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 Highmountain 塔拉格·高山




在對抗巫妖王而建立的 Argent Tournament (銀白聯賽)場地上,有位叫做 Trag Highmountain (塔拉格·高山)的牛人死亡騎士會經常性的巡邏整個場地,口中念著這句話:

I will join in the assault upon Icecrown Citadel when the time to strike upon us.

我將會在時機降臨時加入攻打冰冠城塞的最後一戰。

可是目前在遊戲內僅僅只有這樣的表現使得他非常容易被當做路人遺忘掉,然而 Trag 實際上卻有著傳奇的背景故事,他有著不屈的執念和高貴的精神,而且他的遭遇也是非常的令人感到驚奇,如果就這樣忽略掉他可就錯過了一篇值得吟遊詩人吟唱的詩歌。



塔拉格和人類貴族瓦利馬成為好朋友

故事從在第三次大戰結束之後開始,整個 Azeroth (艾澤拉斯)世界的交通開始熱絡起來,讓原本幾乎沒有和對岸大陸交流的古老種族開始出現密切的來往,當中有許多的牛人也離開家鄉而踏上探索東部大陸的旅途。Trag 是來自於 Highmountain Tribe (高山部族)的年輕牛人,Highmountain 部族以眾多勇敢善戰的戰士而聞名,在冒險精神的驅使下 Trag 成為其中一個第一批探索東大陸的牛人。在這趟驚奇的路途中,Trag 意外的結識一位人類的貴族 Valimar Mordis (瓦利馬·莫迪斯)。Valimar 原本是統治人類七王國之一的 Alterac (奧特蘭克)領地下的貴族,他的家園很幸運的沒有在大戰時被 Scourge (天譴軍)的不死大軍入侵,因此當 Trag 遠道來探險時 Valimar 仍然保有他的莊園和城堡。這兩個完全不同種族也未曾見過面的人在相遇之後很快就開始進行友善的交流,他們彼此分享著自己的故事和享受著打獵,Trag 非常喜歡這個心地善良又好客的人類男爵,所以決定留下來長久作客。


悲劇就在不久之後的未來開始,雖然第三次大戰結束之後 Scourge 的勢力在東大陸受到被遺忘者的脫離而消弱不少,但是這些恐怖的怪物還是盡他們所能的擴張和獵捕所有活的生物。Valimar 的家園被入侵了,而且儘管 Trag 奮力的協助他來抵抗這些不死族,最後整座莊園還是淪陷了。許多人被殺而 Valimar 也被變成 Scourge 的一員,Trag 則是很幸運的和一些人類成功的逃走了,Trag 非常的懊悔自己為何沒辦法拯救這個異族好友的生命,所以在 Scourge 離開之後他再度回到這個殘破不堪的莊園城堡,獨自一人守護這個已故好友的家園。



持有神器耐祖奧寶珠的膿液

Valimar 在死時的意志是非常強烈的,因此雖然被巫妖王控制一段時間,他還是掙脫了枷鎖而再度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當然這裡我是猜測和巫妖王沉睡時可能精神控制力降低有關就是了。重新有了自己的意志之後的不死族就是被遺忘者,而成為被遺忘者的 Valimar 重新回到了他殘破不堪的家園,在那裡他再度遇見了不離不棄的牛人好友。Trag 絲毫不懼怕已經變成不死族的 Valimar,相對而言他反而敞開雙手接受這位故友,Trag 和 Valimar 就這樣開始了他們的第二段友情。為了協助 Valimar 復仇,一位活人和一位死人進行獵殺 Scourge 的日子,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叫做 Ichor (膿液)的食屍鬼手持一個神器,這個神器叫 Orb of Ner'zhul (耐祖奧寶珠),是 Ner'zhul 生前的法器之一,在這位老薩滿惡魔轉化為巫妖王之後這個也變成他用來控制和復活不死族物品。巫妖王把這個寶珠賜給食屍鬼 Ichor,讓他使用寶珠來喚醒更多的不死族為巫妖王而戰。性情耿直的 Trag 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應該擊敗Ichor 並且摧毀這個寶珠,但是已經死過一次的 Valimar 卻開始暗中盤算著他的復仇計畫和野心,一個毫無人性但是卻可以讓他稱王的密謀:Valimar 打算要奪取寶珠來創造屬於自己的不死大軍,然後對巫妖王進行他的復仇!於是在他們取得了寶珠之後,Valimar 偷偷的把寶珠藏起來而不讓 Trag 去摧毀它,。


