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eesa Windrunner 凡蕾莎·風行者



Vereesa(凡蕾莎)是 Warcraft 世界中赫赫有名的 Windrunner (風行者)三姐妹中的小妹,但是她卻不像她的兩位姐姐 Alleria (艾蘭里亞)和 Sylvanas (希瓦娜斯)一樣在遊戲內非常的活躍,Vereesa 的事跡因為只出現在小說中,再加上即使終於在巫妖王之怒登場於遊戲內卻還是幾乎沒有戲份,就如一個美麗的花瓶一樣只站在城市裡供人欣賞,導致許多玩家都可能會對她極為陌生而錯過她精彩的冒險故事。


Vereesa 是個非常年輕的高等精靈,她初次嶄露頭角是在小說 Day of The Dragon 裡的一個護送任務,身為剛結束見習而成為正式的高等精靈遊俠,Vereesa 渴望可以在第二次大戰之後替聯盟盡一份自己的心力,而因為自己親愛的弟弟在戰爭中被獸人殺死,復仇的心更讓她強化心中的想法。儘管這個護送任務只是指派給低階的遊俠執行,但她仍然將這看的非常重要,認為是證明自己能力的一個好機會。不過 Vereesa 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似簡單的護送任務背後卻隱藏巨大的陰謀,她要護送的目標是一個來自 Dalaran (達拉然)的法師 Rhonin (羅甯),內容是保護這個法師到他可以偵查二戰之後殘存獸人的安全位置。就這樣一個高等精靈遊俠和一個人類法師開始了他們意想不到的冒險旅程。Rhonin 被派遣去調查有關躲藏在 Grim Batol (格林巴托)的獸人軍事,還有和這些獸人合作的紅龍狀況。這顯然是個極度危險的任務,而且他們的運氣差勁到才剛出發沒多久就遭遇獸人和紅龍的襲擊,導致原本她和 Rhonin 要搭乘的渡船都被摧毀。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一群來自 Wildhammer Clan (蠻錘部族)的矮人解決了他們的困擾。因為高等精靈和蠻錘矮人之間的友好關係,這群矮人的首領 Falstad (弗斯塔德)很快的就和 Vereesa 成為好友,而有了新夥伴和他們的獅鷲坐騎幫助,讓前往 Grim Batol 的路途不再是這麼遙遠。


格林巴托

Vereesa 在這段冒險中漸漸的被 Rhonin 的特質給吸引,加上從小就接受 Sunwell (太陽井)的燻陶使 Vereesa 本身也會一些魔法,這都讓她更容易接受平常人所害怕或是討厭的法師。又基於年輕精靈的好奇心作祟,她對 Rhonin 執行的秘密任務倍感興趣,一直想追溯到底 Rhonin 的目標背後隱藏著什麼秘密,於是她堅持一定要陪伴 Rhonin 完成他的目標。終於在一連串的巧合下,這一行人居然救出了被舊部落獸人俘虜的紅龍女王 Alexstrasza (雅立史卓莎),粉碎了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的野心,解決了聯盟在二戰之後的最大威脅,開啟二戰和三戰之間的短暫和平年代。Vereesa 和 Rhonin 兩人因年紀輕輕就立下如此功勞,他們的功績被聯盟表揚,地位也隨之提升。因此這兩人被提拔為聯盟的特使,在這和平的年代之間以使者的身份穿梭在聯盟的各個國家,協助處理國和國之間的事務。也因為這樣他們開始越走越近,最終陷入了熱戀。


Vereesa 雖然是年輕的高等精靈,但是以高等精靈成年需要約100年的時間,因此 Vereesa 若以人類的觀點來看無疑是年紀非常大的。至於 Rhonin 在執行這次任務時也被形容為一個年輕的法師,因此可以估算他的年紀當時大約是20出頭。所以儘管雙方的年齡有不小的差距,但這兩人還是在重重的困難任務共患難得到了對彼此的依賴。對於 Vereesa 而言,Rhonin 是她一個時時刻刻都擔心的男孩,Vereesa 以像個姐姐照顧弟弟那樣的態度對待 Rhonin。

羅甯:
Didn't your oath end when we reached the shores of Khaz Modan?

