行動,甚至讓十字軍著手進行反瘟疫的煉金術研究,就算是預防萬一也好,哪怕被遺忘者某天也對十字軍投擲可怕的瘟疫彈就麻煩了。除此之外,Tirion 也積極的培訓新兵,讓新世代的年輕人能繼承這些先代英雄的精神,持續的將真正聖騎士的美德與節操發揚光大!


訓練中的新兵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92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