塔拉格親手阻止好友的瘋狂行為

剛好這時外面來了一些他們從未想過的客人。在一次外出打獵時 Trag 發現了一個躺在雪地的女人 Anveena (安薇娜),雖然 Trag 把她當做一個雪上落難的普通旅行者而把她救回城堡,但實際上 Anveena 是高等精靈的太陽井化身,她體內蘊藏著強大的魔法泉源。身為不死族的 Valimar 感受到 Anveena 潛藏的能量,因此他打算利用 Anveena 的力量來激活寶珠趁機復活強大的不死生物,而這樣的結果可能會導致 Anveena 的魔力被抽乾而死亡。於是在見識到自己的朋友陷入瘋狂而不是原先認識的友善男爵之後,Trag 認為他被自己的好友背叛而不能接受 Valimar 的行為,所以決定偷偷的放走 Anveena,但這時卻反被 Valimar 偷襲擊倒。就這樣 Valimar 帶著 Anveena 來到有巨龍隕落之地開始進行他的邪惡計畫,他復活了一隻巨大的冰龍並且開始控制牠到處肆虐。不過 Trag 雖然被擊倒了,但是來自部落最勇猛的戰士部族的他再度站了起來,他決心用自己的生命來阻止這個瘋狂的被遺忘者。Trag 趁著 Valimar 狂喜於自己的成果時從背後一把抱住,利用體型和力量的優勢來壓制住 Valimar,隨後用盡最後的力量奪走寶珠並且立刻捏碎,就這樣失去了寶珠力量的冰龍從空中墜落,壓垮了站在下面的兩人到深谷之中。


當然如果 Trag 的故事就在這裡結束,那樣就一點也不傳奇了。當一個活人和一個死人組成的一對朋友共同走入被遺忘的世界之後,這個活人轉化為死人並在無人看見的時刻重新站了起來。原來當初 Trag 捏碎了寶珠時,寶珠原本潛藏的邪惡能量也跟著附身到他的身體上,於是就在 Trag 死亡時這個寶珠也重新發動了能力讓他以不死的身份復活。但是這個寶珠本來就是屬於巫妖王 Ner'zhul 的物品,因此當 Trag 吸收了這寶珠的能量之後他在內心也建立了和巫妖王心中的直接連結。不過因為這次的不死復活不是巫妖王或其手下親自執行的,因此成為不死牛人的 Trag 在身體上還是保有自己的意識。於是 Trag 就變成一個特殊的存在,他每天都必須努力地和在心中那股想要伺機奪取控制權的聲音對抗,他非常的害怕自己會被巫妖王變成恐怖的怪物,就像他的已故好友 Valimar 那般。所以為了替自己尋找解脫這種困境,Trag 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請族裡的薩滿幫助他。



變成不死生物的塔拉格回到家鄉請教長老

因為正常人對不死生物都是非常的懼怕的,這讓 Trag 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回到了 Mulgore (莫高雷)平原。他在一天晚上偷偷的拜訪族裡的長老,請求長老薩滿可以讓他解脫這個連自己都會懼怕的狀態。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長老,而在自己的意識中 Trag 其實還是認為他並沒有真正的死亡,他以為自己僅僅只是因為邪惡的力量影響而呈現的假死狀態,而擅長和靈魂以及元素溝通的薩滿一定可以把他從這個詛咒解救出來,到時候他將可以再度恢復成活人!而族裡的長老也告訴他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請求,長老是可以幫助 Trag 解脫這個困境的。