難道你的誓言不是在我們抵達卡茲莫丹之後就結束了嗎?

凡蕾莎:
Perhaps. But it seems that you need to be guarded from yourself every hour of the day! What might you do to yourself next?

或許吧。可是看起來有人必須時時刻刻的監視著你,誰知道你接下來又會對自己做出什麼事來?


這兩人雖然看似在互相挖苦對方,可是說著話時臉上卻充滿幸福的微笑,簡單的行為就描述他們心中堅定的感情,也真的是夠令人稱羨了!



被毀滅的銀月城遺跡

和平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十餘年間雖然雙方因為時間的變化而更加的深愛彼此,但他們努力維持的聯盟卻是相對的逐漸崩解。許多國家開始因為各種理由退出聯盟,包含 Vereesa 自己的高等精靈王國 Quel'Thalas (奎爾薩拉斯)。而且不是只有工作上的氣餒煩惱著這對情侶,第三次大戰的突然爆發讓他們措手不及,導致聯盟許多國家的敗亡。這兩人在第三次大戰的下落一直沒有被提及,也是很多人一直在納悶的,好險這部分終於在小說 The Well of Eternity 中詳細敘述清楚:在第三次大戰期間,Vereesa 和 Rhonin 並沒有跟隨 Jaina (珍娜)進行西遷,他們加入留在東部王國的軍隊繼續戰鬥以抵抗不死族惡魔的入侵。可惜的是不管他們如何努力仍然抵擋不過邪惡的進犯,屢戰屢敗讓這兩人好幾次都陷入了生死的危機,幾乎所有 Rhonin 的家人都死於第三次大戰,而 Vereesa 的情況絕對不會比 Rhonin 還好。Vereesa 的另外一個弟弟被變成不死食屍鬼的哥哥親手殺死,她親愛的二姐 Sylvanas 被認定死亡,她的父母也在戰爭中被殺,其他的親戚一樣沒多少人活下來,整個 Windrunner 家族在第三次大戰中可以說傷亡慘重。遊戲中雖然沒有特別強調這一點,但是當時在第二次大戰死了最小的弟弟就讓她開始討厭獸人,而現在第三次大戰幾乎全家死光和滅國更是讓 Vereesa 恨透了巫妖王和不死族。失去所有依靠的 Vereesa 變成把 Rhonin 當做她的全部,就這樣這對情侶終於在悲慘的第三次大戰中結為連理,他們彼此互相扶持的度過了這段黑暗時期。


終於戰爭結束了,他們在 Dalaran 廢墟外的一座山上建立起自己的甜蜜小屋,Vereesa 也在這時候懷孕了。肚子中的新生命給了 Vereesa 許多新希望。對所有的高等精靈而言,Sunwell 是他們的魔法泉源,所有的高等精靈都沉浸和擅長使用奧術能量,但當這座魔法井隨著第三次大戰而被摧毀時,對高等精靈而言是非常的痛苦的。這就好比一個從小孩子就開始抽烟到老的老煙槍突然間買不到任何的香煙和雪茄,每天只能在痛苦癮頭發作時掙扎哀號。Vereesa 當然沒有例外,除了失去家人的痛苦外,她還必須承受魔法癮發作時的難受,而這時 Rhonin 給了她希望。Rhonin 本身是人類法師,因此他自己沒有這些事情需要煩惱,這部分書中沒有特別描述是如何做到的,但 Rhonin 確實找到了方法來協助控制妻子的魔法癮,再加上懷孕之後可以轉移注意力,Vereesa 對於魔法癮的忍受力漸漸的變強,終於她克服了這個人生的難題。