塔拉格被自己同胞背叛

這個長老先用他的法術先束縛住 Trag 的靈魂才開始進行儀式,並且告訴他只要儀式完成 Trag 的所有痛苦將會結束。但是實際上這個長老則是在玩文字遊戲,因為身為薩滿的他瞭解 Trag 老早就已經死了,讓一個不死生物從痛苦中解脫的最好辦法就是進行火葬讓他安息,而回歸到祖靈的死者也將會以另一個新的生命安然的活下去。只是這對內心還有強烈渴望的 Trag 而言並不是一個解脫,相對來說他的靈魂只是更加的折騰不安,在身體被焚燒的同時潛藏在 Trag 的身上的寶珠力量再度讓他掙脫了原本束縛住自己靈魂的枷鎖。於是當他睜開眼睛看到一切的事實之際,Trag 才知道自己又被背叛了一次,而且這次是他自己的同胞背叛他。憤怒的 Trag 原本想殺了欺騙他的薩滿,內心來自巫妖王的聲音也不斷的驅使他這樣做,不過 Trag 終於還是手下留情,他知道如果殺了人他就不會再有任何回頭路,而且殺了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人也不是什麼光明的手法。這樣的經歷終於讓 Trag 深刻的瞭解讓他懼怕的事實,那就是他已經死了而且也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他恢復生命,於是為了遠離人群他獨自一人步入了荒野。


Trag 內心的憤怒和恐懼隨著不斷在心中耳語的聲音越來越強,來自巫妖王的聲音讓他每日都在瘋狂邊緣掙扎,好幾次他都一度以為自己會完全屈服在巫妖王的意志下,這種感覺的頻率也越來越高。Trag 知道現在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忙他,他唯一的方法就是自救,而要自救的方法就是要想辦法終結那個不斷對他低語的人,於是在躲躲藏藏過了不知多久,Trag 終於決定前往 Northrend (北裂境)。這個時間點剛好就是在 Scourge 大舉入侵各大城市的失敗之際,部落和聯盟都擋下了巫妖王的攻擊而決定要進行反擊,雙方皆準備大量的物資和船艦要遠征。抓準這個機會,Trag 為了找尋方法度過海洋而踏上了獸人的家園。只是儘管他希望自己不會被任何人發現,還是有個獸人進入他躲藏的洞窟。原來來者是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Thrall 說他在每日例行的冥想時聽到了來自大地之靈的聲音,而發現在獸人的家園上居然有個痛苦的靈魂不斷的在掙扎,身為薩滿的 Thrall 認為自己有義務來幫助這個可憐的靈魂,於是隨著大地之靈的指引他遇上了 Trag。



大酋長索爾試圖幫助塔拉格

Trag 當時正處於發作邊緣,巫妖王的聲音在 Trag 發現有活人靠近時變得異常強烈,試圖驅使他去殺害這個前來幫助他的獸人,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識下 Trag 立刻拿起他的武器對著 Thrall 攻了過去。不過 Thrall 可不是省油的燈,儘管被他試圖幫助的人突襲,Thrall 還是擋下所有的攻擊,接著展現前競技場格鬥士冠軍的實力制服 Trag。Thrall 在接觸到 Trag 的身體之後馬上就知道他的一切狀況以及 Trag 的名字,然後先暫時用魔法讓 Trag 的甚至能夠清醒。恢復意識之後的 Trag 警告這位獸人必須趕快離開他才能避開危險,因為他隨時不知道自己何時又會失控,但是 Thrall 卻堅持留下來幫助 Trag,認為自己不應該放棄拯救一個每天都在努力和巫妖王意志對抗的戰士。Thrall 接下來表明身份並且說起自己以及 Grom (格羅姆)的故事,告訴他以前自己是如何的對抗想要奴役他的人類,對抗想要奴役他族人的惡魔,以及 Grom 如何在沉淪之後重新覺醒抵抗自己一度臣服的惡魔主人。當然這樣的故事老早在部落之間當成歌謠在流傳,而 Trag 也都知道這些事蹟。但是成為不死族的他在過去這段時間卻都遺忘了這些英勇的傳奇,現在 Trag 終於知道瞭解不是只有他在受苦,而是每天都有許多人勇敢的和試圖奴役他們的人戰鬥


不過問題仍然是不斷在自己心中低語的那個冰冷的聲音,巫妖王似乎發現有外力想要介入他對 Trag 的控制而立刻強化他的意志,再加上 Trag 已經接受自己已死和死者不能復活的事實,導致內心渴望殺死 Thrall 的慾望又再度變得強烈。只是 Thrall 仍然對 Trag 不離不棄,他說如果 Trag 真心想要殺了他則他不會做任何抵抗以成全 Trag 的渴望,而他也僅有一個死前的請求,那就是希望 Trag 可以在要殺他的時候正視他的眼睛就好。Trag 對 Thrall 這個怪異的要求感到訝異不已而照做了,於是就在 Trag 對準 Thrall 的脖子要砍下去的同時,他正眼看見了 Thrall 那對清澈的藍眼,突然間他許多的幻象在他眼前出現,那些幻象展現出稍早前 Thrall 告知 Trag 的那些故事,再到重新檢視 Trag 自己一生的回憶。就在那時 Trag 完全清醒了,儘管手持武器要攻擊 Thrall 的姿勢仍然不變,在他內心的那個巫妖王的聲音卻消失聽不見了,Trag 不知道剛剛 Thrall 做了什麼,但是他非常的感謝大酋長協助他征服了心中的恐懼。Thrall 接著露出笑容告訴 Trag 他果然沒有看錯,他對 Trag 伸出雙手說他的城市和族人會接納這位不死牛人。Trag 這時候卻直接了當的拒絕大酋長的邀請,他說雖然巫妖王的聲音已經消失了,但是他打算要終結巫妖王的決心仍然不變,而現在沒有了巫妖王的干擾他更可以專心一意的前往 Northrend 對付這個邪惡的敵人,於是在 Thrall 的安排下他搭上了部落的遠征船艦到達北方的冰冷大陸,而已經習慣一人獨行的 Trag 再度孤身的踏上他的路。



阿基亞克

在獨自探索的旅程中 Trag 遭遇上許多巨大的野生猛獸攻擊,其中在一次被巨蟲突擊的時候有個人從旁邊協助了 Trag,但是當他們面對交談時卻發現了彼此的不同。那個人長的像牛卻不是個牛人,他自稱是個坦卡牛人而名叫 Akiak (阿基亞克)。

阿基亞克:
You are not taunka...You are... unalive.

你不是坦卡牛人…你…不是活人。


塔拉格:
I am what I have been cursed to be. And though you came to my rescue... I will fight if you DEMAND it!

我是一個被詛咒的生物,而儘管你在剛剛救了我,只要你要和我打我還是會戰鬥的!

阿基亞克:
What would we fight? Taunka know what it is to struggle each day against death...

為何我們要戰鬥呢?坦卡牛人都知道每天對抗死亡的掙扎情形是如何…


可能因為長久居住在這個險惡的環境下,Akiak 和他的族人能夠輕易地感受到有意志和無意志的不死生物區別,他們邀請 Trag 到他們的村莊去做客。就這樣短短的幾句話,Trag 突然發現這些可能是他遠親的同胞居然如此輕易的接受他,一方面感受到他們的熱情,一方面為了探討更多情報就接受他們的邀請了。在坦卡牛的村莊中 Trag 學習到許多他以前都不知道的知識,其中眾多巨龍的長眠之地 Dragonblight (龍骨荒野)特別讓他感興趣,Akiak 說龍是一種很特別的魔法生物,他們生前擁有的魔法能量不一定會在死的時候全部消逝,而部份的龍骨會保有這些魔法能量,被這些巨龍靈魂認可的人則在接觸到這些蘊含有魔法的龍骨時將可以取走龍骨使用。Trag 直覺的認為這在他日後對付巫妖王的時候會有絕對的幫助,於是請求 Akiak 可以帶他前往 Dragonblight。