吸收惡魔之力的血精靈眼睛會變成綠色

因為一直陪伴在 Rhonin 身邊,Vereesa 並沒有接受高等精靈王子 Kael'thas (凱爾薩斯)的徵召變成血精靈,其實最初血精靈只是在命名上的改變,也就是爲了紀念在第三次大戰中死去的同胞,但是血精靈的生理開始改變是在他們接受了 Illidan (伊利丹)的教導開始。所有的惡魔都具有強大的魔力,Illidan 借此把從惡魔身上奪取魔力的方法教導給 Kael'thas 和他領導的血精靈,然而因為惡魔的魔力本身是非常混亂而且具有墮落和邪惡的氣質,導致按照這種方法解除自己魔法癮的血精靈開始在身體狀態出現變化,最明顯的就是眼睛從藍色轉變成綠色。Vereesa 非常的不認同這種做法,雖然她說過若不是丈夫 Rhonin 的協助,她也會投入血精靈吸取惡魔之力的懷抱,但最後她還是認為既然惡魔是摧毀自己家園,屠殺自己同胞的元兇,就不應該使用惡魔的力量,這是在理念上的不合,也因此她堅持沿用高等精靈這個種族的稱呼,而不是本意紀念但後來卻蘊含墮落之意的血精靈


那 Vereesa 會不會憎恨她的血精靈同胞呢?這個問題很微妙,表面上看起來她是如此,但她的真正想法會在這個事件中揭露。她替 Rhonin 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取名 Giramar (吉拉馬)和 Galdarin (戈達林)。接下來因為 Rhonin 接受 Dalaran 殘存高層的徵召而回去重建自己的魔法王國,所以她必須獨自留下來照顧自己的兒子,不過這安逸的生活卻被隨即而來的事件打亂了。擾動她生活的事件來自他的一個堂兄弟 Zendarin (贊達因)。Zendarin 身為少數存活的 Windrunner 血脈,他接受了 Kael'thas 的徵召而變成了血精靈,但 Zendarin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對魔法和力量的追求比其他血精靈更多。Zendarin 爲了奪取更多的魔力而離開重建的 Quel'Thalas,跑去協助本身就是邪惡本質的黑龍 Sintharia (辛薩莉亞),又因為看中人類法師和高等精靈的混血兒蘊含的魔法資質而嘗試綁架自己堂姐妹的兒子。雖然 Zendarin 後來沒有成功的綁走這對雙胞胎,卻還是觸怒了生為人母的 Vereesa,導致 Vereesa 為了獵捕 Zendarin 一路追殺到 Sinestra 在 Grim Batol 的秘密基地,也就是她第一次和 Rhonin 共同出任務的地方。

培育暮光龍是這次黑龍的邪惡計劃

Vereesa 在這裡經歷了一連串的驚奇遭遇,也意外的揭開了黑龍和暮光龍的陰謀。她在 Grim Batol 遇上了許多以前的老面孔和朋友,如矮人 Rom (洛姆)和他領導的矮人戰士們,還有紅龍女王的配偶,也是當時背後促成她和 Rhonin 第一次共同出任務的主事者 Krasus (卡薩斯);她還結識了新的朋友如藍龍 Kalecgos (卡雷茍斯),以及一樣在追殺 Zendarin 的德萊尼牧師 Iridi (伊莉蒂);而讓她最意想不到的是連她的丈夫 Rhonin 也在百忙中追著她來到這裡。多方英雄合作終於再度阻止了黑龍的陰謀,Vereesa 也如願的看見她那邪惡的堂兄弟死去。


二姐希瓦娜斯現在是不死生物報喪女妖

有趣的一點是在這兩人最後的對決中許多的對話揭開 Vereesa 的真正想法。原來當初 Vereesa 真的以為自己的二姐已經死亡,卻不知道她被變成了恐怖的報喪女妖,Rhonin 本來一直隱瞞這件事情而不讓 Vereesa 知道。但隨著時間的變遷,加上變成不死族的 Sylvanas 積極的為自己的復仇大業做了不少大事,這件事情再也隱瞞不了而被 Vereesa 發現了。很多人在想既然 Vereesa 討厭獸人又憎恨不死族,那是不是會跟著憎恨加入部落的 Sylvanas 呢?答案是她非常的諒解自己的二姐,而且她也不認為 Sylvanas 真的死了,在 Zendarin 恣意嘲笑 Vereesa 的二姐變成恐怖的怪物報喪女妖時,Vereesa 立刻生氣的反駁 - 她說她二姐的情況是非常特殊的,而且提出 Sylvanas 現在過的或許是第二個人生的想法。於是 Vereesa 的態度很明顯了,既然她可以體諒自己二姐的狀態甚至同意 Sylvanas 還是活著,那 Sylvanas 所領導的被遺忘者也都可以用同樣的角度看待。