部落和聯盟因為才剛開始進行遠征的建設而尚未深入 Northrend,就這樣一個不死牛人和一個坦卡牛人踏上了廣大無人的荒野。而 Akiak 願意替 Trag 領路也是有另外的原因的,他的愛人 Buniq (邦妮可)為了通過族裡的試煉來證明自己適合嫁給 Akiak 而遠行未歸,這讓 Akiak 為 Buniq 長久未歸感到憂心才會離開村莊,而如此才會在第一次的尋找中巧遇 Trag,因此第一次沒找到人的 Akiak 打算再外出尋找一次。回到故事,幾乎沒有人煙的荒野是非常危險的,他們看到了許多巨龍的屍體和骨骸以及猛獸,辛苦的搜尋幾天之後他們在一個瀕死的紅龍旁邊發現一個躺在地上的女坦卡牛人。


原來 Buniq 已經葬身在險峻的荒野中,就在 Akiak 傷心之餘 Trag 突然發現附近有個聲音在呼喚著他,他很清楚那個不是巫妖王的聲音而決定去追尋是誰在呼喚他,他停在一個埋藏在巨大冰層底下的龍骨上,這個龍骨的大小比他們這幾日來看過的都更大,Trag 撿起了一個露在冰層外面的龍牙碎片,一個巨龍的影像和聲音在他腦海中出現,這個巨龍並不是普通的五色龍,而是更遠古更巨大的原龍 - Galakrond (葛拉克朗)。Galakrond 是在創世時期就存在於 Azeroth 世界的巨大原龍,泰坦們從這隻原龍為原型創造出五色龍王和他們的龍族。Trag 感受到蘊含在這塊龍骨中的強大能量而把它收了起來,而 Akiak 的希望雖然以悲劇收場,但是他們雙人都達成了在這裡的目的而決定先返回村莊。



上古原龍的龍牙

歸途中 Akiak 發現村莊出現了異狀,村莊前面的地上出現巨大的塌陷,而從這個深洞中冒出許多的不死蜘蛛生物攻擊村莊,這兩位戰士立刻趕回村莊協助戰鬥。Trag 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現在他終於有機會對付這個他憎恨許久的敵人,而且這個敵人正在攻打曾經接納他為同伴的坦卡牛們。Trag 在這次的戰鬥中完全展現出他成為不死生物之後所獲得的力量,他毫無畏懼看一個殺一個,甚至爲了阻止塌陷擴大到整個村莊的陷落,毅然而然的跳下這個深穴,並在地底發現一個帶頭的不死蜘蛛人拿著一塊散發邪惡氣息的魔法水晶來產生地震使上層塌陷,於是他毫不遲疑的砍碎這個水晶。水晶碎裂的魔法能量爆發而讓地穴停止擴張,連帶摧毀了附近的所有不死蜘蛛人,至於 Trag 則因為爆發的威力而被推入更深的地穴。


在這裡 Trag 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國度 Azjol-Nerub (阿茲歐-奈幽),這個壯闊的王國曾經是古老蟲族帝國 Azj'Aqir (阿茲亞基)分裂之後的北方區,而現在這裡老早淪落為巫妖王的統治之地,大部份的奈幽蜘蛛人都成為不死族的空殼子。這個蜘蛛帝國在 Northrend 的地底有著如網狀般的地穴通道,儘管 Trag 完全不識任何路,他卻靠直覺的在這地底都市走了不知幾天,殺了不知多少的不死蜘蛛人。突然間他發現有一條通道可以再度通往地面,就這樣順著路爬上時 Trag 看見巨大的黑色城堡 Icecrown Citadel (冰冠城塞)豎立在風雪之中,Trag 知道命運已經引領他到這裡,而他和巫妖王的對決時刻就要來臨。這裡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值得猜測,Trag 可能就是踏上當年死亡騎士 Arthas (阿薩斯)所走的同一條路。



阿薩斯再度控制塔拉格

不知道是巫妖王都把部下派去對付部落和聯盟的遠征軍,還是這是巫妖王專門替 Trag 設下的陷阱,整座城塞的防禦力合不死軍隊比 Trag 想像的還要少,而且城門也是敞開的。就這樣 Trag 獨自一人殺進去 Icecrown Citadel,所有來對付他的敵人都一下子就被他砍成碎片,Trag 如入無人之境般的攻入巫妖王的皇宮 Frozen Throne (冰封王座),在那裡他看到巫妖王好整以暇的坐在王座上。

巫妖王:
Welcome, savage champion. It is the orb that binds us so much. The dark magic that more than merely animates you came from it, just as part of what I am comes from what was the spirit of its creator. Ner'zhul is no more. He is consumed. There is only Arthas now. Arthas, who you shall serve for all eternity. Your quest to each me has proven your worthiness. You will make a unique champion for me, a commander for my eager warriors already they await your command.
歡迎你,勇猛的野蠻戰士。這都是那個寶珠才緊緊的把我們兩人束縛在一起,因為來自寶珠的黑暗魔法把你復活為不死族,而寶珠的創造者靈魂則成爲了我的一部份。現在我的身體已經沒有耐祖奧的意識了,只有阿薩斯存在,而阿薩斯將是你要永生服侍的主人。你長期以來為了到我這裡而做的努力證明你的價值,你會成為我底下一個特別的勇士,駕馭那些等待你領導的戰士們。

塔拉格:
I come not to serve you... but to DESTROY YOU!

我來這裡不是為了服侍你…而是要摧毀你!

巫妖王:
No... You come to serve, and serve willingly.

不…你是來服侍我的,而且是非常樂意的服侍。


原來這一切都是巫妖王替 Trag 設下的陷阱,儘管因為之前大酋長 Thrall 的幫忙而讓他暫時擺脫巫妖王 Arthas 聲音的干擾,但是現在他們彼此的距離卻足夠讓 Arthas 重新控制住這隻不斷掙扎的不死牛人。Arthas 施展了魔法而讓 Trag 徹底的屈服在他的意志之下,他賜給 Trag 死亡騎士的力量,也賜給他一套全新打造的死亡騎士盔甲。在收服了一個強力的勇士為自己的手下之後,Arthas馬上指派 Trag 第一個任務,內容是去把所有抵抗的坦卡牛人殺死帶回來,以讓他們全部都成為 Scourge 的一員,而到時候 Trag 也可以和他的好朋友們肩並肩作戰了,一起替巫妖王 Arthas 作戰。只是這裡必須說是 Arthas 的失策了,當 Trag 被命令去攻打坦卡牛人時,Trag 想起了所有有關 Akiak 的回憶,這時突然間又有另外一個人在內心對 Trag 說一句話:

He cannot make you what you are not meant to be.