這部分的疑惑解除了,接下來就是她對加入部落的血精靈態度了。Kael'thas 領導的那一群很明顯後來走偏,使用惡魔之力不打緊還徹底的投入惡魔的懷抱,所以這群血精靈也和部落的血精靈決裂,Vereesa 憎恨這群血精靈自然是可見的。而她也說出她討厭的只是爲了追求力量不擇手段的血精靈

贊達林:
You're weak! A fading memory of a fading people! The high elves are gone... The blood elves are ascendant!
你真的很弱!你只是一個即將凋謝的種族的逝去記憶!高等精靈的榮耀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血精靈的晉升!

凡蕾莎:
Do not dignify yourself by thinking that you are even worthy of being call a blood elf, much less the race you forsake for that foul role! I have faced others before you and they had more worth, more honor, than you! You are a thief, a murderer, and a parasite! Nothing more! All elven lines would reject you, just as I reject any blood tie between us!
不要妄自抬高你自己的地位,你根本不配被稱作血精靈,更不用說你早就為了這個邪惡的目的而遺忘他們!我早就正視許多比你更有價值更有榮耀的血精靈了,你只是個小偷,是個殺人犯,是個寄生蟲!你什麼都不是!所有的精靈們都會拒絕他們曾經和你是同一族,就像我拒絕我們之間任何的親戚血脈!


從以上的對話可以清楚地看到原來 Vereesa 老早就和許多血精靈打交道,而且如她諒解 Sylvanas 和被遺忘者那般,她一樣承認這些爲了保護自己族人,爲了重建自己國家而被迫使用惡魔之力的血精靈同胞,又她自己也說過若不是 Rhonin 在旁不斷的協助她控制魔法癮,她也老早變成血精靈了。因此這就變成一種特殊的關係,Vereesa 承認並且可以接受這些血精靈同胞的存在,但是想法和政治理念不認同他們,從以前聯盟特使的角色持續下來,她集結了可以控制住自己魔法癮的高等精靈而留在聯盟。所以這很單純的就是政治上的問題,至於為何部落的血精靈玩家看到她都變成紅色目標,只能說這是遊戲系統的問題,爲了隔絕部落和聯盟可以正常交談的遊戲機制導致。否則以人性來判斷對同胞完全冷眼不聞不問實在不合常理。更不用說現在的血精靈自從太陽井之戰之後已經重建了太陽井,這次的太陽井還比以前高等精靈的奧術能量為主的更加純潔,因為這次是透過納魯的聖光力量重生,而走入正統聖光信仰的血精靈也回歸到最初那個紀念死去同胞的改名意義了。



位在達拉然的凡蕾莎

時間再推演到巫妖王之怒,這時候 Rhonin 成爲了重建後的 Dalaran 首領,Dalaran 也爲了對抗巫妖王和藍龍王 Malygos (瑪里苟斯)來到了北方,因此 Vereesa 領導的高等精靈也跟著一起北伐。前面已經提到 Vereesa 現在最憎恨的就是幾乎屠殺她全家的巫妖王,所以她在現在最大的做為就是盡全力協助各路英雄對抗巫妖王。我們看到高等精靈和血精靈再度在同一戰線上肩並肩,即使因為政治理念不合而身處不同的陣營,或許雙方中仍有部份的激進派,但是當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時所謂的憎恨都不再是那麼重要了。這就是為何 Vereesa 會指派她領導的高等精靈全力協助 Tirion (提里奧)舉辦銀白聯賽,進行討伐巫妖王的練兵以及修復部落和聯盟之間的破碎關係的活動。我想這位有名的遊俠將軍一定會在未來繼續活躍的。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478 秒