他不能把你變成你命中不該變成的怪物。


塔拉格直擊阿薩斯

Trag 意識在聽見這句話時完全清楚了,雖然不知道 Thrall 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了解這是大酋長 Thrall 在對他說話,而他現在又重新拿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剛好這時候 Arthas 居然尚未發覺到這件事情而毫無防備的坐在他身邊。Trag 瞭解到這是 Thrall 替他安排的絕佳機會,因為再也沒有任何時機比現在更完美了。不容機會錯失,Trag 立刻舉起他的巨斧奮力往 Arthas 的胸膛斬下。因為這個突襲實在太過快速,Arthas 完全來不及抽劍防備就當胸被 Trag 重擊,而在 Trag 攻擊的那一瞬間 Arthas 也同時在 Trag 的背後看到了 Ner'zhul 的影子。不過非常可惜的是一個巫妖王的忠心食屍鬼在看到主人被攻擊時立刻挺身拉住 Trag,導致這一斧沒有辦法直接如 Trag 預想的那樣把 Arthas 斬成兩半。一擊失敗之後 Trag 並不氣餒,他隨即拔出早已預備好的 Galakrond 龍牙要做出下一擊,但是這樣的空隙已經足夠讓 Arthas 進行反擊了。Arthas 在憤怒被暗算之際導致出手完全沒有任何保留,他全力一劍把 Trag 砍飛,威力之強大讓 Trag 直接撞破皇宮的城牆飛入冰河。


Trag 失敗了,他原本以為自己會死,而且受到巫妖王全力的一擊他感覺全身的骨頭已經都碎掉,但讓 Trag 訝異的是儘管他連手指都動不了,他的意識卻保持異常的清醒,而且清醒的程度就像大病初愈那樣的輕鬆自在。當 Trag 躺在冰河上時他也發現到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奇怪的變化,已經碎裂的骨頭和斷裂的手臂居然快速的進行自我重生,而且所有 Arthas 對他造成的傷害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復原完成。Trag 終於瞭解到很多原本都不知道的事情,原來當初他捏碎的寶珠魔力已經不經意的被他身體完全吸收,也就是 Trag 已經接受了來自 Ner'zhul 的強大魔力,這讓 Trag 得到許多他自己原本沒有的力量,如異常準確的直覺以及強力的自我復原能力。而在剛剛寒冰王座一戰中他對巫妖王做出的那次傷害也是有效的,因為 Arthas 的黑暗人格吸收了 Ner'zhul 的知識和力量之後,巫妖王身上已經沒有任何 Ner'zhul 的意識了,但 Ner'zhul 的力量卻還有一部份的仍然寄宿在 Trag 身上,因此受到 Ner'zhul 的寶珠力量復活的 Trag 也徹底的擺脫巫妖王的控制,現在他是完全的個人一體。



潛藏在塔拉格身上的耐祖奧力量

在這裡有個有趣的點值得探討,我們都知道 Arthas 在巫妖王的意識世界中,用劍攻擊了自己的善良面 - Matthias Lehner (米希阿斯·薩爾耐)和 Ner'zhul,而冒險者卻會在原本 Arthas 心臟的擺放位置發現 Mattias Lehner,引領冒險者到指出 Arthas 的善心以及心臟的弱點等等,而同樣被 Arthas 黑暗人格攻擊的 Ner'zhul 卻完全沒有出現,因此讓很多人猜測 Ner'zhul 的靈魂到底到哪裡去了。而從上面這些線索來看,實際上我們可以說在意識的世界中被符文劍刺入的人,可以算是部份吸收部份脫離,也就是 Arthas 的黑暗人格會把他不需要的東西排除自己的身體,例如純潔的善心以及試圖和他一起控制這個身體的 Ner'zhul 意識,而他則是把有用的留下來,如 Ner'zhul 身前薩滿的所有知識和力量,所以巫妖王 Arthas 才會日後的故事登場時說他自己也曾經是個薩滿。不過問題就出在這裡,原本蘊含有 Ner'zhul 魔力和精神的寶珠很碰巧的被 Trag 吸收。


而現在巫妖王覺醒之後 Trag 雖然感受到巫妖王的聲音越來越強烈,可是這樣的鏈結卻可以被別人用外力干擾,這或許代表著儘管 Arthas 吸收了薩滿在靈魂方面的力量,但是他畢竟本來就不是薩滿所以也沒辦法完整的駕馭這種力量,所以精通此道的大酋長 Thrall 就有辦法日後反過來壓制住巫妖王的控制力來協助 Trag,進而做出連巫妖王自己都預料不到的暗算。然後這些都代表什麼呢?這表示沒有了原本就是薩滿的 Ner'zhul 靈魂指引,現在的巫妖王 Arthas 不僅在預言的能力完全比不上 Thrall 外,連精神控制的能力都大不如前,才會造成 Darion (達里安)和大批死亡騎士集體背叛的事件。至於 Ner'zhul 的靈魂到哪裡去呢?這裡我是認為既然 Arthas 在看到 Trag 對他攻擊時出現 Ner'zhul 的影子,就代表現在有一小部份的 Ner'zhul 就活在 Trag 的身體。



被天譴軍攻陷的冰霧村

回到故事,Trag 恢復之後想要站起來時卻看到一群坦卡牛人跑向他,而 Akiak 也在其中。原來自從上次村莊被攻擊之後,許多的坦卡牛人都很感謝 Trag 替他們做的努力,而且因為他沒有從地穴中回歸而更加擔心他的下落,所以他們自己組了一群搜查隊到外面尋找 Trag 的蹤跡。至於命運為何會叫命運就是因為有種種的巧合,Trag 重新遇上了 Akiak 之後決定把這群接納他的人當做他的新家人,他將會盡全力守護自己的新家園。他後來回去的坦卡牛村莊就是 Icemist Village (冰霧村),在不久的日後遠征軍建立了據點,諸多的冒險者也踏上了他們在 Northrend 的旅程。但是當這些人來到這個村莊時卻發現整座村莊已經被從前面地穴冒出來的大量不死蜘蛛摧毀,許多的坦卡牛人被殺而村長也被抓走。在這裡我們看不到任何有關 Trag 或是 Akiak 的蹤跡,所以我原本以為他可能又被抓走或是已經被殺,當然也有可能成為後來宣誓加入部落的坦卡牛人中。不過這一切的的謎題都在 Patch 3.2 中揭曉,原來 Trag 以坦卡牛人族中的牛人死亡騎士身份重新加入了部落。


現身銀白聯賽的塔拉格與阿基亞克

Trag 因為未能成功的保護住自己的新家,所以打算再度向巫妖王 Arthas 復仇,接著隨著日後多方勢力對 Scourge 的進軍已經讓 Arthas 退守到他僅存的城塞,這時 Argent Crusade (銀白十字軍)建立起大競技場打算做為修復部落和聯盟之前和平的工具,順便當做最後進軍前的誓師大會,Trag 和許多的坦卡牛人就趁著這個機會跑去協助十字軍,他和他的同伴靠著他們在 Northrend 長久居住的知識來替十字軍捕捉他們需要用來進行勇士試煉的猛獸,成功的幫忙完成這次競技聯賽的任務


塔拉格與寶劍奎爾德拉

至於聯賽期間 Trag 會出現在遊戲中銀白競技場地附近巡邏,Akiak 就在他身邊陪伴著他,他們等待清算為自己死去的同胞家人以及家園的時機。另外有關聯賽場地部分,相信大家最感到疑問的是有一把劍插在龍骨上的陵墓,也就是 Quel'Delar's Rest (奎爾德拉之眠),很多人對這個目前毫無任何任務或是資訊的東西感到好奇,而有個有趣的事情就是 Trag 將會走到這把劍旁邊,然後停留在這把劍旁一會兒,這把古代精靈寶劍很明顯將會被鋪陳為未來對抗巫妖王的寶物之一。


Trag 的故事就說到這裡,我們看到了一個勇敢的牛頭人生前忠誠而善良,死後勇敢而不畏懼,每日都在自己的人性和邪惡的意志下掙扎和種種冒險奇遇的傳奇故事,但願他可以達成自己的復仇願望,並且重建自己與坦卡牛人的新家。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80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